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我厌恶你了,童话!

    童话在难耐的火/热中清醒。她先是感觉身上的衣服被人无情的撕裂。接着身下一空,她整个人被人压/在冰冷的地板上。

  双手被领带绑住,置于头顶。无忌看着她,眸中现着一丝冰寒。他看着她,整个人就这么压制住她的身子。抬起她一条腿,把它放在有力的肩头。

  有力的长指直入,探进那处秘密的源头。源头干/涩而紧/窒,可是却如同丝绸一样柔软的包裹。

  童话没有防备,痛得皱眉。她张嘴,想说话,却发现嘴被他用胶布贴住!一如三年前,她跟他头一回一样!

  她整个人几乎都在颤抖。他回来了!她想告诉他,她现在胃正在出血,急需进医院!可是他却用胶布贴住她的嘴!

  他在她的里面慢慢的转动的指尖,冰眸淡漠的看着她。没有交谈,没有语言。

  他用自己的火/热强大,强势的推进她的深处。

  不要!童话感觉身上的鸡皮疙瘩全都立起来,她闷着声音尖叫,想到刚刚电话里头的声音,她就恶心得想吐!

  呕!她把头偏向一边。可是他却狠狠的撞/击着她。

  呕!无忌!轻一点!无忌!啊!电话里头的女声,如同妖异的魔手,缠绕着童话,让她恶心得要命!

  无忌感觉到她的不适,薄唇抿紧,坚定的向前移动。他的眸中蓄含着冰冷的怒气。眸子里头现着的,却是极端的厌恶。

  不知道过了多久,童话呕得累了,也叫得累了,双眸空洞的望着天花板。

  好痛。身/体的那处,随着他每一个有力的撞/击,带出些微的血丝。血的腥味让他更是兴奋。

  室内只听到迷/乱的低/喘声,跟童话的抽泣声。

  许久,他在她的深处喷/洒而出。他毫不留恋的起身,飞快的把衣服穿起来。“避/孕药,吃了没有?”这是他每次结束之后都会问的问题。

  虽然已经习惯了,可是她却依然觉得很伤人。她的身子蜷缩着,双/腿止不住的颤抖。他的眸中没有丝毫怜惜,只是冰冷的望着她的脸。居高临下,环胸而立。如同一个君临天下的王。

  然后,他的唇角缓缓的扬起一个嘲弄的弧度。“你的反/应,就像一条死/鱼。我已经厌恶碰你了。我想知道,你在亭/宵身/下的时候,会不会也跟现在一样?”他说完,不再看向她,走进房间,关门!

  童话浑身都在痛。身子那处痛得几乎像要裂开了。绑着她双手的领结,解开了。她把手伸到嘴唇边,狠狠的撕开贴嘴的宽胶布。血丝,顺着她的唇角缓缓的往下流。

  她试了下,却怎么也没办法起身。他说,她的反应,就像一条死/鱼。他已经厌恶碰她了!

  厌恶?她突然感觉有些可笑。起身,她打开浴室的门。整个人站在喷洒的热水当中。任由温热的水将细腻的身子烫得发红。

  可是她最想洗的,却是最柔软的那一处。好脏!她一次又一次的用肥皂抹着那一处,死命的用热水冲洗。

  好脏!他刚刚才跟别的女人在一起!呕!

  她呕吐着,洗了一遍又一遍。

  你的反应,就像一条死/鱼!我已经厌恶碰你了!她的手指在发抖,整个人跪坐在浴缸里。低声的啜泣。

我厌恶你了,童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