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五章 一个问题

    “喂,你刚才梦到谁了?”炽磬问,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梦到了暮和。

  含笑低着头,不说话。

  炽磬再问:“是朕?”

  “不是。”含笑急忙否认,接收到炽磬质疑的目光,才低低的说:“是家父。”

  “暮和?”炽磬更加好奇了。在受敌人折磨的时候梦见自己的家人,不是很好吗?怎么她好像梦得很痛苦?

  含笑点点头,伸手拭拭脸上残余的泪,忧伤浮满眼眶,惨笑起来:“世人都道暮和爱女,谁人知道我才是宫中那个最可怜的人,哈哈……”

  可能是受到的压抑太多了,在作了恶梦后,含笑毫无顾忌的在炽磬面前惨笑,炽磬也罕见的没有生气,而是若有所思的望着她:“你这是想取得朕的同情吗?”

  “惊扰到,罪女惶恐。”含笑甚感屈辱,跪到地上颤声请罪。她怎么能奢望有人怜惜,有人同情?

  炽磬想了想,道:“这样吧,朕就罚你不许睡觉,抄经到天亮。”

  “罪女遵旨!”含笑叩头谢恩,走到小桌旁开始抄经。

  经过了噩梦,她正想抄经定定心神。

  这副专心致致抄经的样子,隐含坚强。炽磬看了她一会儿,也进入了梦乡。第一次睡得安稳无比。

  黎明的曙光渐渐划破黑色的夜空,新的一天来临。不知不觉,含笑已经抄了好几篇经文。疲倦的放下毛笔,伸个懒腰,打个哈欠,再回头,意外的看到暮和靠在她刚睡过的榻上睡着了。

  日光一起,夜明珠的光就暗淡了下去。含笑站起来,揉揉酸麻的双腿,把夜明珠收起来。殿内暗了下来,少了光的刺激,炽磬翻了个身,睡得更熟。

  含笑在榻前站定,望着他的容颜,这是她第一次“平等”的打量他的容颜。半块白玉面具摭住了左额、左眼和左脸颊,只有那张薄凉的唇完全露出来,棱角分明的面孔呈现出健康的小麦色,少了暴燥,多了一份亲切感——平静下来的他真的好熟悉,熟悉得就像她梦里的那个人!

  这样想着,含笑浅浅的笑起来,乌润的双眼散发出小鹿一般温驯的柔和目光,悠远绵长,带着发自心底的开怀笑意。

  似乎是被人惊扰了,炽磬忽的睁开眼睛,对上含笑的笑脸,不觉呆了一呆——她的笑容美丽得像天上的仙子!不愧是名震天下的“含笑”公主。而他竟然就这样在凤仪殿安稳的睡了一晚,是因为她,还是因为嫣儿的陪伴?

  如同小鹿受了惊,看到他突然醒来,含笑的笑容一时收不住,就这样凝结在脸上,匆忙跪下:“王,您醒了。”

  呵呵,她这样怕他……炽磬戏谑的笑了起来:“你很怕朕?”

  

第三十五章 一个问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