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谁让你动我的钢琴!

    结果,童话的那个电话,终于还是什么都没能说出口。童话还记得他当时是这么回答她的,“童话,你在哭什么?”

  是啊。她在哭什么?她有什么好哭的!跟无忌结婚是她自己的选择。父亲为了这件事,还扇过她一个耳光。她的手,放到左边的脸颊上,贴住。

  那里,曾经有颗牙,痛了三年。酸了三年。现在被她让人拔去了,可是她却忘了种上新牙。

  那处痛牙又开始发酸。明明已经拔去了,为什么牙根又再度肿起来。

  从昨天起,他就没有再回来过。她只要接近白色的栅栏,身后就会出现六个穿着黑西装戴墨镜的男人。

  试了几回,几回都是如此。她突然想起他昨天的话,从现在起,你哪里也不能去。

  她的嘴里开始发苦。今天无欺意外的没有坐在钢琴前头弹琴。心如也还在客房里安睡着。

  她没有说话,胸口燃着欲裂的怒气。她朝着白色的钢琴走过,缓缓落座,修长而优雅地双手轻轻抚过琴键...抚起了层层泛着涟漪的乐音。音色犹如一汪清水,清清泠泠...似夏夜湖面上的一阵清风..引人心中松弛而清新……

  她缓缓的闭上双眸,那清冽如风的音乐,从她的指尖流泄而出,心里那种悲凉凄苦的感觉,似是被音乐稀释了些。

  然后,音乐嘎然而止。睁开眸,她看到无欺正倚身站在钢琴边,挑起一边的秀眉看着童话。

  “谁让你动我的琴?”他启唇,冰冷的说。

  童话没有说话,此时的她,什么人都不想见,什么话都不想说。他一定在心里笑她吧!才住来这里的时候,她还对他示威的,结果很快,就有人大着肚子找上门来了!

  那种羞窘,让童话的面颊上头染上了一层薄薄的红。她急切的想让自己躲进一个谁也看不到的地方。

  无欺突然伸出手来,握紧童话的手腕,“干什么?想跑?”

  童话咬着牙,下意识的想甩开他的控制,可是他的力道却出奇的大。

  红唇边挂着丝轻蔑的笑,像雨后的彩虹划出完美的弧度,诱人沉醉的笑容却带着不可预测的危险。他略一抬手,轻易的牵制住童话下颌。童话只能随他掂起脚尖,可仍然不够高。忽略颈项上传来的疼痛,尽量保持这个姿势,迁就他的身高。

  见到童话略带痛苦的神色,他满意的笑了笑,加重手上力道,压低声音提醒道“如果你想过些安稳的日子,最好不要再来动我的钢琴!”

  童话被他牢牢的牵制住无法说话,只能痛苦的喘息,睁着水蒙蒙的双眼,迷茫的听着他的警告。胃间突然一阵翻搅,不适的感觉越来越强烈。童话还在尽量克制,不自知启齿咬住下唇。

  这种茫然无措中带点痛苦的表情可以轻易吸引任何男人。

  无欺盯着童话看了一会儿,突然把脸凑近轻声问道:“听见了吗?”

  他用鼻尖不断的摩擦着童话的鼻子,一阵阵温热的呼吸夹杂着一丝好闻的青草味,充斥着童话的口鼻几乎无法呼吸。身体的不适更加强烈,心跳不断加速什么都听不清,只能感觉到他灼人的身体有意无意的摩擦着童话。

  “为什么不回答?”他低声轻柔的说着,一手无声的伸到童话身侧,探入衣内来回摸索,有力的手掌顺着腰际慢慢下滑。

  他一点点的贴近,将童话逼向墙壁,身体也渐渐欺压下来。他俯首吻下,那是一种若即若离的挑/逗,在童话紧咬的唇齿边游走,轻吻着。牵制着童话下颌的手略一使力,童话不得不启开唇齿,他随即探入——

  童话什么都听不见了,那种不适转变成强烈的反感。本能的排斥他不断的触碰。开始厌恶他抚摸的手,厌恶这近在眼前的脸孔,厌恶他若即若离亲昵,厌恶他刺探的唇/舌。一阵阵恶心颤栗从体内最深处排山倒海的奔袭而来,根本无法忍受他再多的亲近。

谁让你动我的钢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