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等待机会

    “没错,这些话母妃也都说过,母妃真的是太小心了,其实事情并没她想的那么遭,我有信心,凭我的实力,真进了宫,别必定也只有我难为别人的,断没有别人难为我的。”说着有理了理衣襟,又道:“看看这身衣服,是我也是为了迎合母妃的心意才特地换上的,我平日什么时候穿过这么死板的颜色。”

  凌苓无奈的摇摇头:“王妃定然就是为了让郡主学会忍让,学会藏而不露才故意宠爱二郡主的。还请郡主莫要辜负了王妃的良苦用心。”

  “你是说母妃是故意的?”听到这里,郎嫣又开始沉不住气了。

  凌苓敛下眼眉,恭敬的说:“若哪一天王妃对二郡主好时郡主能随遇而安,不嗔不怒,那王妃便不会在宠信二郡主了,毕竟王妃才是郡主的亲母,试问一个母亲怎么会做出抛弃亲女,独宠偏女的事呢。”

  郎嫣听着也觉得有道理,心头嘀咕了半晌方才抬起头来赞赏的看着凌苓,暗忖自已果然没找错人,这个凌苓当真是个有真材实学的。心中不禁又对她满意了几分。

  “凌姑娘,承蒙开解,现在我的心里头果然舒服多了,其实我今日来找你,给二哥的说法是请你在下个月的年前灯会上为我挑选几个难解的灯谜,所以还请姑娘别说漏了嘴,让二哥生了疑。”

  凌苓低眉顺眼,恭敬的点点头:“奴婢遵命。”尽管郎嫣对她多尊敬,只要她一天是静王府的下人,便一天不能忘了主仆的规矩。

  郎嫣走后凌苓便回了房间,她栓紧了门,确定隔墙无耳后方才小心翼翼的拿出刚才程嬷嬷给她的胭脂盒,盒子摸样很精美,看来是个贵价货,打开盒子,里面果真是粉色的精细胭脂。可凌苓知道这绝不是重点,她又左右上下在胭脂盒里翻找一番,终于在盒盖的边缘细缝里,看到一小截被搓成细条状的纸张,抠出纸条,打开一看,她双眸倏地睁大。

  阖上纸条,她连忙从怀中掏出火折子,点开折子一口气将纸条烧成了会。

  忽明忽暗的房间内,只见她表情怪异,眼角隐隐的恨意让人毛骨悚然。

  “看来这盒胭脂,还必定要去换上一换了。”她咬牙切齿、自言自语的说着。可想到之前程嬷嬷的特地叮嘱,她眼角又耷拉下来,如果叫上程嬷嬷,势必又会连累了她,还是自己独自去算了,毕竟这也的确是她自己的事。

  虽然凌苓跟了郎清,可先不说她身份特殊,郎清断然不会让她独自出府,就算出去了,这人生地不熟的,她想要找到那五礼街也必定要费一番功夫,可是她又不甘心就这么将事情拖延过去,最后左右权衡之下,她只得采取最隐晦的方法——偷跑。

  要说偷跑,必定要找个郎清不在的时间,且郎傲也不会突然过来突击检查的时间,而郎清虽然平时不太在府,可不知为什么,近段时间总是呆在书房里,每次她经过书房时还能隐隐听见里面传出的怒骂声“他奶奶的,弄这么多政事让老子办,那他自己干什么去了?这么多案子,我要做到何时啊?”

  看这摸样,应该是东方荆分派了许多工作给他,让他抽不得空了。

等待机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