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那年夏天

    说完银袍女子又转头瞪向凌苓,怒道:“人见到了,都这副德行了,你们还指望他出去吃酒吗?”

  凌苓冷冷的看着郎傲,心里某个地方仿佛塌陷了一般。落了个大窟窿。她浑身忍不住颤抖不已。郎傲,原来他的名字叫郎傲!原来竟连名字都是假的。

  不过还好,上天待她还算不薄,能如此轻松的找到仇人,也算是天落的恩赐。

  那是前一年的盛夏,茂盛的含樟树下,滕架子搭成的秋千上,一身湖绿色锦袍的凌苓欢快的坐在上面,笑得开怀极了,身后的小丫头有一下没一下的为她摇着千藤。今天的太阳很好,和煦的风让这个夏天感觉一点也不热。

  就在这时,屋外传来个匆匆的声响:“快来人啊,有人死在府门口了。”

  凌苓一听,双眸精光一闪,猛然间从秋千上窜下来,身后的小丫头没料到她突然跳这个大个动作,手里动作一时没有松懈,秋千板子就这么硬生生的往凌苓身后打去。

  “小姐……”眼见板子快打中小姐的后背了。小丫头惊叫起来。

  凌苓略一回头,立刻察觉到身后的危险,她脚步急忙一挪,险险的躲过了这场无妄之灾。末了,她拍着胸脯吁了口气,庆幸道:“幸亏跟爹爹学了两招方防身术,要不今日铁定得受伤了。”

  小丫头哪里经得住这么大的惊吓,嗔嗔怨怨的跑到凌苓跟前,不满的嘟囔道:“小姐你也真是的,什么事非急得跳秋千的?要是给伤着了可怎么办?到时候痛得哀哀叫唤的,可是小姐自己。”

  凌苓一拍小丫头的额头,吐了吐舌头,嘟着嘴道:“这不是有热闹看吗?走,咱们出去看那死的是什么人。”说着便提着裙摆,热热闹闹的往前院跑去。

  小丫头在后跟紧脚跟着,心头却叹道,这小姐平日看着虽然静雅得很,可一遇到这些个好玩好听的事儿,活泼的性子就全暴露无疑。自己家人看了也就算了,若是外人看了,还指不定得说咱们羽国凌将军家的小姐多没规矩呢。

  一前一后,两个姑娘匆匆的从偏院儿跑来,到了正厅见着满堂内全是人,就连年仅八岁的凌芗都被嬷嬷带着跑来凑热闹。

  “这人死了吗?”还没进堂,就听到凌芗稚嫩的声音问道。

  大姐凌彤睨了妹妹一眼,做了个“嘘”的手势,凌芗才连忙住了嘴。正巧这时凌苓走进来,凌彤忙跑到凌苓身边,凑着她耳朵说道:“在门外见着的人,保不住还有口气没咽下去。”

  这时,羽国镇国大将军凌忡带着夫人也从偏厅赶来,凌忡刚毅如刀的脸在看到眼前奄奄一息的年轻人时变得焦急,而凌夫人乍一见这么个浑身是血的血人,早已胆怯的站在远处不敢上前了。

  凌忡是个军人,在战场上见的死人比活人还多,自然毫不避忌。他匆匆的走上前去,蹲下身子为那不知生死的年轻男子把了把脉。一把脉,竟发现还没完全落气,人竟然还尚有呼吸。

  他连忙转头,精锐的眼睛直直的看向凌苓的方向:“苓儿。好像……”

  凌苓脸色严正,识趣的上前一步,沉声道:“是,女儿知道了。若是此人还没死,女儿定能将他的命给捞回来。”

那年夏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