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火不寂
心火不寂

心火不寂

和风木

现代言情/都市生活

更新时间:2024-02-11 22:58:07

1 林清音曾在转学时遇到一个沉默寡言的俊秀少年,而少年却从未因她的调拨而动容过,林清音感到乏味无趣,果断抽身离开他的世界,而林清音永远都不知道他日渐的疏离让这个冷淡的少年在无数个漫长的夜晚里如何痛不欲生过,楚言北身上唯一拥有关于她的念想是少女临走时送给他的手帕,上面用锦绣编织着一个小字“音"。 2 后来因为家族突发的变故,她前往国外发展,时隔数年再次回到这座城市,当年冷淡清俊的少年已然成为当代商界中的翘楚,本以为不会再有任何交集,在一场利益与商业组织的音乐联谊会中,两人再次相遇,楚言北将林清音抵在门边,咽下腿疾带来的疼痛,疲惫中带着几分易碎的期待问她:“音音,还记得我吗?” 3 在一起很久的一个夜晚,楚言北仿佛陷入了深重绝望的梦魇中,林清音被身后的男人紧紧拥住,平日冷漠内敛的面具尽数破碎,他气息不稳,落了满脸的泪水,颤抖的声线透着难以压抑的悲痛:“音音,别忘记我,别丢下我,别厌弃我。”
目录

21天前·连载至03. 你的先生

01. 现在的你

  二月时分,嫩芽抽枝,柔风送爽的季节应该是重逢的好时节吧。林清音背着她心爱的乐器,望着天边的展翅群飞的候鸟,不远机场大厅里甜美的女声正在播报着她回国的航班次,她穿着软糯白的短裙,身段纤细高挑,墨镜将她白皙娇艳的脸占了大半,露出有些瘦削的下巴和饱满的红唇,引来不少异国男人的回眸。

  林清音踩着高跟,提着行李箱,施施然的走进大厅,取下墨镜露出精致艳丽的眉眼,这时提包中的手机响起,她看到来电人,眸色一暖,“Rita,你这次回国还回来吗?”电话那头传来悦耳活泼的声音,是林清音在国外时认识的一位挚友希娜,在她异国他乡的时候,帮助她很多。

  她接上蓝牙,用流利的英语和希娜寒暄了几句,她说,“我也不知道,也许我不会再回来了。”两人沉默了下来,这时传来航班即将起飞的消息,两人的通话也在告别中结束。林清音放下行李,转头望向窗外的天空,在国外待了这么多年,这次她回国发展,进修的课业她已经提前完成,工作也定下来,是宁宛大学的音乐教授。

  父母从来不过问她感情上的事情,只关注学业和能力的发展,林清音在外留学的这些年,身边的男友换了又换,她的风流美艳在学校里广为流传,不只是她美丽的容貌,更是因为她蝉联高绩点,拿下高额奖学金,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美女学霸,追求者自然数不胜数,收到的礼物和情书更是一大堆,外国男生的热情主动也勾起林清音的兴趣,她挺吃颜这点林清音不可否认,但是新鲜感总是不会留太久,到最后她宁愿是自己一个人。

  宁宛这座城市天气易变,落地时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林清音走出机场后天边泛起一抹亮色,手机开机后出现一连串消息,不知道周紫夏从哪儿听来她回国的消息,林清音没耐心从第一条开始看,只瞧见最后的一条消息说:“我在机场C1出口等你。”

  坐了五个小时的航班,她有些困乏,走到C1出口就被周紫夏热情似火的拥抱扑了满怀,她穿着白色牛仔外套,内搭黑色T恤,清爽利落的马尾辫看上去精明干练了许多。

  林清音摸了摸周紫夏的长发,淡笑地说:“紫夏,你把头发留长了。”周紫夏是林清音转学时认识的女孩,虽然在那里只待了两年时间,但二人之间的联系并没有因此而生疏,她回忆起曾经留着短发笑容灿烂活泼的女孩,会笑嘻嘻地给她分享好吃的小零食。周紫夏帮林清音拿过行李,“我的车就在不远处,快走吧,说不定等会又要开始下雨了。”

  周紫夏热络地接过林清音手中的提包,而林清音的视线不知凝在何处,周紫夏顺着她的视线望去,原来她看的是市中心广场上LED屏幕上正在播放介绍的当红商界大佬楚言北,男人皮肤冷白,轮廓凌厉清晰,唇瓣有染一些口红的颜色,却有些掩不住他眉宇间些许的疲惫,眼角处的那一颗泪痣衬得他有种妖艳的美感。

  周紫夏撇撇嘴,她对这个曾经同班的男生没有一点好感,冷淡地像是千年冰山一样,就连林清音长的那么好看都没让他有丝毫起伏,有时候周紫夏怀疑他到底是不是人类。

  林清音淡淡收回视线,系上安全带把乐器提包放到后座,周紫夏絮絮叨叨了一路,她没在听,她想起曾经这个少年,楚言北。最后的印象是他拽着她的衣角,让她留下一点东西给他做点纪念,具体是什么不记得了,那时因为他太过于不好接近,而林清音本就不是一个很有耐心的人,第一次在他面前冷了脸色,用很疏离的态度对他说话,她看到楚言北眼中的光有骤然破碎的痕迹,他白了脸色,又偏头不让林清音看他的表情,之后林清音就没再过多理会这个少年,后来因为家族的安排就转学出国进行深造,除了周紫夏之外,林清音几乎断绝了所有人的联系方式。

  周紫夏见林清音没什么反应,也知道好友淡漠的性格,就换了话题问道:“音音,这次你回来还走吗?”

  “应该不会走了。”

  “那太好了,我们可以一直在一起了,而且也有很多年不见了。”

  “嗯。”

  “那你之后是怎么安排呢。”周紫夏好奇地问。

  “我会在宁宛大学教书,自己住。”林清音淡声说,看了看手腕上的表钟,“你知道哪些地段有很好的房源吗?我打算今天就搬进去。”

  “知道的,等会我接你吃顿大餐,正好我之前考公时住的的地方离宁大挨的很近,房源的事情你不用操心。”周紫夏欢快的说。

  二人都很默契的没有提当年在林清音出国前夜发生的事情,空气中有短暂的静默,车内温和的香薰和声量很小的纯音乐让人昏昏欲睡,林清音有些困顿的按了按太阳穴。

  “关于楚言北,他腿的事情你有听说过吗?”楚紫夏打破沉默的氛围,林清音闻声看过来,楚紫夏见林清音感兴趣,便滔滔不绝起来:“好像他是因为受了很严重的风寒一直没有医治,得了关节炎,都后面炎症恶化他又没有重视,之后因为发生了一些事情,他的腿直接就废了。”楚紫夏蹙眉有些惋惜,“要是他没残疾,那肯定可以跟现在当红的明星许梦媲美了。”

  林清音挑眉,印象里那个永远沉默寡言,她无论做什么都无动于衷的少年,似乎并没有她想象那般无坚不摧,不过已经过去许久的事情,相信楚言北也忘记她了吧。

  吃过晚饭后,楚紫夏把林清音送到租房的住所就离开了。

  林清音粗略的看了看还挺合心意就租下了这套房子,路段挺安静不吵闹,挺符合她喜静的性格,脱下短裙,她换上可爱的兔子睡衣,洗漱后将长发拢起,侧头看着落地窗外灯火通明的小区,拿出她琴盒里的小提琴,却觉得少了几分风味。

  林清音从懒人沙发上站起来,默默点上一根烟,悠悠吐出烟圈,可爱的睡衣挡不住她美丽性感的身姿,优雅又随性。“楚言北。”她呢喃着男人的名姓,曾经突兀的出现在他的世界里,因为征服欲和好奇心,会体贴关怀,也会调拨他,会牵手拥抱,捉弄这个少年是那时她十足的乐趣。

  她想看冰冷的面具尽数瓦解,但可惜她从未看到楚言北为她而动容过。

  --

  市中心写字楼上高层会议正在召开,坐在首席的男人面色阴沉,精致的五官不着任何风雨的痕迹,下属们个个噤若寒蝉,不敢出声,这时手机传来一条简讯,楚言北瞥了一眼眼神渐缓,“合同需要再改进,如果处理不好,就直接去财务部做离职结算。”

  目送楚言北离开,会议上的紧张感消散了很多,大家各自收拾好文件就去忙碌了。

  “这次大项目还挺关键的,看来又要加班了。”负责材料管理的总监感叹着说。几个年轻爱八卦的职员凑上来问:“但我看楚总的脸色很不好看,好像发来一条简讯才让他眼色好一些,不然我们今天估计又要裁员了。”

  在如今楚言北的公司竞争压力何其巨大,不仅是因为薪资丰厚,更关键是这里聚集各地的人才,现在掌权的商界大佬拥有着各领域的资源,年轻有为,办事狠绝,在25岁的时候就垄断他家族的企业公司,开始在他手中自我孵化,不出三年就一跃成为最具有热点的上市公司。

  “不过还不清楚楚总的感情状况呢,这几年一直在忙着沉淀他公司的事情,跟了他这么久好像外界连他一点绯闻都没有。”

  “有时候还真觉得他会孤寡一辈子终老。”

  “会不会是因为他的残疾,就算有些家族产业的小姐看上他也要避嫌呀。”

  越说越过分了,几位总监上前打断他们的谈话,“现在这么要紧的关头,你们还有时间去关注总裁的私事,还不快点去忙。”

  他们纷纷噤声捧着咖啡就去工位上忙碌了。

  楚言北贴身的秘书周黎听到了全部,他沉默了片刻,便坐着电梯来到顶楼办公室敲响了楚言北的门,文件还没来得及给,便听到楚言北出声:“她看到了那个大屏幕了。她会不会想起我一点。”他声音里的沙哑和疲惫里竟带了几分期待。

  周黎跟了楚言北这么多年,自然知道他口中的她是哪位女孩。

  楚言北抬头盯着周黎,眼眶微红,唇色寡淡不带一点血色:“我有腿伤的事情除了你以外不能让任何知道,清楚了没有。”周黎上前扶楚言北起来,不由得觉得鼻尖一酸,他真的太瘦了。周黎深刻的知道,楚言北的脆弱不会轻易让旁人知晓,在腿上严重的伤势复发到难以忍受的时候,会遣散所有人,自我消耗和忍耐。就连周黎都不知道,楚言北私下到底吃了多少苦痛,才慢慢走到现在。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