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一章 个中真谛

    飞燕双手不禁紧紧握拳,面容也在瞬间变的冷漠。

  “飞燕知道了,一切听从坤叔安排。我现在便去把她带来。”

  语毕,刚要转身离去的飞燕被欧阳少坤唤住。

  “不必,飞燕在这帮我。刘全,你去将堡主夫人带来。”

  被叫做刘全的护卫双手抱拳,点一下头转身出了房间。

  飞燕甩了甩衣袖,站在欧阳少坤身后也不言语。

  她有种预感,这个坤叔虽然多年不问世事,但是此次出竹园却像是把什么都看穿一样。难道他也要阻拦她?当年娘亲与父亲相继去世,是坤叔照顾他们长大。感情不可能没有,可是,如果坤叔想阻止她,她不介意让他早点到棺木中去沉睡。

  欧阳少坤也不叫飞燕,任她站在一边。自己则开始检查起无情的身体。当他把手放到无情手腕后的片刻,他的眉深深的皱起。静静的心里想到。

  还好他来了,否则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事。失去了欧阳俊的他,不想再失去南宫无情。

  房里的二人相继沉默着,各怀思绪。

  半晌后,门被推开。护卫带着心慈走入。

  “坤叔,人带来了。”

  欧阳少坤抬起头望向刘全身后的心慈,在见她一头白发后不禁心微微一痛。

  都是无辜的孩子啊,却受了如此的伤害。冤孽啊冤孽。

  颤抖的将手抬起,轻轻的唤着。

  “孩子,来。过来让我看看你。”

  欧阳少坤的声音微微有些发颤,心慈不明就理的看着他。只见他的眼角竟溢出了泪水,连忙几步奔上前去握住他的手。

  “好孩子,真是好孩子。飞燕,刘全,你们先下去。这里有我俩就够了。”

  飞燕怒视着他们交握的双手,想说些什么反驳,却又不想于坤叔辩驳。甩甩衣袖离开了房间,没有一句言语。

  刘全跟随飞燕后离开,将门关上站在门外守着。

  欧阳少坤让下心慈的手,让她坐在床边的凳子上。

  “孩子,这些年让你受委屈了。”

  心慈本就迷糊自己怎会刚到柴房却又被另一个人带出,本以为也许是欧阳飞燕一时愤怒想要折磨她,没想到却是现在这副情景。这个老人是谁?为什么欧阳飞燕会那么听他的话。而且他竟然说这些年让她受委屈了?

  “可否请您告诉我,您是谁?”

  坤叔笑了笑,他喜欢这个孩子。尤其是她单纯的双眸,让他心痛,疼惜。

  “孩子,我是欧阳家的大伯,也是你相公的大伯。你唤我声坤叔就好。”

  “坤叔?”

  心慈疑惑的轻唤,声音温柔而恬静。

  坤叔点点头,对心慈说道。

  “有些话我们过些时刻再说,现在先帮我把无情的衣物脱掉。无情这孩子也够傻的,执行鞭刑的长鞭多年来一直浸泡在一种药水里以防止腐烂。以至于鞭身含有强烈的毒性。他竟然不想清楚就说要受鞭刑。”

  欧阳少坤一边解释,一边将手里的药粉一一调和。

  心慈闻言紧张的拉过欧阳少坤的衣袖。

  “坤叔,请您一定要救无情,都是因为我,都怪我。”

  欧阳少坤放下药瓶。

  “傻孩子,你和无情都受委屈了。个中原因我再等会再对你说明。现在救无情要紧。”

  心慈放下手,听欧阳少坤的话开始脱掉无情的衣物。

  亲们~收藏~~留言哦~~话说情情最近伤心了~~哭泣~~

第九十一章 个中真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