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四章

    记得以前娘亲也有这样的一方砚台,一直小心地收藏着,只要当别人来求字的时候,才会宝贝地取出来一用,可是却被她在一次不小心中丢了,要不是她……

  鼻子一酸,她忙提起头,望向窗外。

  她一直觉得那个砚台很俗气,所以就算丢了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了不起,可是她没想过娘亲竟然会那么伤心,她曾到那个丢了的地方找了一夜,可是却再也没找到了。

  渐渐地她也忘了这件事情了,一直到娘亲走的那一年,她都不知道原来娘亲对那个砚台是那么看重的。

  可是直到现在,她还是觉得那个砚台很俗气,哪比得上眼前这个淡雅精致的琅琅清波……

  正在她胡思乱想之际,就听见轩辕祈冷冷的问道:“你在干什么?”

  柳韵凝一惊,这才发现原来自己一直磨呀磨、磨呀磨,竟把好好的一池好墨给磨坏了,她飞快地瞟了他一眼,发现他正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她低头,开始目不斜视,眼观鼻鼻观心,“臣妾在磨墨。”

  然后,她听见轩辕祈充满疑惑的声音:“你一直就是这样的?”

  这样?什么这样?她疑惑地抬头望他。

  轩辕祈忽然笑了起来,喃喃道:“你倒是很像一个人哪!”

  ——一个人?

  柳韵凝的心忽然就跳得飞快起来。

  ——难道他想起来了么?

  可是她却失望了,轩辕祈只是挥挥手,指挥她道“去那边,把所有的公文给朕分类,然后按轻重缓急给朕一类一类拿过来。”

  “……臣妾领旨!”她的声音里难掩失望,慢吞吞地挪了过去,轩辕祈只是望了她一眼,便继续在那里批阅起来。

  柳韵凝看着小桌上小山般高的奏折,不由得暗暗心惊,原来他每天都需要做这么多的工作量的,看来日理万机这个词一点儿也没有夸张啊。

  柳韵凝坐了下去,放在最上面的却是一个卷轴,她好奇,难道现在的奏折都流行用卷轴来写?

  打开一看,却是一副仕女图,上面画着一个女子脸含愁色,手拿团扇半遮着脸,身后是一片花海。

  她疑惑,拿这么一副仕女图来做什么?正奇怪着,忽然发现下面还有一方手绢,上面题诗一首:相思树底说相思,思郎恨郎郎不知。美人蹙眉坐花海,不知何日出楼台。

  看到这里,柳韵凝‘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原来是来求亲的,真不知道是那位大臣,竟然这么大胆敢这么做。

  摇摇头,她将卷轴放到一边去,忽然想了想,她又将卷轴放到重要公文的旁边,画上的女子,也的确是美得惊人,也许她能如愿也说不定。

  接下来她快速地浏览了各种各样各式各色的公文,将它们按轻重缓急分好类,一座小山般的公文很快就让她分好类了,当最后一份也看完的时候,她轻舒一口气,抬起头,却发现轩辕祈正定定地看着她。

  

第三十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