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心碎

  家里的挂钟指向了十二点。童话眨着干涩的眼,守着一桌子已经冷透了的菜。

  他今天,又晚归了。

  手机开始震动起来,童话起身,坐到沙发里头拿起手机。

  是他的手机号。犹豫了一下,她接起手机,“喂?”

  电话那头没人应声,却传来男人的粗喘跟女人的申吟声。一阵,接着一阵。她漂亮的眸子里头,透露出些微的寒意。

  “无忌!轻一点!无忌!啊……”女人的声音如同一枝税利的针,朝着童话的心脏狠狠的刺入。

  拿着手机的指尖触感微冷,一如此时的心情。

  她没有放下手机,也没有回话。只是颤抖着身子倾听。

  男人低吼着,身子狠狠的撞击着身下的女/体,那道声音那样的熟悉,熟悉得让童话浑身发抖。

  她很想放下手机,可是,她却只能就这么拿着手机,直到这个世界凝结成冰。

  大约半个小时,电话那头的女人小声的对着话筒惊呼,“啊!按到了!”接着她按掉手机。

  时间像是过了一个世纪,童话麻木的起身,坐到饭桌前。拿起筷子,夹起一片凉透了的番茄炒蛋塞入口中。

  他说,他今天有应酬。他说,十二点之前,一定会赶回来!

  可是,现在已经是十二点三十分。他却演出了那样一场好戏给她听!

  他在外头有女人,她早就知道!只是她从来不说,他也从不点破。这三年,他从来不会让她跟外面的女人碰到,所以她不断的欺骗自己,他其实,在外面没有女人。

  番茄很冷,也很酸。让她左边第二颗臼齿开始发酸发痛,让她想起这颗牙,其实是当年父亲为了阻止她嫁给他的时候一巴掌打痛的。

  当时她被打得脸偏向了一边,唇角被打得裂了,渗出些微的血丝。那颗臼齿摇摇欲坠。嘴里头尽是鲜血的味道。

  从小到大,父亲从来没有打过她。可是那一次,他毫不犹豫的抽了她一个嘴巴。

  看到她嘴角的血丝,父亲心疼的看着她,哑着声说,“童话,听爹地的话,不要嫁给他!我有比他好一千倍的对象,只要不是他就行!”

  童话摇头,哑着声对父亲说,“可是这个世上,我只要一个他。”

  于是,童话在二十岁的那一年,放弃了大好的前程,辍学嫁给了无忌。

  她小巧的唇,就着玻璃杯沿,啜下苦涩的酒液。原来,自己种的苦果,一定要自己尝才行。她苦笑着。一口接着一口的吃菜。

  菜已凉。他,还没回家。她举杯,对着自己哑着声祝福,“童话,生日快乐!”

  酒,入喉,灼得她的胃一阵一阵的翻搅。她掩唇,飞快的跑进卫生间,对着抽水马桶疯狂的呕吐。

  好脏!她跪在马桶前。胃里的食物混和着酒精的味道,刺激着她的泪腺。

  好脏!她瑟缩着身子,整个人都在发抖。原来知道是一回事,真正亲耳听到,又是另外一回事。“呕!”她的胃已经空了。酸腐的胃液里,沾染了黯红的血丝。接着,她的嘴里呕出了黯红的血块。

  胃出血了。她苍白着脸,唇角染着一丝嘲弄。跟他结婚三年,她几乎每天晚上都在等他回家。菜凉了又热,热了又凉。她的胃,已经饿出了严重的溃疡。

  她用纸巾抹去了嘴角的血渍。把马桶里的秽物冲掉。

  手机,再度响起来。是他!

  她回到客厅,接起电话,强忍着胃里的不适,小声的说,“喂!无忌!”

  电话那头沉默了下,大约过了十秒钟,他磁性的声音透过话筒稳稳的传来。“童话,今天我不回去睡了。你早点休息。”

心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