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章 出宫祭母

    从凤仪殿出来,已经是第二天下午,含笑疲惫的由花妍扶着离凤仪殿,小脸苍白,却漾着圣洁的湿润之光。

  含笑的第一句话便是:“花姑姑,王在哪里,我要见他。”

  花妍怜惜的叹口气,道:“王在御花园和恭亲侯对奕。”

  “我们走吧!”含笑笑笑。

  御花园里,百花盛开,隐约可见八角亭里,两个英姿勃勃的男子在谈笑风生。

  含笑走过去,由侍卫先禀报的得到允许才上亭去,盈盈一拜:“参见王,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恩,你下去吧!”炽磬拈起一颗棋子,不在意的挥挥手。

  含笑咬咬唇,站在原地不走。

  炽磬不耐烦的瞟她一眼:“还不走?”

  “王,后天是我母亲的忌日,我去皇陵祭拜……”含笑说着,紧张得低下了头,不敢看他。

  炽馨愣了愣,紧紧的抿着唇不答话。

  殷离执起棋子,漫不经心的说:“六国使臣已经在进京朝贺的途中,王,该你了!”

  “朕从来都不吝于作个明君!”炽磬安然一笑,拿起一棵白棋落下,似笑非笑:“准了!”

  含笑大喜,赶紧下跪谢恩:“谢王恩典!”

  ************************

  是月十八,长公主出宫祭母,护驾的队伍浩浩荡荡。沿途已经有百姓在烧纸钱悼念仁慈的先皇后,含笑透过轿帘看到此情此景,心情大好,备感欣慰。

  至皇陵,含笑下轿,一袭素雅的曳地白裙,高盘的乌发上一朵新采的白牡丹,神情肃穆,在花妍的陪同下步入皇陵。似乎不担心她会逃跑,侍卫们只是远远的跟着,并不靠近。

  皇陵依青山而建,那些规模雄伟的陵墓远远望去象是一座巍峨耸立的山丘,显示古代帝王权高无上的地位,敢于天齐的气势。

  尤其是在暮和手上,陵墓修建得更加豪华,可惜他死后只落得个弃尸荒野的下场,这奢华的陵墓只住着她的母后。

  在陵墓前停下,焚香、祈祷、叩头……含笑眼中升起氤氲,几欲泪下。

  花妍深知她的悲苦,劝道:“长公主,您只有一个时辰的时间。”

  含笑轻轻点头:“你下去,我要和母后说会儿话!”

  花妍犹豫了一下,还是听话的离开。

  望着陵墓,含笑似乎看到了母亲的笑容,她泪如泉涌:“母后,含笑好苦……”

  未语泪先流,又恐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让人听去。自幼善舞的含笑索性以舞代言,在慈母面前任性而舞,发泄心中的愁苦。

  脚尖一点,低身锵玉佩,举袖拂罗衣。窈窕的身姿在清风中翩如兰苕翠,婉如游龙举。一树白花随风纷纷落在她乌黑的发上、肩上。淡淡的花香嗅入鼻中,纷飞花雨里有美人舞如莲花,如幻似梦。

  亲们,下一章将要有帅哥出现哦,敬请期待!

第五十章 出宫祭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