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他也是受害者

    被郎清像老色狼那么盯着,凌苓只觉得浑身不舒服。听说她是来当丫鬟的,怎么把她像牲口那么检验?

  看够了郎清才发问:“多大了?”

  凌苓冒出三条黑线,却还是恭敬的回答:“回世子,十八了。”

  郎清听了若有所思的皱皱眉,又点点头,嘀咕道:“年纪是有点大了,不过也勉强凑合。”

  凌苓头上的黑线又多冒了三条,真是不好意思她年纪大了。只是她从不知原来当丫鬟还有年龄限制,那请问不达标的是不是可以送回去?

  经过了半个时辰的连续不断盘问,郎清终于验证完毕,这才让一个小丫头带凌苓去房间收拾东西了。待她刚走过了转角,郎清连忙召来下人,吩咐道:“快去将大世子叫来,说我有好事找他。”

  一炷香后,凌苓收完东西出来大厅时,便毫无预照的见到了正与郎清攀谈甚欢的郎傲。

  郎傲看到了她也是一脸惊讶。两人面面相视,郎清却猛的大笑一声:“哈哈,怎么样?高兴吧?大哥,你看我多为你着想,我知道你不敢当着银汐那个凶婆娘的面公然调你的相好进院子,所以弟弟就帮你一把,以后你们要是想幽会就来我这儿,我免费提供场地,保证你们地下情不会被发现。”

  看他那副自鸣得意的样子,郎傲被气得要死,差点又想咳血了。而凌苓则用“原来始作俑者又是你”的控诉目光直盯着他。

  郎傲觉得自己好无辜,却听郎清又说:“现在我要出府去,你们放心,我会从后门走,也会让所有下人都不许打扰你们,你们要做什么,嘻嘻……绝对安全。”

  凌苓那个抽搐,只见淫媒郎清早已身体力行,起身自觉闪人了。接着一屋的下人们也个个捂着嘴偷笑着退出了厅,将场地留给正“深情凝望”的两人。

  厅里突然静了下来,凌苓仍旧满含冰冷的瞪着郎傲,郎傲则是有口难辩,索性保持沉默。

  不知过了多久,才听凌苓言语凉薄的开口:“你到底想怎么样?”

  他苦笑:“不是我让他这么做的。将你安在身边,我就不怕你当真毒死我?”

  她眼神一敛,适时的收敛起自己的怒气,放低了口气:“既然不是大世子的意思,就烦请大世子向二世子说一声,放了奴婢。”

  他想了想,却摇摇头:“郎清不会听我的,何况我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在这里,你绝不会吃苦。”言下之意就是心疼她在后院当粗使肯定很劳累。

  凌苓听在耳里却觉得很可笑,索性反口讥笑:“大世子怎么今日倒谦虚了?难道你忘了我今日的苦,包括过去四年的罪,都是拜你所赐的?”

  他就知道她又会提到这件事,可还要他说多少次,当年真的不是他出卖羽国的。

  “苓丫头,在你眼里,我就是这样的人?”他有些心痛,虽说和她凌家相处的时间尚短,但彼此之间早已如亲人般相待。他敬凌将军为人洒脱,豪迈不羁。凌将军欣赏他英雄少年,胆识过人。大家分明是之英雄识英雄的莫逆之交,他却不过回家一趟,再去时,便已人面全非。

  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又是谁将凌家军的军事分布图交给南旌的,他至今也没有眉目。

他也是受害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