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七章 她敢威胁他?

    逼走玄仪,炽磬一掌劈在一旁的假山上,假山轰然倒地,带起一阵尘埃,在场的人无不被吓了一跳。

  他的脸上布满乌云,眼看暴风雨就要来临。殷离忧心忡忡的看着他:“王,你真要这样做吗?”

  “她想走,朕偏不如了她的愿!”炽磬冷哼。

  殷离皱眉:“王,这是又何苦?不如放她走吧!”

  “你在帮她说话?”炽磬敏感的回过头来,凌利目光像要穿透殷离。

  “臣是在为大局考虑。”殷离掩住心头的感伤,坚持道,“君无戏言,这已经王第二次答应玄仪了。”

  炽磬闻言心里一松,得意的大笑起来:“哈哈,是啊,朕是答应了他。不过,那还得要含笑答应啊!”

  他的心意思是……殷离心里咯噔了一下。

  “竟然敢借皇陵祭母之名与玄仪暗通款曲,私相授受,她就该料到会有什么样的!“炽磬冷笑,“这天下,没有什么通逃过朕的眼睛——无论是谁!”

  “王,她是前朝的公主,身分不一样……”

  殷离还想说什么,被炽磬打断,“恭亲侯莫不是也喜欢上了这个女人?”

  殷离怔了怔,尴尬的笑了起来:“怎么可能?”

  他的怔忡被炽磬尽收眼底,脸上阴云更甚,意味深长的说:“朕想着也不可能,她现在,是朕的女人!”

  说完,就往东暖阁去。瞎子也知道他要干什么,含笑又要受苦了。

  殷离站在原地,心中五味复杂。或许,他本不该到伏乾来做什么恭亲侯,那一日城门相遇,就该带她远走高飞。伸手摸到日日带在怀里的血玉,殷离脑中灵光一闪:他们既是旧识,那玉,是不是玄仪的?

  ****

  东暖阁,还在沐浴的含笑虚软的靠在浴桶上,水上飘满玫瑰花,掩盖了曼妙的身体。看着步步逼近的炽磬,心内恐慌一片,花妍早就退了出动。

  “你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竟然还敢出东暖阁。”炽磬冷笑。

  含笑连摇头的力气也没有了,泪再度如雨而下。就是死,她也不想再受他侮辱了!

  含笑心念一转,伸手拔下绾发的长簪,放到劲间,颤声威胁道:“不要再过来,不然我就死给你看!”

  炽磬身形顿了顿,继续往前走,弯起一抹若有若无的笑:“呵呵,有了玄仪的支持,胆子果然变得很大!”

  含笑咬着唇,不语,用力握长簪的手微微发抖,咬牙一用力,长簪在修长的脖颈上留下一点嫣红的印子。血冒了出来,一点儿一点的流下去,触目惊心。

  炽磬脸色大变,停下脚步,目光阴冷的瞪着她。

  含笑银牙一咬,手上再一用力,簪子入肉三分,血珠子直冒。

  炽磬也被她这等宁可玉碎不为瓦全的作法给震得退后了两步:“你!”

  含笑不为所动,下定了决心与他僵持。

  这个世界变了吗?竟然连她也敢威胁他?炽磬瞪着她,心中怒火升腾,双手紧握成拳,火山即将爆发。

  

第六十七章 她敢威胁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