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顶流是我竹马
那个顶流是我竹马

那个顶流是我竹马

三月棠墨

浪漫青春/青春校园

更新时间:2024-05-23 08:00:16

豆瓣八卦小组有人爆料,新晋顶流CY和十八线糊咖ZYH在一起了。
证据是11月30日晚,该顶流进了女星的家,一夜未归。
吃瓜群众很快对号入座,能称得上顶流的男星没几个,再加上“新晋”的前缀,那一定是池予无疑了。
再一看,名字首字母的缩写对上了!
池予,浓颜系大帅哥,剑眉星目,脸部轮廓优越,在遍地美貌的娱乐圈杀出重围,圈了一大批颜粉。
古装丑男那么多,内娱能出这么一个颜值逆天、演技精湛的美男,你们就偷着乐吧——这是网友对池予的评价。
池予就读于重点大学,做兼职的途中被导演一眼相中,拍的第一部剧就溅起大水花,此后一路扶摇而上,跻身顶流之列。
听说他素人时期谈了个女朋友。
粉丝嚷嚷:池崽出道晚,有过经历很正常。
豆瓣帖子被人搬运到微博,引发热议,庞大的网友群体瞬间解码,帖子里的糊咖指的是拍了几部小网剧、苦苦在十八线挣扎的曾以晗。
池予粉丝立马跳出来打脸:眼瞎?11月30日晚上曾以晗去参加好朋友的生日聚会了!通宵未归!
那么问题来了,池予那一晚为什么会去曾以晗家?
此时此刻,看着网上的腥风血雨,一位小助理抱着手机瑟瑟发抖。
怎么办?她不会被发现吧?
池予安慰:别怕,大不了公开。
小助理:不行!
曾以晗:池予,你能不能有点担当,别拿我当幌子!
目录

2小时前·连载至第75章 小九爱吃鱼

第1章一毕业就结婚

  窗外下起了大雪,能听见雪花降落的簌簌声,那样细微的声响,反倒衬得天地一片寂静。

  接到池予电话的时候,黎青酒正在准备打火锅的食材,她歪着脑袋,肩膀和耳朵夹住手机,一边切土豆片一边问:“你到哪儿了?”

  那边说快到小区了。

  黎青酒眼睛一亮,随即,附加一句叮咛:“你小心一点,千万不要被人发现了。”

  两人明明是情侣,却宛如偷情一般,只因池予那家伙刚播完一部大爆剧,一跃成为顶流之列,一举一动都很难逃过狗仔的眼睛,不得不小心谨慎。

  挂了电话,黎青酒的情绪再难平静,饱胀得就像摇晃过的可乐瓶,随时要喷涌而出,切菜的指尖都微微发麻。

  怀揣着激动、兴奋又期盼的心情等待,门铃声终于响起,黎青酒没有片刻犹豫,扔下菜刀转身冲去开门。

  门还未完全打开,穿着黑色羽绒服的高瘦男人就从门缝闪身进来,将黎青酒抱了个满怀。他身上裹挟着室外的寒意,风尘仆仆,剧烈起伏的胸膛彰显出他的心情同样激越,跟她的不相上下。

  池予摘下口罩随手扔到一边,精致又帅气的五官太有冲击力,他的出现,使得屋内更亮了一个度,他大喘一口气,稍微平复了下:“曾以晗不在家?”

  黎青酒两只手藤蔓般紧缠着他窄瘦的腰身:“她去参加朋友的生日party了。”

  话音刚落,她的脸颊就被一双大手捧起,温软的唇贴上她的唇瓣,熟悉的触感和味道同时侵占她的感官,她浑身上下每根神经都禁不住战栗。

  一个多月不见,思念全都倾注在这个吻里,格外绵长、悱恻。

  肺里的氧气被吞噬殆尽,快要爆炸的窒息感袭来,黎青酒挣扎着推开他少许,脸埋在他胸膛里连连喘息,嗓子哑得听不出原来的声音:“这栋楼的住户挺多的,你上来的时候没有撞见人吧?”

  池予后背抵着门板,仰起脖子呼气,性感的喉结上下滚动了好几下,身体里那股躁意仍然没法疏解:“没。”说完,他鼻子里哼出一声笑,“这么怕被人发现?”

  黎青酒握拳在他身上砸了下,软绵绵的,没什么力道:“你说呢?”

  池予双臂圈揽着她的身子,往自己怀里压,低着眼睫盯她红扑扑的脸,嗓音懒懒的:“被发现了就公开呗。”

  黎青酒顿时炸毛:“你不要不管我死活,公开恋情我得被骂死!”顿了顿,她好奇问,“之前都是我去你的住处,今天怎么想着过来了?”

  池予在外地拍戏,今天杀青返京,得知这个消息后,她就收拾收拾准备去他的房子整理一下,结果他发来消息说,让她不要过去,他下飞机直接来这里找她,她挺纳闷的,但是没多问。

  池予无奈地耸了耸眉毛:“出发前经纪人给我打了电话,说公司给我安排的住处被曝光了,有狗仔和私生蹲守,让我暂时别过去。”

  黎青酒倒吸气:“我说什么来着!你现在就是一只行走的发光体,走到哪里都会被人注意,我们的恋情要是曝光了,我也会变成发光体。你可怜可怜我,别公开了。”

  池予点点头,不知听进去没有,他的眼神很深邃,从她眨动的眼眸扫到一张一合的红唇,待她说完话,他低下脖子的同时手臂用力,将她整个人往上提溜,含住她的唇辗转碾磨。

  黎青酒被吻得七荤八素,寻着间隙哼哼唧唧地说:“肚子……饿不饿,我们吃……”

  “饭”字没说出来,她便被池予竖着抱起,往她的房间走。

  为了防止自己掉下来,黎青酒不得不分开双腿缠住他,行走的过程两人断断续续地亲,空气都拉丝了,全是暧昧的味道。

  “我们还是……先吃饭吧。”被放到床上时,黎青酒还在操心他在飞机上没吃东西,饿久了胃会不舒服。

  池予单膝跪在床边,两只手反到背后拽掉羽绒服,再捏着下摆脱去卫衣,光着上身,视线一瞬不瞬地看着她:“这不是正在吃吗?”

  黎青酒:“……”

  即使有过许多次,面对这样的池予,黎青酒还是羞赧地眯了眯眼,克服了下羞耻心,然后就大胆地盯着他看。他皮肤很白,肌理薄薄的,线条流畅又清浅,是最对她胃口的那种身材。

  池予俯身,手撑在她身体两侧,蹭着她的耳廓、脖子亲了好几下,才克制着先去浴室洗澡。

  听着淅淅沥沥的水声,黎青酒不由心跳加速,两只手捂住了脸,她能感觉到,脸颊在升温,都能烙饼了。

  不知何时,耳边的水声戛然而止,紧接着传来“啪嗒”一声,门开了,拖鞋摩擦地板的声音由远及近,在床边停下,黎青酒清晰地捕捉到身边的床垫在下陷,一股樱花沐浴露的馨香钻入鼻尖,带着微微潮湿的水汽。

  “睡着了?”池予在她耳畔低语一句。

  没等她回应,他的手臂就探过来,搂着她的身体贴近,细密的吻如春雨般落下来,一点一点点燃她方才冷却的情潮。

  被子里热浪翻滚,好似从寒冷冬夜转瞬过渡到炽热仲夏。

  *

  黎青酒像是从水里捞出来,浑身湿黏,发丝软塌塌地贴在肌肤上,呼出的气息急促又滚烫,累得手臂都抬不起来,用指尖戳了戳旁边的人。

  “几点了?”

  池予靠着床头,摸来手机瞄了眼,给她报了个时间:“十一点过五分。”

  他八点多到家的……

  黎青酒嘀咕:“你嗑药了?”

  池予没听清,偏着耳朵凑近她:“什么?”

  黎青酒抿着唇,才不要重复。

  “渴不渴?”池予摩挲着她光滑圆润的肩,本就慵懒的声线此刻更甚,让人联想到餍足后缩在猫窝里动都不动的大猫。

  黎青酒嗯哼了一声。

  池予起身倒了杯温水过来,一手托起她后颈,喂给她喝,被子下滑,露出更多的肌肤,上面印着他方才弄出的痕迹,他错开眼笑了下。

  黎青酒没注意他的神情,就着他的手喝了半杯水。

  他把剩下半杯喝了。

  两人躺着休息了会儿,池予抱她去浴室简单清洗,穿好衣服去厨房。

  晚饭变成了宵夜,池予接着处理剩下的食材,把鸭血从包装盒里倒出来,切成薄厚合适的块状,摆进白瓷盘里。

  “咕噜噜——”

  黎青酒听到了肚子叫的声音,反正不是她的,这里只有两个人,只能是池予。她双手背在身后,踮起脚尖瞅他的脸,揶揄道:“我说先吃饭,某人还不同意,现在知道后悔了?”她后面又小声补充了一句,“吃我不抵饱吧?”

  池予乜她一眼,只笑,不说话。

  黎青酒想起什么,跑出厨房,没一会儿回来了,拆了一颗牛轧糖塞进池予嘴里:“我自己做的。先补充点糖分,免得你饿晕了。”

  花生味浓郁,是池予喜欢的,他嚼着嘴里的糖,偏头在她唇上啄了一口:“你上周回老家,有没有跟阿姨提我们结婚的事?”

  说好大学一毕业就结婚,这都毕业快半年了,是不是该把结婚一事提上日程了?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