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二章,我自有安排

    “启禀主上,这次不用我们动手,那慕容沣的王府昨日遭了贼,慕容沣也被那些贼人打成重伤不知生死呢……”

  “什么?!谁人如此大胆,竟敢伤他,可知那贼人是为了什么伤他么?”

  暗夜跟在宇文秋身边数年,还是头一次看到主上失去一贯的从容冷静,一时间有些接受不了愣在那里,可是一看到主人不悦的神色,当即将心头的诧异收敛……

  “启禀主上,据说乃是西辽的贼人所谓,说也奇怪,他们别的都不偷,偏偏要抢那慕容沣数年前为纪念亡母所做的一幅画,那慕容沣眼见那画被抢,当即就要夺回,只是那贼人众多,即使那慕容沣身手矫健,仍是身负重伤……”

  “你就眼睁睁的看着,看他受伤,你怎么……”

  “主上不是一贯看不惯这些皇宫贵族么?今日这慕容沣被伤,我们就看着他们与那西辽斗得两败俱伤而坐收渔翁之利有何不妥?”

  “混账,那慕容沣可是我的……算了,没事了,你们都退下吧……”

  众人见宇文秋异于往常,都想留下来安抚他,可是一想到违抗命令的严酷惩罚,当下只能将担忧藏在心底,依照命令退出了议事大厅……

  “慕容沣啊慕容沣,你不是一贯最是潇洒从容的么?怎么还会受伤,那画,你就让他们抢去便是,我总会为你寻来的,你又何苦要拼上性命呢?这又是何苦呢……”

  甚至连宇文秋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听到慕容沣受伤的小心,自己为什么会如此的愤怒,明明是想着要狠狠的伤害慕容沣以报当年皇室的杀父夺母之仇,却又为何偏偏迟迟的下不去手……难道这就是人们常说的血缘天性?

  “暗影,暗夜……”

  听到宇文秋的传召,本来心急如焚的众人稍稍安定下来,对着被传召的两人做了一个万事拜托的眼神之后,就都悄悄的退下,回到自己的岗位去,毕竟如今时局动荡,他们要做的,只不过是保护主上的安全罢了……

  “暗影,我命你即刻去慕容沣的王府蹲守,一旦再发现有谁前去作乱,无论对方身份,一律杀无赦……”

  “可是主上,那慕容沣明明……”

  “让你去你就去,难道你连我的命令都不听从了么?”

  “这……属下不敢,属下即刻前往蹲守便是……”

  “暗夜,我命去速速前去西辽,将那幅画夺回来,记住,要不惜一切代价……”

  “是,属下遵命……”

  看着匆匆离去的两人,宇文秋心里仍然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一样,放也放不下,握着手中的玉扳指,有一个念头也在心中慢慢的清晰起来,宇文秋颓败的叹了口气,似是自嘲又似是解脱……

  “罢了罢了,既是血脉天性,我担心他倒也是正常,他既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我又何苦伤害他做些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呢……”

  “来人,备轿……”

  “这么晚了,不知庄主要去哪里?我好提前命人在暗中相护……”

  “不必了,你只管备轿便是,至于其他的事情,我自有安排……”

第二章送到,话说宇文秋会不会和慕容沣言归于好呢?而且慕容沣明明还有一个兄弟慕容磊,怎么这宇文秋却把慕容沣当成了唯一的兄弟,咳咳咳…答案稍后揭晓哈╭(╯3╰)╮

第七十二章,我自有安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