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不用担心

    “程嬷嬷,你可看清楚了?”凌苓立即紧张起来,她记得当年南旌压进之时,身为羽国第一首富的大姐夫毛家首当其冲,成了南旌掠夺的对象。

  程嬷嬷也不是老眼昏花,先前在街市见着毛少爷时她又何尝不是惊讶不已,以为自己看错了,后来她又仔细跟了半天,确定自己是真真切切没看错后才敢回来与凌苓说。

  凌苓低下头思虑良久才抬起头来,眼神清亮的望着程嬷嬷道:“劳烦嬷嬷找个机会再去见到大姐夫的酒楼门口打听打听,确定一下大姐夫来南旌多久了,若是能再见到他,寻个机会安排我与他见一面更好。”

  程嬷嬷点点头,遂又一把握住凌苓的手,眉头深锁着:“这件事就包在嬷嬷身上了,倒是你,二郡主还有没有找你?还有你说的当年潜入将军府的奸细,你再与我说详细些他的样貌,我再到外头帮你打听打听。眼见着选秀的时间越来越近了,到时候你进了宫,更没机会找人了。”

  凌苓摇摇头,轻笑一记:“没事了,人已经找着了。“

  程嬷嬷顿时一惊,连忙追问:“找着了?怎么找着的?那人是谁?”

  若说是静王府的大世子只怕程嬷嬷在静王府呆久了,也不见得舍得让她对郎傲施以报复了。

  凌苓柔嫩的小手附上程嬷嬷那苍老褶皱的手背,宽慰的冲她说道:“嬷嬷放心,我自有主意。这事儿若处置不好容易将嬷嬷拖下水。所以嬷嬷还是不晓得的好。”

  程嬷嬷立刻不依的了:“什么脱不脱下水的,我也是活了大半辈子的人了,还怕你连累?我是羽国人,一辈子都是,将军一家生前待我也是恩重如山,就说苓丫头你和你大姐彤丫头也还是我看着出生的,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要再说这些见外的话,我可就生气了。”

  凌苓自然也知道程嬷嬷是个对凌家多么衷心的人,她感激的握住嬷嬷的手,言辞恳切的说:“我知道嬷嬷的心意,可那人的身份极其显耀,再未决定好计划前我们还是谨慎点的好,未免到时候打草惊蛇了。我也不是不信嬷嬷,只是怕到时候消息无意走漏,不是就前功尽弃了吗?”

  程嬷嬷想了想,觉得凌苓的担忧也对,毕竟静王府内人多嘴杂,这里的人都存着什么心思也没人知道:“那好吧,但是,丫头,别管最后决定如何,你可都要担着自个儿的命啊,凌家如今就剩下你这么一个后人了,嬷嬷可不能见着你出事,知道吗?”

  耳里听着程嬷嬷暖心的叮咛,凌苓不住柔笑的保证:“别担心,别担心,嬷嬷,我不会拿自个儿的命开玩笑,你也别愁了,总之我自有分寸。”

  一个女儿家,在一个奴国熬过了四年,不管是性子还是思想上都早已被磨得圆润,所以程嬷嬷倒不担心凌苓做事的分寸,只是怕这丫头顾着报仇将自己的生命置之度外,若她当真出事了,下了阴间,她要如何面对凌将军一家三十六口的质问?

  天气越来越凉,眼见着静王府里的人衣裳也是越穿越厚,今个儿一大早宫里就传话来,说是太后娘娘召见两位郡主,让两位收拾收拾就跟着进宫。

不用担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