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16章 过往

    肆意的泪水划过秀丽脸颊,折射出点点零星的碎光,澄澈湛清的眼眸显得空灵,纯粹……

  任牧曜蓦地皱眉,为什么他的心里会有一种罪恶感划过。

  罪恶?应该是她吧!他由始至终都是受害者。

  幽黑的记忆打开了闸门,倾泻了下来——

  爸爸因为利益和妈妈结婚,但是他一点都不在乎这个家庭,甚至拿着妈妈的钱在外面包养女人。记得在任牧曜五岁的时候,爸爸对妈妈变得冷漠,经常不回家。两个人一见面就大吵大闹……最后,挤压已久的矛盾总算要爆发了,但是妈妈还是想用婚姻束缚他,不让他好过,她甚至不惜残害任牧曜的身躯……童年,他就是在妈妈的蹂躏中度过的,致使了他性格的阴暗面。

  最后,爸爸和那个女人在车祸中去世了,才摆脱了妈妈的束缚。

  所以在他的脑海中牢牢镌刻着对女人的厌恶,但是,梁子莹的出现,让他心里筑起的冰墙,轰然倒塌。她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天使,清纯秀丽的外表,暖暖的微笑,如白开水一般纯净……但是这一切都被她破坏了!

  就是这个女人把她重新推进了地狱!

  “表面装得宁死不屈,誓死守节。”他寒眸中凝着冰霜,好像一把尖锐的匕首,直刺她的心脏。

  冰冷的话语,侮辱的动作,踩碎践踏了乔心渝仅存的自尊心,泪水润湿了她的脸,她全身微微发抖,好像身处地狱一般,而此刻的她正接受着千刀万剐。

  任牧曜嘴角勾勒起一抹邪佞的微笑,好像盛开的曼珠沙华,带着罪恶,毁灭的气息,“一切都是你造成的,你这个罪魁祸首……”

  乔心渝开口,缓慢地说道:“为什么你把所有的事都推在别人的身上,而不是你自己造成的?说不定就是你的恶行让上天要惩罚你,夺走你的爱人……”

  任牧曜幽深的眼眸好像蒙上了一层迷雾,让人窥探不到他的情绪。就好像他把自己的心墙筑得很高很高,因为他心的脆弱,不得不用一个坚硬的外壳来保护。

  良久,任牧曜没有任何的动作。直到,乔心渝冷得微微发颤,清咳了一声。

  这让他回过神来,起身松来了乔心渝的手。

  乔心渝的耳边回响着任牧曜刚刚对自己说的那些话,她很难忘记他对自己说过的那些屈辱的话,但是今日或许是自己走运了。他没有像以前那样对待自己,真的是很难得.......

想到这里,她眼眶里的泪水又不自觉的落下来,恐怕这个世界上很难找到和自己一样悲惨的人了,想要死,却不可能。

任牧曜走到门前,回头看一眼躺在床上的乔心渝,他对她完全一点可怜的感觉,反倒是觉得这就是乔心渝应该有的下场。

第016章 过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