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三章 深闺怨

    夜晚来临,炽磬看完奏折从御书房出来,疲惫不堪的伸了个懒腰,杨林赶紧寻了机会来问:“王,今晚是宿在玉霜殿还是漪兰殿?”

  炽磬才猛然想起,今日新进了两位美人,今晚宠谁送上的女人就会被人认为更宠其背后的势力。所以,还是谁都不要宠好了。炽磬摇摇头:“都不去。”

  “是,摆驾红鸾殿。”杨林吩咐太监备好龙辇。

  红鸾殿?暇儿的地方……炽磬恍惚了一下,抬头望望天上的月亮,皎洁的圆月挂在如墨的夜空,那是谁的笑脸?心头划过思念的痛苦,炽磬说:“朕去凤仪殿陪王后。”

  杨林一愣,急忙摒退龙辇,提着宫灯引路去往凤仪殿,心中感慨万千。王对王后真是痴情无比啊!

  李暇站在窗下,长发松松的挽在脑后,着一袭浅红的纱制睡衣临波望月,柔和的月光洒在湖面上,波光粼粼,湖中倒映一轮明月,好风好水好心情,只等君来采撷。玉霜殿、漪兰殿,路惠雪和柳诗诗也各自沐浴了等待君王的驾临。

  可是,等啊等啊,等到漫长的夜都快过去了,还不见君王驾临。路惠雪和柳诗诗失望的独自睡去。

  望望敞开宫门,看不到君王的影子,心一点儿一点儿的沉下去。这个时候,也该看完奏折了吧?李暇咬着唇,冷着脸问身后的宫女:“碧桃,王是不是去了玉霜殿,还是漪兰殿?”

  “贵妃娘娘,王刚刚去了凤仪殿,说是要陪王后……”碧桃小心地禀报道。

  “什么?”李暇惊呼,花容变得苍白,怔怔的退后两步,背靠在窗栏,“活人还比不上死人吗?”

  碧桃是李家的家奴,从小就侍侯这位已经晋升为皇贵妃的二小姐,深知她的脾性,只作没有听见,劝解道:“娘娘,奴婢伺候您歇着吧!”

  半晌,李暇才心有不甘的缓缓走进内殿。怨恨地回望一眼宫门,寂寞深深。

  姐姐,你也真够狠心的,死了三年还能牢牢拴住他的心。你这样,让妹妹怎么活……

  晚风轻轻的吹过,巷道两旁的花草发出悉悉疏疏的声音,尤其是凤仪殿,围满了奇花异草,各种芳香混在一起,在夜晚格外的清晰,花香醉人。

  推开凤仪殿的门,殿内置着夜明珠,亮如白昼。走到棺材旁,伸手抚摸着冰凉的黑水晶,炽磬深情的说:“嫣儿,今夜朕来陪你。”

  “嫣儿,朕封了暇儿为皇贵妃,可是,朕不忍伤害她,所以选择来陪你,你不会生气吧……”

  低低呢喃着,得不到回复也乐在其中。炽磬摸摸自己脸上的半块白玉面具,轻笑起来:“嫣儿,此生除了你,再不会有人得见朕的容颜。无论因为政局而宠爱哪个女子,只有你才是朕心头的人,才是朕的妻……”

  “啊……不……”

  突然,一阵惶恐的呢喃传来,无助至极,柔弱得让人心疼。

  

第三十三章 深闺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