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又照小重山
明月又照小重山

明月又照小重山

潦草小狗总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更新时间:2024-02-14 00:03:45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目录

14天前·连载至二

  长安古巷尽头,那终年紧闭大门的古宅不知何时开了门,高大威严的棕红色大门向外敞开,仿佛在迎接着某位尊贵的主人家。

  一辆低调的黑色车子停在古宅边上,车窗下降露出的缝隙中隐约可见一个人的侧脸,是个男人。

  安静至极的古巷中,从远处传来一阵高跟鞋轻踏青石板路的声音,声音不轻不重,规律稳重。

  霍倦声听见声响,从文件中抬起头来,降下车窗,抬眸看去。

  远处的女子一身素白的旗袍,上面绣着几朵栩栩如生的花朵,披着一条纯白色的貂皮披肩,乌黑的长发被一根坠着红色珠子的簪子挽在脑后,手中领着一个棕色的小手提皮箱。

  她皮肤白皙,相貌妩媚,眼波含笑,唇间点绛带笑,身姿摇曳多姿,腰细腿长,那个样子,像极了二十世纪民国时代的军阀大太太。

  希希莉娅心情颇好的拎着她的小箱子回到古巷,不知道她的孩子们和她的花怎么样了,当然,重要的还是她的花。

  一直停在宅子前的车子终于有了动静,霍倦声从车上下来,单身关上车门,站在车边上等待着希希莉娅的到来。

  看着那个美艳动人的女生朝着自己慢慢走进,霍倦声毫无波澜,淡定的朝她伸出手,道:“你好。”

  希希莉娅疑惑的看着这个突然朝她问好,并且伸出手的英俊男人,沉默了一下,眨了眨眼睛,随后恍然大悟,右手不知道从哪变出来一枚看起来有些年头了的铜币,带着善意的笑容,优雅的将铜币放到霍倦声伸出的手心中,并客气道:“不用谢!”

  然后,拎着她的小箱子走进古宅中,不一会儿,古宅的大门关上了。

  霍倦声看着手心中的铜币,一阵沉默,“…………”

  司机在车里看得清清楚楚,

  刚刚他的老板,那位传说中的京市的阎王爷,人称霍三爷的男人,被一位名不见经传的漂亮小姑娘当成了乞讨的……

  他极力的憋着笑,不让自己笑的太明显,使得他的肩膀十分紧绷,看起来特别的滑稽。

  霍倦声黑着脸,把铜币捏在手心中,满身冰冷气息的回到车里,冷声道:“回老宅!”

  司机不敢说话,只能憋着笑启动车子。

  “这个月的奖金扣掉!”

  他莫名来了一句。

  司机:“…………”呵呵

  霍倦声低头看向手中的铜币,看着像是一个古董,他又想起了刚刚的希希莉娅,美丽动人,但可能也危险带刺,不过……

  他慢慢的攥紧手掌,握成拳头,将铜币整个包裹住,真是,想掐死她啊。

  希希莉娅回到古宅,此时的古宅破败脏乱,跟她刚离开时简直就是天差地别。

  她轻轻的放下小箱子,快步走到花圃处,待看见她的花还好好的活着时,她松了一口气,幸好,她的花还活着。

  “妈妈……”一个弱弱的小奶音在她身后响起。

  希希莉娅转过身,一个四五岁大的小奶娃怯生生的躲在柱子后面,小心翼翼的探出一个小脑袋,精致的小脸上脏兮兮的,圆溜溜的大眼睛里盛满了泪水,看得人心里一颤一颤的。

  “嗯……小麒麟……”

  麒麟一听,是妈妈的声音,瞬间抑制不住的大哭起来,边哭还边朝着希希莉娅扑过去,嘴里还带着哭腔的,断断续续的喊着妈妈。

  希希莉娅也很想抱抱小麒麟,但是一看小麒麟身上脏兮兮的,她可不想废了一件喜爱的旗袍,于是一个优雅的侧身,躲过了飞扑而来的小麒麟。

  小麒麟“…………”哇呜,被妈妈嫌弃了……

  “呵呵……”希希莉娅有些尴尬的看着小麒麟,干笑了两声,右手打了个响指,小麒麟瞬间变得白白净净的,“好了好了,不哭啊,来噢,妈妈抱抱!”

  她将小麒麟抱起来,摸了摸头,柔声说道:“你的哥哥们呢?”

  小麒麟被妈妈抱在怀里,哭声渐渐停下,打着哭嗝,说话也是一抽一抽的,“朱雀哥哥,出去,出去找吃的了,家里,家里都没有吃的了,他让……他让我在家看家……”

  “妈妈不是给你们留了钱吗,怎么需要出去找吃的?”

  一问到钱,刚才被哄好的小麒麟眼睛一红,又扯着嗓子哭了起来,边哭还边委屈道:“钱……钱被…被骗子骗走了,哇呜呜呜呜………”

  “………”属实是没想到啊。

  希希莉娅无奈的拿着小手帕擦拭他脸上的泪珠,心疼的轻拍他的后背给他顺气,“那你另外两个大哥哥呢?还有猫管家,他们怎么也不见了?”

  这么一问,没成想他哭的更厉害了,哭的一抽一抽的,话都说不成句,“大哥哥,二哥哥…………不见了,猫猫也……也走丢了,现在连三哥哥也找不到了,呜哇啊啊啊啊啊………………”

  她无奈的叹了叹气,右手打了个响指,前一秒还像一个废弃院子的古宅瞬间恢复了原来古香古色的漂亮模样。

  希希莉娅无奈摇摇头,道:“真是的,你们几个小神兽,连人类的斗不过,我可怎么放心让你们出去历练啊。”

  她抱着小麒麟走进里厅,将他放到椅子上,自己做到主位上,纤长白皙的手在茶具上开始忙活,不一会就给自己泡了一杯茶。

  她端着茶杯,喝了一小口,满意的笑了笑,右手在空中虚虚一抓,一把漂亮又精致小巧的黑色蕾丝扇面的小扇子出现在了她的手中,她摇了摇扇子,厅中一道亮光闪过,一个小男孩出现在了那里。

  是小朱雀,小孩脸上的倔强和凶狠在看见主位上坐着的女生时瞬间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只有委屈和伤心。

  他通红着眼眶朝希希莉娅跑去,一把抱住她的小腿就大哭起来,受了天大委屈似的哭喊着说:“妈妈,哥哥们都不见了,我和七七好饿,那些人类好可怕啊………”

  又是一个哭诉的孩子,希希莉娅连忙放下扇子去抱他,“没事没事,妈妈得知道,妈妈回来了,不怕啊乖乖!”

  小小的肉团子窝在她的怀里,哭得稀里哗啦的,看这两个孩子的状况,显然在她闭关的这些年里,古宅发生了大事情。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