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年前花灯会

    凌苓不懂郎嫣的意思,只是低着头没吭声,没一会儿,郎嫣便自己开口:“前几日我与郎茜一同参加一场花卉观赏会,大会上我们每人要求以花为题作首诗来附庸风雅一番,我本是想这借此机会与郎茜和解,也好让母妃对我放心。可我已步好台阶让她下,她却偏偏硬是和我坳上了,不仅在花卉大会上让我颜面扫地,成为众家小姐丫环的笑柄,还自个儿出了个大风头。现在京都外头的人都知道了静王府的大郡主、二郡主不合。更气人的是,回府后我本欲责骂她,却不料母妃突然出现,她不单不数落郎茜的不识好歹,竟还拿着我来一顿骂,气得我到现在都没去给她请安。”

  静静的听着郎嫣的一阵抱怨,凌苓机灵的眼珠子转了两圈,眼眸突然一亮,心中顿时有了个打算。她仰起头,脸上荡起一抹充满信息的弧度,说道:“大郡主可是为如何唤回王妃青睐而心烦?若只是如此,那奴婢有办法。”如今天大的机会送上门来,不好好利用那她启不是太笨了吗?

  郎嫣仿佛早就知道她定有办法,她一脸的毫不意外,只是目露期待的问:“什么办法,说说看。”

  凌苓轻轻启唇,问道:“其实王妃不过就是为了培养大郡主的忍耐力,大郡主那日已经做了最大的让步,可二郡主依旧不识好歹,既然大郡主已经甘心拉下面子与二郡主和解了,为何回了府又要按耐不住责骂她呢?”

  “自然是当日的事实在气不过了,那郎茜以为她是谁?她不过是个下作贱妇所生的贱种,有什么可神气的,你是没看见她现在那副拿下巴看人的姿态,连带的她身边的丫头都拽了气来,这王府好像就要改朝换代了,现在府里的人都快不把我这个大郡主让在眼里了?”越说越生气,若是现在郎茜就在她面前,她绝对会毫不客气的打她两巴掌,以泄怒气。

  凌苓听了她的话,不赞同的摇摇头:“大郡主这就错了,奴婢知道要你忍耐任何人你恐怕都行,偏偏就是这从小到大都给你欺负惯了的二郡主发的气,你是一口也咽不下去。相信王妃定然也是知道你的这个脾气,才故意挑选了二郡主。大郡主何不试想一下,如果你连最难忍的二郡主都忍下了,那往后还有什么人,什么事是您忍不下的呢?万事忍为先,只要忍得,便处处逢生。”

  现在对郎嫣说这些,恐怕她一个字也听不下去,但凌苓也是例行本分的说说而已,听不听是她的事,而她刚才说的“那个办法”才是她的目的所在。

  “大郡主先不用急,过几日不就是年前花灯会了吗?想着到了花灯会那天,街上必定人山人海,到时只要郡主肯配合做一场戏,那一切的一切都可以解决不说,你还能重的王妃的欢心。”

  听到这里,郎嫣的眼眸顿时发亮,继而又眯起眼睛,嘴角似笑非笑,又不太肯定的问:“你说真的?”

  凌苓回她一记自信的笑容:“当然。”

年前花灯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