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二章 夜游太液

    夜晚,从御书房看完奏折出来,已经近二更天了。

  一弯月牙挂在天际,四周繁星点点,如钻闪耀。夜晚的风凉凉的吹来,吹走夏的炎热,令人神清气爽。

  炽磬心情大好,下了龙辇,顺着太液池边行走。杨林提了宫灯引路,几个侍卫远远的跟在后面。

  太液池是宫中最大湖,池水漫漫,繁星倒映,风过,吹皱一池涟漪,点点星光似随水而动,美不胜收。

  炽磬临湖而立,不远处的花木动了一下,炽磬眼一横:“谁在那边?”

  没反应。

  杨林刚要过去,炽磬抬手制止,冷声喝道:“还不出来?”

  花木后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然后是一个纤长的女子的身影,声音发颤:“王……”

  “是你?”炽磬讶异的挑眉。

  含笑颤抖着点头:“我睡不着,来太液池赏月。”

  她紧张极了,好后悔趁夜深人静到太液池来。

  炽磬却没有意料当中的冷酷无情,只是淡淡的说:“正好,朕也是来赏月,一起吧!”

  含笑惊恐的抬起头,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杨林也很吃惊,然而只是一瞬就恢复了常色,提着宫灯上前为含笑引路:“长公主,请!”

  含笑只得迈开僵硬的步伐,走到湖边。

  夜风吹起她的长裙,衣袂翻飞如蝶,称得身形更加单薄,脸色在月下格外的苍白,长发简单的用玉簪挽在脑后,别有一股楚楚可怜的风韵。

  “听说太液池是暮和为皇后而建。”炽磬淡淡的说。

  含笑的心痛了一下,牵强的笑道:“是。”

  “是思亲了吧?”炽磬伸手折断一根柳条把玩着。

  含笑点点头,不知道要怎么应对这个喜怒无常的君王。

  “朕的嫣儿就是死在水里的。”炽馨忽然提起了旧事,含笑吓得一个哆嗦,低下头不敢看他。

  炽磬长长的叹息一声:“嫣儿,曾被朕称为水中精灵。曾经,她也那样喜欢水……”

  他一边说,一边走下渐台,被惊动了夜湖发出哗啦啦的水声,湖水湿了他的龙袍也毫不自觉,只是对月喃喃的说着旧事:“嫣儿最喜欢在月下戏水,每每那时,朕就坐在渐台上……”

  杨林无声的叹息,拉了拉含笑的衣角,示意她不要多话,含笑感激的朝他一笑,安静的望着他——第一次看到暴燥的炽磬展露柔情的一面。

  可是,他这样留恋往事,到最后还是会把失去爱妻的痛苦推到她头上来啊!惟一的办法,就是也让他看到她的痛苦!

  含笑灵光一闪,缓缓的池边草地上坐下来,轻声道:“太液池,是我最喜欢的地方。但自母后仙去,我便再没来来,就连漂亮的云舟也被我毁去。回忆很美好,然而现实很残忍。所以,我尽量不去回忆。母后教过我,惟有活着,才是对她最大的安慰……”

  炽馨被她的话题给吸引了注意力,忘了追朔往事,偏头看她:“你自幼长在宫中,怎么会有那样的感慨?”

  

第五十二章 夜游太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