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逢月光
重逢月光

重逢月光

忆万春柳

浪漫青春/青春校园

更新时间:2024-02-17 15:12:14

主角:靳择迟&林胜欢
内容简介
只要是有林胜欢在的地方,他兜里从不揣烟只揣糖,只因为小姑娘爱吃糖,闻不惯烟味儿。
-
“林胜欢。”
她停住脚步,回头望,“干嘛?”
“我喜欢你。”
她一怔,声音微颤,似乎在憋笑:“你说什么?”
高冷男神还学会卸包袱了?
真稀奇。
“我说,”他面色平静的重复了一遍,“我喜欢你。”
“所以你要追我?”
“不追的话,可以亲吗?”
她挑挑眉,“不可以。”
“那就要追。”
*文案:错过的那段岁月,只为更好的重逢。
目录

10天前·连载至第十四章 做朋友,更长久

第一章 回老家

  网吧里。

  林胜欢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电脑上正播放着小猪佩奇。

  她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网管,给我拿瓶饮料。”

  邢现舒走到她面前,扔给她一瓶冰红茶,“我说,你这是不打算回家了?”

  “嗯,”林胜欢漫不经心,“我在这待的挺好的,为什么要回去?”

  邢现舒咂了咂嘴,“行,毕竟你的家事我管不着…不过你总不能一直在这待着吧?”

  林胜欢拿起手机,不知道在给谁发消息。

  她语气淡淡:“放心吧,我待会儿就转移阵地,绝对不会让我爸妈到你这来收尸的。”

  “我倒不是这意思……”

  “我知道。”林胜欢关了电脑,“我先走了啊。”

  “哎,你去哪啊?”

  望着林胜欢离开的背影,邢现舒抿了抿唇,神情有些复杂。

  离开网吧后,林胜欢走进了一旁的胡同里。

  这是离她家最近的路。

  胡同深处,几个头发染的五颜六色的男生正凑在一堆抽着烟。

  林胜欢皱了皱眉,从口袋里拿出口罩戴在了脸上。

  她从小就闻不惯烟味。

  出了胡同,林胜欢将口罩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径直往别墅区走去。

  这是她的家,也是她最不愿意待的地方。

  赵姨一开门,看到是她后顿时笑得合不拢嘴,“小欢回来啦,快进来。”

  林胜欢瞥了眼地上的两双鞋。

  她淡淡道:“他们俩回来了?”

  “是,先生和夫人刚到家就问您去哪了。”

  林胜欢冷笑一声,“倒挺关心我。”

  赵姨指了指地上放着的水果,“小姐,这是先生和夫人给您买的。”

  林胜欢看都没看一眼,“找个垃圾桶,扔了吧。”

  “……”

  不知是玄关处隔音效果出奇的好,还是她一开始就没理会。

  客厅里,林贞雅和付明东又不知因为什么吵了起来。

  “都是你给惯的!一天到晚连家都不回,哪里像个女孩子的样子?!”

  “什么叫都是我惯的?合着我在这个家干什么都不对?”

  “你一个女人,生意上帮不上忙就算了,连点家事都弄不明白!你说说你还有什么用?!”

  “付明东!你反了天了是不是?!”

  “我告诉你,别他妈跟老子指手画脚的!只要我没死,这个家就是我说了算!”

  林贞雅冷笑一声,“你怎么好意思说出这种话的?!当年是谁舔着脸来找我爸说要当上门女婿的?孩子为什么姓林不姓付,这点你不清楚吗?!”

  “少他妈跟拿你爸妈来压我!”

  “你也就这点窝里横的本事了!这么多年了过去了,我怎么没见你在生意上有什么成就?!”

  “你一个女人懂什么?”

  “女人怎么了?没有我,你什么都不是!”

  说着,林贞雅抓起茶杯扔了过去,“以后少在老娘面前装,公司是怎么交给你的,你好好想想!别到时候撕破脸皮,咱们俩都难看!”

  付明东气的要死却硬是没说出一句反驳的话。

  两人暂时停了战。

  林胜欢在一旁看的津津有味,“怎么停了?我还没听够呢。”

  付明东瞪了她一眼,不满道:“大人说话有你什么事?!滚回你的房间去!”

  林贞雅顿时火冒三丈:“付明东!你冲孩子撒什么气?!”

  付明东拎起外套起身走了。

  直到满屋子人都听到了玄关处砰的一声。

  林贞雅渐渐消了气,一脸担忧的摸了摸林胜欢的头,“乖乖,没吓到吧?”

  林胜欢摇摇头,“没有。”

  “那就好,晚上想吃什么?妈妈给你做。”

  林胜欢笑了笑,“排骨。”

  “好,你先回房间等着吧。”

  “嗯。”

  回到房间后,林胜欢习惯性的锁上了门。

  她无力的躺在了床上。

  从她十二岁那年外公因病去世开始,一直在这个家里忍气吞声的付明东终于爆发了。

  开始对母女俩指手画脚,指桑骂槐。

  林胜欢经常在半夜起来仍然能听到他们的争吵声和摔东西的声音。

  她不明白为什么在她童年时期格外恩爱的父母会变成现在这样。

  自此以后,她时常会偷偷流泪,甚至不想回家。

  这些年来,付明东只要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就会骂她两句撒气。

  进入叛逆期后,林胜欢也学会了反击,处处跟他对着干,把付明东气的够呛。

  躺在床上,她不禁出神。

  一想到小时候那些无忧无虑的时光。

  再想想现在。

  啧,越想越烦。

  这时,一旁的手机响了一声。

  她拿起来一看,是林倾亭发来的。

  【小姨:欢欢,告诉你妈妈一声,明天小姨要回趟老家,叫她帮我收拾一下东西。】

  林胜欢瞪大了眼睛,回了句:【你要回老家?】

  【小姨:工作原因,至少要在那边呆半个月左右才能回来。】

  林胜欢抿了抿唇,一个疯狂的想法呼之欲出。

  【小姨,我想跟你一起走。】

  ……

  饭桌上。

  饭吃到一半,付明东忽然回来了。

  林贞雅冷声道:“回来了正好,坐下吃饭吧。”

  “我在外面吃过了。”

  说完,付明东晃晃悠悠的转身上了楼。

  闻到一股酒味,林贞雅表情漠然,“不用管他,你多吃点。”

  说着,她往林胜欢的碗里夹了块排骨。

  “…嗯,谢谢妈。”

  没过多久,林贞雅瞥了她一眼,“有话要说?”

  “你怎么知道?”

  “看出来了。”林贞雅放下筷子,往客厅走去,“说吧,什么事?”

  林胜欢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口:“小姨明天要回老家,我想跟她一起回去。”

  “她回老家你跟去干什么?”

  林胜欢低着头,让人猜不到她的情绪。

  “…我不想回来了。”

  “那怎么行呢?你平时在外面想玩几天都随你,可是——”说着,林贞雅一愣,顿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便没再阻拦。

  “…算了,你长大了,有些事也该自己做主了。

  “嗯。”

  “时候不早了,你上楼收拾一下行李,待会儿我给你订机票,早点休息吧。”

  “好。”

  回到房间,林胜欢如释重负的倒在了床上。

  望着天上的星星,她淡淡笑了笑。

  靳家。

  靳择迟刚洗完澡从浴室出来,额前的湿发还在滴水。

  桌上的手机一直嗡嗡嗡响个不停。

  他烦躁的拿起来,随便点开了一条消息。

  【林胜欢:睡了吗?】

  【林胜欢:你在家吗?】

  【林胜欢:明天我要回玟城,这次应该能待很久,到时候去找你玩?】

  “……”

  没顾的上擦拭屏幕上的水滴,靳择迟逐条回复:

  【没睡。】

  【在家。】

  【可以。】

  【林胜欢:好嘞,那明天面谈。

  【嗯。】

  【林胜欢:记得喝牛奶,晚安!】

  靳择迟轻笑了下。

  他一直有睡前喝牛奶的习惯,这点林胜欢也知道,小时候还总抢他牛奶喝。

  【晚安。】

  *

  第二天一早。

  林胜欢拖着行李箱下了楼。

  林贞雅不知道什么时候下来的,正在沙发上坐着。

  “你小姨一会儿就来,到了那边一定要听你小姨的话,知道吗?”

  “我知道了。”

  “没钱了就告诉我,在那边要照顾好自己。”

  “知道啦,妈妈。”

  林贞雅一直对自己的女儿怀有歉意,认为自己选错了男人,才害的她和林胜欢连一个安稳的家庭都没有。

  早饭过后,林倾亭的车停在了楼下,按了两声车笛。

  “妈,我走啦。”

  “好,千万要注意安全啊。”

  “知道啦。”

  林倾亭无奈的将两人的行李塞进后备箱,冲林贞雅喊了一声:“姐,回去吧,别担心了。”

  林贞雅笑了笑:“好,路上慢点。”

  “知道啦。”

  林倾亭关好车门,将车启动。

  直到林倾亭的车彻底离开视线,林贞雅这才收回视线。

  路上,林胜欢坐在副驾驶戴着耳机听歌。

  “怎么?昨晚没睡好?”

  林胜欢淡淡道:“是压根没睡。”

  “你爸妈又吵架了?”

  “嗯。”

  林倾亭在心里叹了口气,“出来散散心也好。”

  “明天是玟城附中开学吧?”

  “好像是,怎么了?”

  林胜欢勾了勾嘴角,“我想去看看他们学校的运动会。”

  “你没有校服怎么进去?”

  “有我妈的钞能力,还搞不定一件校服吗?”

  林倾亭顿时哑口无言。

  过会儿,她问道:“你到底是要看运动会还是看你那个小竹马啊?”

  “当然是运动会了,他有什么好看的?”

  林倾亭挑挑眉,“是吗?”

  林胜欢坦荡的点点头。

  “那行吧,校服的事我给你搞定。”

  “好。”

  到了机场,两人一番折腾后,终于上了飞机。

  两人的位置距离不近。

  林倾亭发了条消息给她:【快睡一觉吧,刚才看你黑眼圈都快到下巴了。】

  【真的假的?!】

  林倾亭一本正经的撒谎:【真的。】

  林胜欢立马拿出毯子盖在了身上,【小姨晚安!】

  林倾亭没忍住笑出了声,【嗯,晚安。】

  绥城离玟城很远,坐飞机至少也要七个小时。

  广播提醒道:【女士们,先生们,本次航班即将起飞,为了您和其他乘客的安全,请您系好安全带,将手机关机,感谢您的配合,祝您旅途愉快。】

  睡梦中,林胜欢似乎感受到了身边有人正在小心翼翼的给她盖着毯子。

  她疲倦的睁开双眼。

  望着眼前的男生,她大脑还没反应过来,身子先坐了起来。

  “你谁啊?!”

  男生被她这一喊吓得一愣,不自在的扶了下眼镜,说道:“…我看你毯子要掉了,所以想帮你重新盖一下……我不是变态!对不起…”

  林胜欢看了眼自己的衣服。

  “嗯…不好意思啊,我有点睡懵了。”

  男生冲她笑了一下,“没关系,你一个女孩子出门在外是应该注意安全。”

  林胜欢礼貌的微笑着,偷偷打量了他一眼,问道:“看起来你应该和我差不多大,你在哪里读书啊?”

  “玟城附中。”

  “……”还真有缘。

  “我朋友也是玟城附中的,不知道你认不认识。”

  “你朋友叫什么?”

  “靳择迟。”

  男生明显一愣,“你确定是叫这个名字吗?”

  “是啊,”林胜欢来了兴趣,“所以你认识他?”

  “当然认识了,附中就没有不认识他的!他可是我们学校的风云人物,人长得帅成绩也好,尤其是特别招女生喜欢。”

  林胜欢不可置信,“他?招女生喜欢??”

  见状,他说道:“我是不是又说错话了,对不起……”

  “不是不是,”林胜欢连忙解释,“我跟他是认识十几年的好朋友了,只是喜欢开对方玩笑而已。”

  “这样啊……那你们感情一定很好吧?”

  “还行吧,我一直都把他当做不省心的便宜哥哥。”

  男生笑了笑,“你呢?哪个学校的?”

  林胜欢调整了一下坐姿,“绥城二中。”

  闻言,男生纳闷道:“绥城也快开学了吧?你怎么还要来玟城这么远的地方?”

  “说来话长了。”林胜欢爽朗的笑了笑,“对了,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哦对。”男生笑了笑,朝她伸出了手,“你好,我叫周意生,周期的周,意气风发的意,生命的生。”

  “我叫林胜欢,双木林,胜利的胜,喜欢的欢。”

  “名字很好听。”

  林胜欢笑了笑,“谢谢。”

  “方便给了联系方式吗?啊…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觉得认识你很有缘。”

  “可以啊,等下了飞机加一下微信。”

  周意生点点头,“好。”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