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29章 对峙

    “咔哒——”门锁开启的声音激地他立即站起来。这个反应似乎有点过头了,任牧曜速速跑上楼梯,在乔心渝走进玄关的时候,装作从楼梯上走下来——

  “你……”准备好久的嘲弄话语,都到了嘴边,但是看到她之后,喉咙顿时觉得一塞,什么声音都发不出

  来了。

  湿淋淋地衣服,黏在她的身上,勾勒出她瘦削的身躯。乔心渝全身冻得瑟瑟发抖,惨白的脸色好像一张纸,苍白无力。摇摇晃晃的身子,似乎随时都可以倒下去。

  她艰难的脱下了湿淋淋的鞋子,涣散的目光下尽是一片冷意。

  任牧曜走下来,忍不住地责怪道:“你为什么要那么倔,难道惹火我就是你的兴趣?”这是他第一次表态,如果她能屈服,他就不会如此待她。

  这算是倨傲的他最大的让步了。

  “呵呵……”一声轻蔑的淡笑声,苍白的脸上悬挂着鄙夷的笑容,“要我屈服你这个恶魔,还不如直接杀了我。”他可以凶残,但是乔心渝她举得自己不能迷失自我。

  他有他的仇恨。

  她有她的自尊。

  这是两个永远不能调和的矛盾,在这场拉锯战中注定是两败俱伤。

  “不屈服?还真是可笑。”他的声音冰冷无比,幽眸中没有一丝温度。他坚信自己可以拔掉这个小刺猬身上所有的刺。

  闪着寒光的眼眸看着衣服的下摆滴滴答答,不断坠下晶莹的水滴。已经在玄关的地上蔓延成一滩水。

  任牧曜修长的身躯斜倚靠在墙壁上,玩味地看着她,“我的地板可都是原装进口的Hakwood地板,一平米都比你全身行头都贵……”

  乔心渝低头看看自己身上正在滴水的衣服,冷淡地问道:“你想怎么样?”腹痛传来的绞痛感让她身子一颤站立不稳,立即扶住了墙壁支撑。

  “我可不想这么昂贵的地板被你弄脏。”任牧曜随口轻飘飘地说道。

  乔心渝发紫的双唇微微上扬,嘴角悬挂着一抹淡笑,就知道他不会轻易放过她。不管任何屈辱,她都坦然接受。

  残酷的现实,必须让乔心渝有坚韧的内心可以承受这一切。

  莹白的肌肤此刻冻得皮肤紧绷起来,上面洒在一层薄薄的水,折射着冷冷的灯光。

  乔心渝打了一个寒颤,要退下裤子,当弯腰的时候,突然觉得身体内有一股热流流淌出来,脸上霎时间闪过一丝惊喜而是是羞赧,推开了任牧曜直奔卫生间。

  千呼万唤大姨妈总算来光顾她了,因为这次延后了一周时间,这让乔心渝好不安,万一有了宝宝,任牧曜这个变态会折磨这个孩子的。这种罪她一个人受就好了,不要再牵扯进一个无辜的生命。庆幸庆幸,幸好没有怀孕。

  “喂!你在里面干什么?”任牧曜拍打着门,不耐地叫嚷着。他的忍耐力可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所以乔心渝最好是不要让自己等的太久。

  温热的水冲刷掉她身上的寒意,但是腹部传来的一阵阵绞痛没有丝毫的减弱。

  

第029章 对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