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25章 忿忿然

  本来愠怒的控诉,怎么从嘴里说出来就变了样,听上去怎么觉得自己是一个怨妇。

秋日细雨密密地斜织着,轻轻飘落在枯黄的梧桐树上,树叶零星的一张从树上飘落下来,在空中飞旋出最后一舞,悄悄的落在乔心渝的肩上。

满地的梧桐树叶,堆积了漫漫一层,好像一张地毯遮盖了地面本来的颜色。

“我丢不丢,还没有轮到你来为我做出决定吧!”任牧曜一把拽去乔心渝,凑近她,把她束缚于梧桐树干和他之间,这样让她无法避开他的视线,这样审问的方式不错,“还有……”他低头缓缓靠近她的耳畔,温热的气息中夹杂着淡淡的烟草的味道。眸中悄然掠过一丝阴郁诡秘的光,嘴角扬起一抹邪佞的微笑。

其实她可以选择自己生命的赌注来跟他对抗到底的,但是生命这个赌注对于她来说太大了。不是她贪生怕死,而是,害怕自己就这样去了,就恍惚地人世间一晃,对不去含辛茹苦的妈妈,她要为在天堂的妈妈努力地活下去。

去拉斯维加斯的半个月,在那种繁华的娱乐之都,他居然没有心意游玩,满脑子都是乔心渝的样子,奇迹的是,一向换女人如换洗脸水的任牧曜,这次居然一连半个月没有找女人。

“你别碰我.........”乔心渝的话语一直在任牧曜的耳边回响。

现在就算乔心渝用死来威胁自己,让自己不要碰他,他都是不会同意的。

现在谁都不能阻止他,他已经这么久都没有见到她,还有些想念她呢。

 

第025章 忿忿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