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冬?

    简陋的房里只有一张还算的上新的单人床。

  九紫疲倦的放下背包,流浪已成了她生命的一部分。

  九紫仰着头望向窗外,她的发丝飞扬,迷乱了眼前的都市,曾经以为这便是她要的生活。

  不过……

  “喂!”推推她,她身边的男孩不满的说:“这里没有洗澡间。”

  面对有洁癖的男孩,九紫只有无奈的解释着:“这里只是三流的旅馆,要不我给你打点热水?”

  “算了。”男孩脱下外套,小心的折好,他从来都是规律的生活,非常注重身边的一切的,哪怕只是件衣服,他也是不允许衣服出现任何褶皱的。

  九紫默默的转过身去,从背包里拿出便当来,问着那个小男孩说:“饿了吗?”

  小男孩接过便当,皱着眉,勉强的吃了几口。

  “你的眼睛真的很像冬。”九紫又一次说着,眼前的男孩有着碧色的眸子,如此的清澈,就好像冬天里的湖水,还没有结冰,但是早已经凉透了。

  男孩不满的瞪了她一眼,似乎对九紫摸自己的头发很不满意一样,不过在大口扒了几口饭后,那个小男孩的表情倒是缓和了一些,饿着肚子的他总是很不好相处。

  “你现在看起来比前几天大多了,是不是灵力恢复了些?”九紫在他身边轻声的问着。

  “两成吧”男孩头也不抬的说,随着灵力的恢复他的身形也在恢复着,他现在这幅样子真是逊死了,他真想赶紧回复成自己以前的样子,只是还是需要时间,他是得到守护地宫的伟大圣兽,忽然间地宫出现了异变,他尾随而来,这个时候反倒让自己落到了这种狼狈的地步,他真是从心里殴死了。

  笑脸总是习惯性的浮现在九紫的脸上,可她的眼里却总有挥之不去的哀愁。

  “在想什么?”那个男孩子忽然的问。

  “很多。”九紫将头埋在被中,无法漠视的过往,一一的在她面前浮现。

  傲气,虽然是小男孩在的样子,但是其实已经有几百年岁数的白虎终于忍不住好奇的凑了过去,他已经忘记自己曾经多么的骄傲,因为身体的不便,使他必须依靠着眼前的女人。

  圣心,四帝之主圣皇的圣心,脑海中再次响起圣皇最后的呻吟。

  收留他,使他成为白虎的圣皇,守卫着圣兽界的圣皇,像父亲一样。同样的痛也会出现在人类的身上吗?

  看着眼前的女孩,那样淡然的笑着,任发垂落挡在眼前,空洞的眼透过他再看着另一个叫做冬的男人。

  这个叫九紫的女人,因为失去重要的人,正在痛苦着。

  那种感觉,那种痛,她从未提起过那个叫冬的人,只是偶尔看着他的眼睛说着莫名其妙的话。

  白虎却是知道一些的。

  初次相遇的时候,夜很深,追寻着圣心的他感到灵力在渐渐的消散,远处走来一发提着吉他的少女,那样淡淡的笑容,看着他,几乎是绝望的看着。

  当他再次醒来时,她便坐在了他的身边,安慰着的看着他,以为他是离家的孩子。

  可当她知道他的身份时,他能看到她眼中深深的遗憾,也许在她心里一直以为他是冬的转生吧。

  

冬?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