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差点儿被强1

    傍晚的时候,小屋的门忽然被人打开,含笑紧张的从床上坐起身来,惊恐的看着来人。是花妍!含笑松了一口气。

  花妍打量一圈小屋的环境,从怀里拿出一只白瓷瓶子放到桌上:“擦了会好一点儿。”

  说罢就转身离开,再无二话。

  含笑从床上慢慢移下脚,缩在小屋里,脱下衣服,露出光洁的肌肤,不用对镜看也知道身上多了许多小红点——玫瑰的刺真厉害,到现在还火辣辣地疼。

  拿起桌上的小药瓶,倒出少许晶莹粘绸的液体,擦到红点上,清凉的感觉袭遍全身,舒服极了。脚踝处的皮肉已经被磨烂,流着黄红色的脓水,不动的时候就粘住了裤子,一动就再度扯开伤口,钻心的疼。刚才一紧张忘了小心,此时又撕开了一片皮肉,正冒着血水。曾经的纤纤玉足成了这般模样,含笑摇头苦笑,倒了一点儿擦上去,血水很快止住,冰冰凉凉的舒服极了。

  长长的舒一口气,含笑穿好衣服缩在床下打疲倦的闭上眼,朦朦胧胧的睡了过去。

  再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强烈的日光从有些破的窗子打进来,含笑大惊,糟了,怎么睡到现在!

  才抬头,就撞进莫离冰冷的眸子,恐惧从心底传来,含笑打了个哆嗦,站起身来,低着头不敢接收她怨恨的目光。

  莫离却破天荒的没有发威,只是冰冷的说:“罪女,王令你前往若水宫侍侯。”

  宫中的温泉乃从宫外引来,名唤若水,终日烟雾缭绕,犹如仙境。

  含笑怔了怔,恍惚想起那一年回宫,新建若水宫,就在这个地方,母后问父王:“若水三千,只取一瓢饮,谁才是你那一瓢?”

  “既然三千若水都是朕的,朕为什么只要一瓢?”这便是父王当时的回答。回到景灵宫后,母亲便生了病,从此一病不起。

  倒是母亲的死造就了她的宠。因为她长得实在太像母亲了!景灵宫再也没有住过任何妃子,伏乾后宫也就再立过一个皇后,所有的人都说暮和虽淫,但对含笑母女情深意重。没有人知道,那些夜深人静的夜晚,她是多么孤独和害怕。好害怕宫门被突然踢开,闯进醉意熏熏的父亲,错把她当成母后……心疼得像被猫抓一样,含笑皱起眉,痛苦的回忆令她冷汗涔涔。

  “发什么愣?”莫离皱眉冷哼,推了她一把,惊醒旧梦。

  含笑眨眨眼,咽下泪水,缓缓的走到池边,跪下去,等待吩咐。不知道今天他又想到了什么方法折磨她。

  ***

  若水宫,热气蒸腾,烟雾缭绕,美如仙境。

  许多容颜清丽的女子恭敬的在宫中侍侯,清一色白色及地长袍。莫离把含笑带进去,按照规矩强行扒了她的黑色罪衣,只在亵衣外披了一件长袍就把她带到炽磬面前:“王,罪女已经带来了。”

  “恩,你下去吧!”炽磬眯着眼,冷冷的勾起唇角,“长得这么漂亮,只会洗脚就太可惜了。”

  含笑脸一红,头垂得更低了。通常夸她貌美的都别有所图。

  果然,炽磬下一句就爆出目的:“过来,为朕沐浴。”

  含笑低着头,慢慢地走过去,在他身后跪下来,伸出冰冷的小手,颤抖着拿起毛巾。

  炽磬眉头一皱,反手一把把她拽入水中。

  

第十三章 差点儿被强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