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章 疗伤

    床上虽有纱幔却还是能隐隐看到心慈那优美的曲线和完美的身姿。

  文凯闭上眼,让自己冷静下来。随即睁开眼双手夹起八根银针,迅速的将它们挥了出去准确的扎在心慈周身的穴位上。

  文凯一个掌风,让心慈转过去,背对着他,隔着纱帐手指有力的落在她背部的经脉,缓缓游走。

  过了片刻,心慈和文凯都已大汗淋漓,屋子里弥漫着淡淡的香气,却不是草药的气味。文凯轻轻皱眉,不敢分神。

  该死。文凯在心里低咒一声,他竟然有了反应。

  突然,文凯一出掌将心慈身体上的针都逼了出去,末在墙里。

  收回掌,文凯拿起方巾擦拭掉脸上的汗珠。又拿了一条扔给心慈。

  “穿完衣服出来吧。”

  说完,退出了房内,回到前厅。

  心慈的身体已经舒服很多,虽然毒没清,但也有些力气。起身穿好衣服,拿起方巾擦拭了下,来到前厅。

  文凯见心慈出来将两包药放在桌上。

  “一包是你的,还有一包是那丫鬟的。”

  心慈那过药,心里很温暖。文大夫救了她和她的孩子,更救了映雪。

  “文大夫,谢谢你。”

  文凯抬起头看着她,没有任何表情。心慈对他突如其来的眼神吓到。

  “你要了解你自己的身体状况,别再给我添麻烦就好。经过你这么一闹,以后你也不用再习武了。还有,你的发能否变黑就看你的造化,眉毛没变白就不错了。”

  文凯的话里透着浓郁的气愤。

  心慈微微一笑,道。

  “谢谢文大夫,只要不影响孩子,我的外貌有什么变化都无所谓。”

  文凯听见她说的话,心里突然像被什么东西堵着一样难受,透不过起来。

  “行了,你回去吧。最近不要来了。”

  心慈闻言抬头望向文凯,眼神微微闪烁着。

  “文大夫,我。。不能再来这里了吗?”

  她知道自己这件事做的莽撞了,但是她不知道自己有了无情的孩子。可是,,即使知道了她还是会这么做的。文大夫一定生她的气了,她就会给他惹麻烦而已。

  文凯看着她难过的表情,突然好想把她拥入怀中,给她温暖,给她安慰。

  用力握紧双手,站直身子。

  “你需要静养,等你好了再过来吧。”

  心慈笑着点头。原来文大夫是在乎她的伤。

  “谢谢你,文大夫。”

  文凯转过身,不想去看那灿烂的笑脸。

  “回去吧。”

  “那文大夫也不要工作的太晚,记得天黑要点蜡烛,晚上要吃过饭再睡觉。”

  经过几天的陪伴,心慈才发现文大夫是个不会照顾自己的人,一工作起来就什么都看不到,也不在乎时间。天黑了都无法发觉。每次都要她帮他点蜡烛。

  文凯点头,没有言语。

  “那我回去了。”

  心慈说完,拿着药走出了芳草居。

  文凯转头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视野里。

  难道我也陷下去了?不。她是穆在乎的人,就算她和穆无法在一起,我也不能爱上她。

  

第四十章 疗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