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心慈没死

    圆月当空,山间异常凄冷。

  心慈倒在山脚下渐渐转醒。

  睁开双眼,朦胧的看着眼前的事物,是如此陌生。

  难过的眨下眼。

  她多希望那是场噩梦,醒来自己还是在无情的身边。

  难过的留下眼泪,心慈挣扎着起身。

  经过一阵调息,无情的内力已为己用,在月光的照射下看着银白色的发静静出神。

  内功的反噬,加上异常奋力的血战。黑发一夜间化作满头银丝。

  该悲伤吗?该痛苦吗?

  心慈只是在想,现在无情一定很痛苦。飞燕会诬陷她,把什么都怪到她的头上。她会怎样说她?

  无情会相信吗?

  “相公。。。。”

  心慈静静的叫出她所想,却无法再见他。

  看向周围茂密的树林,她不知道现在的她该何去何从。

  缓缓向隐堡外的方向走去,她需要个安静的地方休息。再偷偷回到隐堡去看无情。

  月光下,丝丝的白发衬托了她宁静脱尘的气质。但那憔悴的面容,任谁看了都异常揪心。

  走了两个时辰,疲惫的心慈总算找到了一间小茅屋。

  轻轻敲打着木门。

  “请问有人在吗?”

  叫了半响仍无人回答,心慈推门而入。扑面迎来一阵灰尘。

  “咳咳。。。”

  心慈不禁掩面轻咳。小屋俨然是长久无人居住。

  屋内的木桌和木床上都是厚厚的灰尘。

  “哎。”

  轻轻叹息,心慈已经很满足,起码这个小屋能遮风避雨。一切等自己把伤养好再打算把。

  捡起屋角里堆积的稻草铺才木板上,盘腿调息。

  深夜,一人身穿黑衣几个回转出现在碧海阁里。

  “小姐,山下没有找到沈心慈的尸体。”

  飞燕的两眼在黑夜里发着幽光。

  “也罢,就算她侥幸活过来,我也会让无情杀了她。这是你应得的。”

  说完扔给黑衣人一包黄金。

  黑衣人结果单量了两下,笑的合不拢嘴。

  “多谢飞燕小姐。”

  “行了,你走吧,这件事别让任何人知道。”

  “是。”

  黑衣人说完飞身出了隐堡。

  飞燕看着离去的身影笑的异常妖媚。

  “只有死人才能真正的闭嘴。”

  那包黄金上早已渡了剧毒,他走不了多久就会毒发身亡。

  “沈心慈,我倒要看看你的命到底有多大。”

  

第十九章 心慈没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