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三章 自甘堕落

    下了一夜的雨终于停了,屋檐上的积水滴滴嗒嗒的跳跃着,奏着清脆的乐曲。

  含笑无力的趴在床上,泪眼朦胧。

  花妍推开门走进来,看到她浑身青紫,心里明白了大概,心疼替她盖上丝被,遮住光裸的背。

  含笑就这样趴着,不动,不说。就像死了一般。

  花妍安慰道:“公主,算了吧!做王的女人也挺好的。”

  含笑依旧不说话。昨晚的耻辱历历在目,像小刀一样凌迟着她的心。这样的她,残存不堪,如何有脸面跟玄仪回国?

  见她没动静,花妍又道:“先把药喝了吧?”

  “药?什么药?”含笑眼中有了光彩,“是赐死我的药吗?也罢也罢,死了一了百了!”

  “不是……”花妍嗫嚅了半天,才说,“是让公主不会怀孕的药。”

  含笑失望地垂下眼睑。宫中常备此药,但凡妃嫔受宠后,皆由君王决定是否给其怀孕的机会,不给者,喝此药避孕。

  见她没有动静,花妍只得说:“这是贵妃娘娘赏的,娘娘说会帮助公主……”

  李暇?她有那么好心吗?

  含笑愣了愣,勉强翻过身来,说:“我起不来,你喂我喝吧!”

  花妍这时才发现含笑的眼睛肿得像核桃,已经干了的血挂在唇角旁,在她苍白如纸的脸上像一条触目惊心的小蛇。

  同情的看了她一眼,花妍开始用小勺喂她喝药,一边喂一边说:“昨天怂恿公主去献舞的柳充华被贬作采女,移居永巷。”

  含笑一怔,回想起昨日炽磬借酒装疯时李暇的失常,像是明白了什么,问:“贵妃可知我与玄仪的关系?”

  “应该不知。”花妍垂下眼,掩饰心头的不安。

  她骗不了她。含笑明白了,是花妍把她想参加贺宴的事告诉了贵妃,所以才有了柳充华的舞女不够,这一切,根本就是李暇的精心安排,可谓一石二鸟!

  柳充华与其争宠倒还情有可愿,但她含笑,什么时候也成了李暇的喉中刺?

  “公主……”花妍不安的唤。

  含笑摇摇头:“替我谢谢贵妃娘娘!”

  服过药,含笑开始昏睡。睡得天昏地暗,不分白天黑夜。只迷糊知道,炽磬来过,又走了,走了,又来过……反反复复的凌辱,使得她更加不愿醒来。到底过了多少也不知道,只想沉沦在黑暗中。

  途中偶尔会有花妍来喂她吃点粥品和汤药。总之,她彻底沦为了炽磬的囚宠,对外界一无所知。不知道外界是否还有人记得她。

  但愿不要记得,玄仪那么善良,怎么受得了未婚妻被辱的打击。

  走吧走吧,让她一个人死在这儿好了。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她当然也不会知道,此时,含笑公主不洁之名已经传遍了后宫,传到六国使臣耳朵里。

  

第六十三章 自甘堕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