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月罗身世

    “娘娘,昨夜可睡好?”宵将军恭敬道

  琪欣微笑地点了点头,不语。伶青在旁扶着,登上马车,拨开帘子往内一看,李景正盯着琪欣。听说,他昨一夜未归,误以为发生了什么事。现见到他,琪欣暗暗地呼了口气。可一想到,昨他借肩一事,心中难免有点尴尬。琪欣躲避他的眼神,大声道:“车内很闷,坐不惯,还是坐外面吧!”

  宵远看了看李景,李景示意地点了头。宵远恭敬道:“那,让微臣来执鞭吧!”

  “有劳宵将军!”

  一路上,琪欣与宵远并不多语,在这树林里,除了马蹄行走的声音,更多还是被风吹过树叶相互摩擦的声音。

  “娘娘,微臣有一事望能容禀?”

  “宵将军请讲!”琪欣看了看宵远

  “据闻娘娘文武双全。那日,有幸与娘娘切磋,娘娘一招失传已久的‘踏雪无垠’上乘轻功,让微臣甚为惊叹!”

  “宵将军过奖了,本宫学武尚浅,其也为有一技防身。况且,本宫这三脚功夫,哪是失传已久的‘踏雪无垠’呢?将军的‘惊叹’,把本宫看得太高了。”从上次的突击,到现问起‘踏雪无垠’这宵远貌似都在打探着什么。还是谨慎为妙。

  “娘娘,您谦虚了!既然如此,未知师何人?依娘娘武功招数,定是江湖有名之士相教。是月罗吗?能让微臣一解?”可能因行军多年的经验,宵远貌似察觉到琪欣的那一丝防范的谨慎。

  “吾师名声甚小,况且吾师年已半旬,一男子喜独来独往,留其姓为浅,并未多留其它。与本宫只是偶遇,话有缘,才受教。”果真在打听着师傅,若让他知道月罗就是我师傅,经他一查,我的身份岂不穿了。把师傅说成男的,希望他能撇开月罗这方面不想。望这能勉强通过。

  “姓浅的,年过半旬的男子?”宵远疑惑道。难道这世上还有其他人会月罗的武功?

  “恩!而月罗,那是何人啊?本宫未曾听过”师傅,对不起了,把你说成陌生人。

  “她曾在江湖上大名鼎鼎,其独创的武功,更是无人能比!”

  “将军可多说不?本宫也好想知道这月罗之事!”琪欣好奇道,随了师傅这么久,师傅也未提起她以前的事。并且,逢人交手,必问起月罗是我何人?大概,师傅当年可能是一名巾帼女侠吧

  “微臣也是听家父所说的,只是略知一些!”

  “无碍,请继续!”

  “月罗,曾是本朝开国将军月光锐的独女。自小深得其父教武。自创武,其一‘踏雪无垠’与‘寒冰掌’堪称武林之绝,无人能比。而月将军门下的三名徒弟,武艺高强,在江湖也颇为有名。月罗与其大师兄有爱恋之意,曾被江湖称为佳话。”宵远用眼角看了看琪欣“后闻月将军逝世后,其师姐与二师兄,不知怎的,误入了此‘四角恋’的关系有人传闻,尤其是她的师姐争情被诀,还误入‘毒梅宫’邪派。而月罗因被追杀,看惯了尘世间的情爱,遁入空门”

  真想不到,爱,又是仇恨生端的矛头。

  “月罗,她,后来怎样啊?”

  “据闻,月罗入空门后,隐居修炼。江湖有些人士想得到月罗的武功真传,找到她,可她说只会教她师傅遗托的那位,其他的,她决不收!”语毕,宵远使劲地鞭策着马

  连这他都清楚,幸亏没说出真相。只是,对于师傅的身世,只能惋惜她那段曾有过的爱情。琪欣暗暗地想道

月罗身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