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冤家路窄

    这轻缦表演的是舞蹈,一曲金莲花舞得活跃灵敏,美中不足的是失了些灵气。只是这轻缦也是张艳若桃李的俏脸,因此得到的花瓣也不少。

  第三位姑娘叫红茶,容貌平平,却是五位当中身材最为出众的一位,前凸后翘的完美体态让不少男人流了一地的口水。所以她的花瓣更是不少。

  第四位姑娘叫桔梗,这位姑娘面容精致,额间一朵红莲娇艳如火,表情却冷傲如冰,堪堪一位冰美人,这位姑娘没表现什么才艺,只那么一站在哪儿,便得到了大片的响应声,只因她那股子出淤泥而不染的孤傲劲,让不少自作践的名门公子魂牵梦遗。

  而到了压箱底的时候,出场的便是最后一位姑娘,当那片轻柔的薄纱从她脸上卸下时,众人都惊住了,这是如何绝美的脸?如贝洁齿中性感丰润,明眸流溢下尽是秋波,那张白里透红,洁净如月、倾国倾城的脸颊就连身为女人的凌苓都忍不住看呆了。

  只听容妈妈的声音再次响起:“第五位姑娘——晩瑈,晩瑈芳邻十七,一双美眸天生勾魂,晩瑈是卑妾这一生所见过最曼妙的姑娘,她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知书识礼尚有大家风范,最要紧的是她性子单纯,但凡是她认定的人,便打定主意天生跟随,除非遭被遗弃,否则至死不渝。”

  在烟花之地谈至死不渝不是太可笑了吗?虽然凌苓心中这么想,但一看到那张沉鱼落雁,美仑美奂的脸,她竟情不自禁相信了容妈妈说的。

  她相信不止她信了,在场的所有客人也都信了,因为晩瑈就长了一张让人能轻易信任的脸。不是不美所以信任,而是太美让人甘心信任。

  “下面请各位主子示意。”经容妈妈一提醒,大家才恍如隔世,回过神来时,发现空中竟还未有半片花瓣落下。于是众人立刻醒悟,天边迅速地扬起无数颜色各异的花瓣雨,不一会儿满地的花瓣竟将那晩瑈姑娘给生生焊在了里面了。

  这时,二楼一道声音响起:“如此妙人,岂能让些粗人亵渎,在下愿出五千两,买下晩瑈姑娘今夜。”

  咦?什么好熟。

  凌苓心头突然一惊,不敢相信的仰起头往上看去,她不偏不倚看到一方珠帘掀开,一位翩翩英俊的公子温文尔雅的走出来。一见此人,她顿时犹如被踩了尾巴的猫,差点没吓得跳起来。

  郎清!他不是去逛花灯吗?怎么倒来楼子看花魁选举了?

  ……等等,如果郎清在这儿的话,那么……

  果然,几乎是下一秒,珠帘又一次被掀开,紧接着出来的是一位比郎清更是俊俏如玉的贵家公子,他俊美无俦的脸上满是打趣的笑意,只听他如玉碰撞般好听的声音慢慢朝郎清说道:“好你个好色的,说是来看看花魁选举,怎么一转眼的功夫就要买人家初夜了?莫不是今晚又不打算回府了?”

  凌苓突然觉得万念俱灰,郎傲果然也在,他是故意与自己作对的吗?。

  郎清听了郎傲的调侃却不怒,笑着反对他笑道:“大哥此言差矣,这晩瑈姑娘倾国倾城,又启是小弟可以贪图的,这人我可是特地帮你买下的,今夜银汐、凌苓都不在,你大可拥坐美人,岂不妙哉。”

  站在一楼阴暗处的凌苓满脸黑线……这个郎清,什么时候转行当淫媒了?

冤家路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