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梦结界2碧海萤灯
幻梦结界2碧海萤灯

幻梦结界2碧海萤灯

海盐荔枝

轻小说/唯美幻想

更新时间:2024-02-09 14:18:12

乖张而叛逆的芭蕾舞者(慕海) 我……好像只记得自己好像和海鸥一起站在海上跳舞了。
目录

20天前·连载至第一章

第一章

  我叫慕海,一个15岁的高中生,家住环海城市的海滨路,在小镇上的公立高中上学。父母都是渔民,有一天出海捕鱼的时候碰上风浪,溺死了。我有一个大我7岁的哥哥,现在在我居住的城市的国家一级海洋科学院的一位知名教授手下做研究员。父母离开的早,镇上的人看我和我哥兄妹俩生活不容易,便向政府申请给我俩补助金,长大以后再慢慢还。我哥的收入高,当他工作稳定下来之后,我的生活就一直由他负责了。

  为了让我不被镇上那些孩子小瞧,我哥给我报了芭蕾舞课,好在,我没有辜负他,初二的时候拿了一个含金量高的奖项。也许是我的名字赋予了我一种魔力吧,我一直对海洋有种深深的依恋,好像我本应属于它的感觉。但是我哥一直不让我太接触海洋,失去父母的痛苦告诉他已经承受不起他再失去妹妹了。

  我正在舞蹈教室准备阶段评估的新剧目,名字叫《深海萤灯》。最近学校刚刚举行期中考试,我的成绩相比入学测验和第一次月考的成绩下滑了很多。最近我感觉妈妈留给我的那串项链好像有点反应,晚上睡觉时总是梦到自己坠入深海里,能看见逝去的爸妈的影子。

  慕海!你怎么又发呆了?你这个动作已经连续出错好几次了,你还想不想要阶段评估的第一啦?”乍一抬头,我的舞蹈老师又在瞪着我了。“算了算了,我看你最近有点心不在焉的样子,听你哥说是学校里的考试没考好,这两天你就不用来上课了,调整调整心情再说。”有点呆住了,舞蹈老师竟然会因为我的状态不佳而没生气地指责我,她之前给别人上课都不是这样的。

  “对了慕海,你家是住海滨路的吧,要不老师带你去放松一下心情。”老师正要跨上自行车前对我说。“啊?不麻烦老师您了,您家住在市里面,离海边远,况且我哥……也不让我碰海。”说着我低下了头,期待着老师的回答,虽说不让我接触海洋,但是对海的依赖与亲切感,实在是引诱我去看看。

  “哎呦没事儿,不下海不就行了吗,就是带你吹吹海风,放松一下。”老师回答,“行了,快上来吧。”在老师的催促下我跨上自行车的后座。

  自行车缓慢地行驶着,我坐在后座,橘红色的夕阳与云彩似乎都要被深不可测的大海吞没掉。迎面吹来一阵清风,耳机里的轻音乐,十分放松且惬意。

  海边,今天的人也很多啊,但是基本都是在旁边拍照打卡的。“慕海,你也先在这儿待着,我去那边小卖部买两个棉花糖吃。”舞蹈老师轻拍了我的肩头,奔向那边的小卖部。

  唉,好想下海玩一玩,可是哥哥不让怎么办啊。坐在沙滩上,一只手轻托下巴,我望着大海发呆。

  手腕上的链子突然振动起来,并且越来越紧,我觉得好疼,很想摘下来,但是不管用。突然它开始用力,把我往海的方向拽去,我挣脱不开,只能任凭它把我拽到海里,想向旁边的人求救,话已经到了嘴边,奈何它速度太快,没来得及说出口。

  扑通一声,我从海面掉了下去,我试着憋气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往上游,但没有成功,这海像个贪婪洞窟,把我吸到里面,出不去。我憋到极限了!我用了鼻子呼吸了一下,什么?没有进水?竟然跟正常呼吸一样!这怎么回事?我觉得有些奇怪,但没有太放心上。

  呵,算了,既然出不去,那我就欣赏一下这海底美景吧。

  翻过身来,眼前的一幕让我惊呆了。这……怕不是海底宫殿?成群的鱼儿在门前游走,并且我的身边也不断小鱼游过来,包围着我。它们结成群,拥着我往那似是宫殿的地方去了。

  门轻轻一推就开了,眼前的一幕美得不真实:屋顶上悬挂的水晶吊灯,莹蓝色的水母,被水浸湿的透亮的地板,前面的王座上放着一顶水晶制的皇冠,天花板上画着一幅幅排列整齐的壁画……这是什么地方?

  把我送进城堡的鱼群转眼就消失了,只留下我自己。我会不会出现了幻觉?这地方不像是人间有的。可它确实存在!还在发呆之际,那群水母都拥了过来,将我带到王座那里。一只大水母将王座上的王冠游到我面前,顶着王冠,它似乎是示意我戴上它。

  可我的手刚碰到时,它就发出了一束强烈的光,很刺眼,光芒渐渐黯淡,王座上反射的我,已经是一头银白发色,这使我很惊奇。我还在愣神之际,宫殿已经消失无踪。巨大的波浪将我卷入了漩涡里,之后,我就昏迷了。

  再次醒来是在哥哥工作的科学院,他,他的导师,还有我的舞蹈老师,都在一旁焦急地等待着我的苏醒。

  后来听老师说,她买完棉花糖回来时就有人群围着,于是得知了我掉到海里的事情,急忙拨打呼救号码和我哥哥的电话。最后救援队在一片珊瑚礁那里找到了我,我是昏迷不醒的状态,旁边有鱼群围着,没有伤害我。

  看到我睁眼的一瞬间,哥哥的泪渐渐地留下来。他让他的导师和我的舞蹈老师出去了,整间屋子里就我们两个。

  哥哥带着哭腔地对我说:“小海,我不是跟你说过你不准下海吗?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你忘记爸爸妈妈是……”说完趴在床垫上哭了起来。

  我轻抚了我哥的背,让他缓和一点。我决定还是不要把在海里遇到的事情跟他说了。

  “慕海,你过来看看啊!学校好像要组织我们去坐客轮航行呢!”那是我的朋友,肖琳的声音。

  我被她拉到了那幅海报面前,原来是在我们城市周边的海域啊,虽然距离不是多远,但要是游行上一两天,欣赏一下6月的海上风光也不错啊。

  “慕海,我们一起去吧。这游轮还挺豪华的,咱们两个可以住同一个房间呢!”肖琳她那清澈的双眸看着我,很期待我的答复。可是……针对上次的事故,我差点溺水身亡,即使是在内海,也有浪涛的风险,怎么办呢?

  “嗯……肖琳,我得回去问问我哥,我的情况你懂的。”

  “这是学校组织的活动,不参加的话其实也可以,但是我相信你哥会同意的吧,很有意义的活动。”

  “那……我今天回去问问吧。明天给你答复。”

  “小海,我回来了。”是我哥的声音,他今天下班还挺早的。

  我正在背诵英语单词,听到声音就先放下手头的事情了。

  “哥,我有些事情需要跟你说。我们来阳台吧。”我对我哥说道。

  6月时,晚上从海边吹来的海风轻柔而湿润,很舒服。我和我哥都坐在长椅上。

  “哥,学校最近有个活动,高一学生们乘坐学校租的游轮在内海航行两天,我…”

  “我知道,你们班主任已经和我说过了。虽说我为了你的安全考虑不太愿意让你参加,但是你们班主任说你好像要在游轮舞台上表演你的剧目?是吗?”

  “啊,是!那是我前段时间经过选拔后选出的剧目《深海萤灯》我的原创剧目,要在全年级学生面前表演的。”

  “唉,好吧。那你记得小心一点,在游轮上不要乱串,尽量跟你的朋友待在一起,听到了吗?”

  “嗯,我知道了。谢谢你,哥。”

  到了游玩那天,我在收拾东西的时候一直没有找到妈妈给我的项链,可是到了时间就必须坐大巴车走了。

  一路上,我们班的人欢声笑语的,大家都很期待这次的活动呢。但是我低着头不说话,其实心里已经焦急万分。

  很快到了晚上,要去大厅吃晚饭了,吃过晚饭后就可以欣赏我们艺术社团的人的表演。但是我的项链不在,那件裙子或许就少了点点缀。

  “各位同学老师们,大家晚上好!今天就让我们乘着凉爽的海风,沐浴在星空月色之下,尽情欣赏今晚由学校艺术社团的同学带来的精彩表演!”主持人说到。

  时间飞速流逝,转眼之间到了最后的压轴节目,我的剧目表演《深海萤灯》。

  我换好裙装,站在舞台的一边,突然一阵海风吹来,拨开了我耳边的碎发。随着音乐徐徐响起,我也展开了身姿。原本有些喧闹的台下瞬间安静下来,所有人都在静静地欣赏我的表演。

  音乐逐渐接近尾声,不知是谁用麦克风大喊一声“所有人注意!一会儿会有一个大浪打过来,请所有师生抓紧时间回到宿舍,准备熄灯睡觉!”

  我原本的节奏被打乱了,转圈停下来时崴到了脚。此时场地已经没人了,只剩下我一个人一瘸一拐地走着。一阵疾风吹过,掀起来一点我的裙摆,我拼命地想快点走,可是没有办法,只能硬撑。不过一会儿,浪就来了。此时我已经走到甲板的楼梯口处,刚要上楼,又有一阵疾风吹过,实在没撑住直接被风吹到了海里。

  但是这次没有上次那么惊慌了,因为我可能有某种特殊的能力,与海有关,所以我上次没有溺死。没过多久,又有一群鱼群过来了,它们把我完全围住,大抵又是带我去那宫殿去了。

  路上感觉很眩晕,直到那宫殿才又清醒过来。推开门一看,跟我上次见到的又不一样了:我看到了……我的妈妈。

  “妈妈!是你吗?”我焦急地游过去。

  那是一个虚影,我的妈妈正坐在王座上,头顶一顶皇冠,头发已经变白,身穿一身蓝白色的薄纱裙,一张慈祥的脸看着我。

  “妈妈,您和爸爸在那片遥远的海域生活的……还好吗?我和哥哥现在过得很好。但是……您生前给我的那串项链我给弄丢了,不知道在哪儿,我很抱歉。”我趴在母亲的膝盖上哭了出来。

  母亲的手抚摸着我的头,宫殿里一片安静,我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母亲的抚慰了。母亲停下来,从身后拿出了那串我丢失的项链,我睁大双眼,呆呆的望着她把项链戴回我的颈上。归位的时候,项链发出白光,非常耀眼,我惊住了,望着我的项链,此时我却怎么也没有发觉到母亲已把她头上的皇冠摘下戴到我的头上。两束光同时发出,我也被卷入了那两束光中。

  我的长发变的短了,且变成了我很喜欢的银白色,跟月亮一样。我穿的裙子也变成了蓝白色的薄纱裙。类似一个变身的过程结束了,我又被鱼群簇拥着来到水面。我在不远处看到了学校的游轮。大家好像都出来了,打着手电筒,我听到一个尖而细的女声在大声喊“慕海!慕海!你在哪儿啊?”那是……肖琳的声音。刚想打声招呼,可是却无法开口。

  我只能拼命地向游轮方向游去,可是不知道怎么越游越远。然后我带着微微眩晕的感觉,踩在海上,一下掠过,跳起来,正对着的月光照下了我的影子,无数飞鱼越出水面,共同构成一幅绝美的画。

  后来听我的一个在陆地上生活的手下说,那晚有位摄影家拍下了一张照片,现在已经被另一位画家画出来贴在美术馆展览了。画面中,水面上是一个正做着芭蕾动作的白色短发女孩,身后明亮的月光照在她的身上。旁边还有几只海鸥振翅飞行温柔而美好。水面下是一个黑色长发的女孩闭眼双手合十,旁边的的几处荧光点缀着,她的身旁笼罩白光,圣洁而安宁。而那幅画的名字叫做《碧海萤灯》。

  我之后就失忆了,很久才醒来。唯一的记忆……就是我和海鸥一起在海上跳舞吧。

作家的其他作品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