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我在这里,我不会走!

    童话的意识渐渐的消失了,她不知道睡了多久。只知道她受伤的那只手,一直被人紧紧的,紧紧的握在手里。似是一种绝望。

  无忌回家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无欺红着眼,跪坐在童话的床前,眸中似是再也看不到别人。

  童话手上的伤口,触目惊心。染得无欺的手鲜红。这一秒,他似是回到了那一天,那一个无月的夜。他跟父亲回到浴室的时候,无欺也是用这样的姿势,紧紧的,紧紧的握着妈咪的手。谁也拉不开!

  那之后整整两年,无欺都不曾开口说过一句话。他们用尽了所有的办法都没有用。直到他把无欺带去妈咪生前最爱的钢琴前。

  童话的手,已经包扎妥当。只是她还昏迷着。她的脸色看起来苍白又无助。让他的心不由自主的微微刺痛。

  他的手,轻轻的拔开她脸上的发丝,指尖微凉的触感,让他几乎心慌起来。

  黄大夫看着无忌,推了推金边眼镜。“夫人她没事!不过,我有话要说,是关于二少的。”

  晚上的时候,童话从黑暗中清醒。黑暗中,有个细微的声音在她的身边小声的说着,“不要走。不能走。”

  她皱眉,试着动了下被他抓住的手。哑着声说了一句,“我在这里,我不会走。”

  那一句,如同天簌,直直的敲进了无欺的心里。他的眸子雪亮,似是如梦初醒!

  二十年!他终于从那间血色的浴室里头被人释放了!她没死!她留下来了!他的嘴唇颤抖着,许久,他突然放开她的手,从地上起来,飞快的离去。

  童话受伤的事,让心如也跟着观望了好久。她会不会死,这个问题一直缠绕着她。

  整整一夜,她都在思索着无欺的话。他说,她生的如果是女儿,就要从这个家滚出去。如果不是无忌的孩子,那么,他会叫她生不如死!

  本来她是很理直气壮的,可是经过一夜的反复思量,她却开始不确定了。她记得,刚开始跟林爽分手的时候,他曾追踪到她家。

  事情是怎么发生的她已经不记得了。她只记得,他们两个绝望的纠缠了几乎一天一夜。而且他们忘了做任何的措施!

  接下来,她就怀/孕了!算算时间,再算算怀孕的天数。她开始低声的诅咒起来。

  这个孩子到底是谁的!是无忌的,还是林爽的,她已经无法确定了!

  然后,无欺出来了。他似是受了很严重的打击。他坐到客厅的钢琴面前,优雅的伸出双手。指尖流泄的音符,是他此时的心情。

  她看着他白色西装上的血渍,突然像是害怕起来。他居然能逼到童话割腕!她了解童话,她绝对不是那种轻易肯放弃的女人。如果不是实在没办法了,她一定不会选择这条路!这个无欺,好可怕!

  不能留!这个孩子不能留!她预感到他将会是一个祸根!

  她的嘴唇苍白着。她不能赌那个百分之五十的机会!他们是黑道!一旦发现孩子不是无忌的,她非但不能母凭子贵,还极有可能惹至杀身之祸!

  她开始浑身颤抖。那种恐惧像是一只无形的手,紧紧的抓住她。

  然后,她终于知道要做什么。她的手,紧紧的贴住自己的小腹,轻声低语。“孩子,本来我是要跟你一起生活在这个白色的城堡里的,可是现在,你的存在对妈咪来说太过危险。所以,你不要怪妈咪!要怪,就怪那个童话。孩子,既然已经决定了你的去留,那么,你就为妈咪再做一件事。”

  那件事,就是让童话彻底消失在这个家!

我在这里,我不会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