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章 猜测错误

    炽磬说到做到,很快就封了含笑为妃,号莞,倒和原来的含笑二字相配。封妃那日,玄仪终于心灰心冷,怀揣一腔悲哀匆匆踏上回玄国的路。

  出了京城,玄仪靠在马车里,闭着眼假寐,满脑子都是绝情的模样,心痛得无法言说。

  含笑,为何要那样对我?为何……

  “嘶——”队伍忽然停了下来,玄仪警觉的睁开眼。

  “太子,恭亲侯求见!”侍卫在马车外禀告。

  恭亲侯,他来干什么?玄仪心下疑惑,掀开车帘问:“恭亲侯有何要事?”

  一身白袍的殷离脸上挂着浅浅的微笑,完全没有朝堂上侯爷的凌利锋芒:“殿下,殷离有一事不明,特来请示殿下。”

  “什么事?”玄仪缓和下来,问。

  “烦请太子借一步说话。”殷离道。

  萧非上策马过来,想要阻止,玄仪挥手拦住他:“好吧!”

  说着就下了马车,随殷离走向路旁的树荫。

  “现在可以说了吧?”玄仪问。

  殷离点点头,从怀中摸出一物:“太子殿下可认得此物?”

  玄仪大惊:“它怎么会在你手里?”

  果然是认识的!殷离松了一口气,更加肯定玄仪与含笑有一段过往,道:“这是含笑给我的。殿下认识?”

  玄仪犹豫了一下,看殷离没有恶意,方道:“这是含笑出生时,玄国送给伏乾皇后的礼物,说起来,也是母后的一点儿心意。不知为何,会到了恭亲侯手中,而且只剩下了半块?”

  “含笑托我为她另外半块玉的主人。”殷离缓缓的说。

  玄仪愣了愣:“你以为我是另外半块玉的主人?”

  殷离浅笑不语,把玉奉到他面前。

  玄仪伸出手,在触到玉的瞬间又缩了回来,伤心的摇摇头:“对不起,不是我。”

  殷离的笑容就这样僵在了脸上:“不是你,那还有谁?”

  玄仪摇摇头,忽然觉得他其实并不了解含笑,就连她的过往也基本上一无所知。

  “莫非是近日的事影响了太子的决心?”

  “那倒不是。其实那日是皇陵,她一口就应下誓约我就觉得奇怪。现在想来,她等的恐怕是另一个人,而与我的婚约,不过是想借机离开伏乾罢了。她知道,我一定会还她自由的……”思前想后,玄仪感慨万千,心里倒不怎么难过了。心若不在他身上,娶了又有何用?

  殷离缩回手,把玉紧紧捏在怀里,是啊,他了忽视了一个问题,根本不了解含笑的过往,如何帮助她?茫茫人海,要寻一个是男是女是老是少的人都不知道,比上青天还难!

  “恭亲侯看起来也很关心她,以后含笑就拜托你了!需要帮助的话,随时派人到玄国来。虽然不能做夫妻,但还可以做朋友。”玄仪忽然释怀的笑了,拍拍他的肩,往马车走去。比起他,殷离可能更加痛苦,日日看着关心的人受苦受难,却救之不得。

  殷离站在原地,目送玄仪的队伍消失在视野中,从怀中拿出玉来仔细看了看,眼里浮起一抹愁思。

  含笑,我要怎么才能帮到你?

  ~~~~花轻厚脸皮的出来吼吼,路过的亲,收藏加推荐哦!有月票的同志们,打个赏吧!~~

第七十章 猜测错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