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七章

  原本她将这颗珍珠送给芸妃,就是因为知道芸妃在宫里是比较受宠的,轩辕祈也比较常去她的宫殿,她相信有朝一日轩辕祈会看到它而想起以前的事情,可是她没料到他竟然会这么快就发现了它的存在,她才刚送出去的不是么?

  她曾经说过,既然他不记得了,那她也不会再去强求,可是,她却发现,自己很不甘心,就这样被他忘记了,她很不甘心,她想去争取,想要得到属于自己的温暖!

  可是,如今快如愿了,为什么她的心会这么慌?这么乱?

  “难道柳妃不打算解释一下么?”

  “这是……臣妾的一个友人送给臣妾的……”他的眼神很平静,平静到让她心慌,低下头她不敢看向他,一个劲地盯着他手中的珠子,心里乱成一片。

  ——这不就是她的目的么?为什么在实现了之后她一点也没高兴的感觉,为什么他的态度一点儿也不像她所想象的那样?

  “这种珍珠,全天下只有三颗,一颗,被先皇赐给了朕的母妃,一颗,先皇赐给了朕,还有另一颗,在当今太后手里,真不知,柳妃口中的友人,究竟是何人?”

  “……”

  “是朕的母妃?朕的母后?还是……朕?”

  “陛下—”她惶惶然地站起来,无法控制地脱口而出,“你真的不记得了么?真的一点儿也不记得我了么?真的一点儿也不记得凝儿了么?”她乱了,一切都乱了,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会变得这么糟糕?

  “柳妃,你这是怎么了?”他似乎很疑惑,看着一脸惶惶然的她,问道。

  强压下心中的惶急,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试图令自己冷静下来,“这是陛下年少的时候送给臣妾的,难道陛下真的记不得了么?”

  他站了起来,“十年前的那个小女孩,真的是你?”

  “是!是臣妾!”她很快地回答,声音甚至是有些激动的。

  ——他想起来了,对么?他终于想起来了么?

  “……”他似乎低低的说了一句什么,可是音量太低了,她听不到。

  她的头越垂越下,心上仿佛压着一块大石头般重得令她无法正常呼吸。

  他忽然伸出手抬高她的下巴,轻轻摩挲着她的脸颊,“那柳妃又为何不早点说出来呢?”

  “……”手指上暖暖的温度温暖着她冰凉的肌肤,她垂下眼睑,不让他看见她眼里忽如而至的脆弱。

  “……”

  “……”

  他眯着眼,打量着眼前脸色显得有些苍白的少女,一丝淡淡的困惑闪过他的眼底。

  ——这个人,真的是那个小女孩?

  他抬起手,在快要碰到她的额头的时候又顿了顿,然后,慢慢地拂开她额前的发。

  良久的一阵静谧,他放开了她,似乎冷冷地哼了一声,然后,拂袖而去。

  空余,一室冷清。

  双脚仿佛再也无法支撑自身的重量,她无力地跌倒在地,青砖的冰凉从脚底开始,一直向上蔓延,蔓延,然后,在胸口偏左的地方,汇聚。

  ——他不相信她……

  冰冷的晚风吹开了虚掩着的窗户,夹杂着冰凉的雪花刮在她身上,她感到了刺骨的寒冷,一股恐惧,像藤蔓的枝爪一样,攀爬在心上,每一下,都痛如骨髓。

  

第三十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