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洗**2

    含笑像一只风雨中的小花,缓缓的凋谢下去,单薄的身形在宽大的罪衣下像是失去了所有的生机。就这样趴在宫墙下,一动也不动。

 炽磬不悦地皱眉:“怎么回事?”

  “罪女宿醉三日,可能是没有进食的原帮。”花妍急忙道。

  “醉了三日?呵呵,朕说呢,怎么会有那么大的酒量。”炽磬冷笑起来,玩味地望着她身上朱红的罪字,道:“花妍,带她下去吃东西,晚上把她带到仪元殿来。”

  “奴婢遵旨!”花妍欠了欠身子,恭送龙辇离开,才蹲下身去,看着脸色苍白到没有一丝生气的含笑,拿出帕子替她拭拭额上的冷汗,低低地叹息:“这是你的命,不要怪我。”

  花妍用力扶起她单薄的身子,缓缓的往她的小屋走去。

  再醒来,已是暮色时分,含笑睁开眼,看到自己又回到了宫奴的小屋子,松了一口气。

  花妍适时推门进来,看到她醒了,把手里的药碗和粥放到桌上:“把药喝了,吃点儿东西,马上随我去仪元殿侍候。”

  “是!”含笑点点头,下床来,挪到桌子边,端起药喝了几口,苦涩的味道在口中蔓延开来,虚弱的肠胃一时承受不了苦的刺激,一阵恶心“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花妍皱眉闪到一旁,捏着帕子厌恶的摇头:“先吃东西,我在外面等你,快一点儿。”说完就走了出去,这样潮湿阴暗的房子,她一刻也呆不下去。

  含笑用袖子拭拭唇角,坐下去,慢慢的喝着白米粥。虽然只是一碗加油的白米粥,但此时吃起来已经是无比的美味。一碗热粥几口就被含笑喝完,意犹未尽的舔舔唇,觉得浑身舒服多了,起码又有了力气。把剩余的药喝完。含笑就赶紧出门:“花姑姑,可以走了。”

  “你确定你可以吗?”花妍打量着她瘦弱的身形,不信任的皱眉。

  “花姑姑,我可以的。”含笑点点头,露出一抹笑意来,这个女子强硬的外表下,其实也有柔弱的心,否则太医院谁有空给一个罪女弄药?

  花妍点点头,转身带着她走进永巷,往仪元殿去。

  空寂的长长的永巷,在夜色中显得那么苍茫,凉凉的夜风吹过,冷汗凝结,心亦慢慢静了下来。抬头望望墨色的天空,含笑轻舒一口气。昔日觉得后宫奢华是金屋,今日方懂后宫苍凉更甚民间苦难。

  那些巍峨的宫殿,是云端,宫奴的屋子,是泥里。没有谁永远在云端,却有人永远在泥里。

  比如她,先前还站在云端凝视伏乾子民,一朝兵变,便落进泥里,再无翻身之日……

  ~~~~支持花轻的,请砸下你们手中的票票,还有不要忘了收藏哦!后面的故事会更精彩~~嘻嘻……

  

第八章 洗**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