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太后的心思猜不透

    太后这话已是再清楚不过的了,鄂公公听着,心里头自然明白。心想着,看来这宫里头的大局就这么已经给定下来了,他又道:“娘娘,要不赶明再把姜小姐给唤进宫里头来玩耍几日。”

  这句话应该是如了太后的心意,可太后想了想,却并没答应:“葶葶与我算是亲戚,就这么时来时往的带进宫,又偏是在这么敏感的是时候,恐怕会招人话柄。宫外头的市井之言哀家也听了不少,大家的揣测哀家也记在心眼里。堂堂南旌国的圣仁太后,怎能让百姓随意看了笑话去?”

  鄂公公一愣,这太后娘娘什么时候变成个怕流言蜚语之人了?

  “娘娘多虑了吧。外头的粗野俗人,怎能懂娘娘一国之母的心境。”

  太后冷笑一记,面露轻讽,随意的道:“有些人,有些话,还是计较些的好。可别小看了百姓,百姓的力道可是大得很呢。”

  鄂公公一听知道苗头不对,连忙垂下头,惶恐的道:“奴才愚笨了,望娘娘恕罪。”

  太后无碍的摆了摆手:“葶葶那丫头叫不来,便换个人叫进来陪哀家这老太婆唠嗑便是,赶明叫上静王府家的两个丫头,让哀家也见识见识她们在外头传得天上人间的本事。”

  鄂公公心中虽然有些担忧,却也不敢多问,只得埋下头,嘴上应承着:“是,奴才明个儿一早就往宫外传话去。”

  “恩。”太后随意应了声后,疲惫的闭了闭眼,鄂公公见了连忙上前,机灵的抚起太后,牵着她往寝房走去。

  等服侍了太后娘娘午休之后,他方才出了屋子,门外,一位看上去十三四岁的清秀小太监正守在那儿多时。小太监一见着鄂公公出来了,连忙欢快的迎上去:“师傅,娘娘睡下了?”

  鄂公公随意的点了点头,抬步就往殿外走,小太监在后头紧跟着,可没走两步他又突然停了下头,猛的转头盯着自己的徒弟,将他拉到一边,轻声吩咐道:“今个儿下午你寻个机会出趟宫去,替为师带句话给静王府的人。”

  小太监显然做这种事已不是一次两次,当即笑开了怀,满不在乎的说:“太好了,我早想吃街角那摊的冰糖葫芦了,可算找着机会了。”

  话音刚落,一记重锤便敲在他头上:“让你出去办事,就惦记着吃吃喝喝,要是这事儿搞砸了,你我师徒俩以后连西北风都吃不上。”

  这么一说小德子才正了神色,似乎终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了。他耷拉着脑袋,手指搅着衣角,诺诺的问:“那师傅要徒儿传什么话?”

  鄂公公往四下寻了一圈,确定四周没有旁人,才将嘴凑到小德子耳边,轻声道:“就说太后娘娘对姜三小姐疼爱有加,明个儿娘娘会召见两位郡主,让两位郡主切记讲什么话都得三思而后行。”

  就这样而以?心中虽然觉得就这么点事似乎有点小题大做,但身为阶级低的小太监,小德子也不敢说什么,只得在午膳过后,便领了腰牌,出了宫。

太后的心思猜不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