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白衣人相救

    街上的行人越来越多,以至于到最后郎傲就算想鼓起勇气一口气跑到底,都被这层层不断的人群给扼下了,他满脸焦急,只希望自己可以快点赶回去,若迟了,只怕……

  旁边的银汐看着这样的他,那张美丽的脸上不知是喜是忧……

  接连的几个耳光扇得凌苓头晕眼花,她吃力的撑起眼皮,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这个时候千万不能昏过去,千万不能放弃反抗,她不要成为这个恶心男人身下的玩物,更重要的是,这个人或许就是害得她一家三十六口死无葬身之地的罪魁祸首。

  老天,你为何如此待我凌家,我凌家有何对不起你?我现已不奢求报仇,只求你给我个痛快,莫要我受这非人的折磨……

  “救……命……”使着最后一口气,她霍的惊喊出来,不管有没有人来救她,这已经是她最后的力气了。

  天字三号房门外,一对正巧路过的主仆听到声响不由得停下脚来,前头的男子一身白衫,风度翩翩,上綄的青丝扎在头顶,束成普通的常冠,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想普通男子一般平常。

  只是男子俊秀的眉在听到里面的求救声时微微一凝,唇角抿了抿。

  后头的仆人见主子停下来了,也不敢说什么,也恭敬的候立在一旁,等待主子吩咐。

  “凌苓,你以为你现在叫还有用吗?”又是一声衣衫撕裂的声音。

  听到“凌苓”俩字时,房门外的仆人像突然想起什么般,睁了睁眼,口中不禁溢出一声怪音:“咦?”

  白衣男子眉峰一抬:“怎么?认识?”

  那仆人恭敬的拱了拱身:“回主子,奴才是听着那人的名字有些耳熟,仿佛在哪儿听过。”想了半晌,仆人突然抬起头来,意外一叫:“是她!”

  “谁?”白衣男子随口问道。

  那仆人不敢耽搁,立刻回报:“回主子,奴才上次被鄂公公派去静王府时……呃,做了件蠢事,差点不小心丧了命,便是一个叫凌苓的不俗姑娘救了奴才,因那姑娘说话谈吐均雅,实在不像个粗使奴婢,奴才便留了个心眼,记下了她的名,心想以后也是张熟脸。”那仆人慢慢抬起头来,走廊里清晰的光亮将他那张尚浅稚嫩的小脸照了个清楚,此人不正是太后殿前,最得力的大太监鄂公公的徒弟小德子吗?

  前头的白衣男子略微思虑了会儿,继而朝小德子挥挥手,无谓的道:“既然是你留了心眼的人,那咱们就管了这个闲事吧。动手好了。”

  说话间,小德子已经卷起袖子,一脚踢开眼前的房门。房门被开,在意识朦胧的最后一刻,凌苓只隐约听到一把温润如玉珠碰撞的声音不愠不怒,不急不躁,优雅雍容的响起:“早听说了强抢民女,强抢民女,没想到今个儿倒让我真给撞见了,这位公子,你说这是我的幸?还是你的不幸呢?”他话音一落,凌苓也终是失去了知觉。

白衣人相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