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师妹的债还不完
快穿:师妹的债还不完

快穿:师妹的债还不完

护脑模式

科幻空间/时空穿梭

更新时间:2024-02-19 13:21:34

宗师妹打工中

  “LsgB1,你回来了。”

  “嗯。BbxgD1。”

  “LsgB1,刚收到通知,你已经被调到反派逆袭组了。”

  “嗯。”

  编号为LsgB1的少女低头看着面前的黑发少女BbxgD1。

   BbxgD1笑着说:“LsgB1,可不要忘了我这个师父哦。”

  黑发少女说罢,又状似苦恼地说:“哦,瞧我,又忘了,LsgB1,这回把你往反派逆袭组调,只调三个位面。你知道吧?”

  “知道。”

  “欸,你既然知道,那……那…”哎呀,说什么好呢,“今天天气挺好的啊,哈哈。”

  BbxgD1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眼神飘忽,不敢看向LsgB1。

  好尴尬啊。Ծ‸Ծ。

  “既然无事,那…李降秋再见。”说着,LsgB1绕着黑发少女走开了。

  留下耳尖泛红的黑发少女一人愣在原地。

  一一她、她刚刚是在叫我名字吧,他喵的,好想直接原地爆炸!٩(๑^o^๑)۶

  *

  LsgB1走到反派逆袭组门口,敲了敲门。

  “进。”身后传来一道低沉而带着些许沙哑的男人的声音。

  这声音的主人多半是大组长FbnxS。

  唉,这印象分有点难加。

  怎么说呢,她也不知道自己是该走在上司的上司的前面,还是该转身向上司问好?

  思索片刻,LsgB1直接推门而入。进门后,找了个认为合适的位置恭恭敬敬地低头站着。

  她倒是想抬头,可抬头后眼睛要看向何处?

  而“FbnxS”在她开门后,也不急不慢地跟在她身后走了一会儿,像是在自家院子里悠闲自在地遛狗。搞得她有点心慌,严重怀疑自己可能就是那条狗。

  然后“FbnxS”应该是找了个位置坐了下去,不然他总不能是站着的吧?

  “新来的?编号LsgB1?”沙哑的男声再次响起。

  “是的。”LsgB1一边抬头寻找声源处,一边回答道。她的声音清冷悦耳,甚是好听。

  找到了,奇怪,他居然在站着。

  真讨厌,身高比她高,这要是近距离看他,那不就要仰头,好气(;≥皿≤)。

  做个他的小人把他按矮。

  LsgB1毫不心虚地对上了“FbnxS”的视线,她的眼中没有半点情绪波动。

  “LsgB1,你好,我是亘相雨,编号FbnxS,反派逆袭组大组长。”男人面无表情地说。

  一般来说,初次见面自我介绍时,不得互相握手嘛。但亘相雨站着的位置距离LsgB1大概有三米远,而且此时他也没有伸出手。

  LsgB1有点看不懂亘相雨的意思。

  她认为自己没有过多时间思考,所以就直接上了。

  LsgB1迈着平静的步伐,没几步,便拉近了二人的距离。

  靠,这就需要仰头了。

  她把自己如玉笋的手伸到男人面前,等男人来握。

  她在心里默默地数着一秒、两秒、三秒……将近六十秒的时间过去了。这每过一秒,她心中的煎熬就倍加。

  而她的神情却是如同往常一样冷漠,仿佛毫不在乎她如今尴尬的处境。

  终于,眼前的男人伸出他的手,握住了LsgB1的手。与男人的手相比,女孩的手显得格外小巧玲珑以及黑。

  LsgB1从男人伸出手的那一刻,便紧盯着他的手。

  别的高冷帅哥都是惜字如金,男人可倒好,惜手如金,磨磨叽叽的。

  她倒要看看,他的手就那么宝贵吗……

  啧,还挺好看的,他的手指修长且骨节分明,手背白晳,手心似乎有些茧子,但并不硌人。

  不过,他的手有一个足以掩盖全部优点的缺点,那就是他的手与她的相比太大了,感觉都能把她的手包起来。

  还有,为什么他的手心有汗?

  最后,她在心中给他的手的评分为:一分。

  男人刚握上她的手,还没等LsgB1介绍自己姓名,便如触电一般又迅速地伸了回去,这就衬得LsgB1的手跟洪水猛兽似的。

  LsgB1也只能将手收回,然后淡淡地说:“FbnxS,你好,我是宗袂,刚调到反派逆袭组的临时工。”至于编号,看样子你也知道,我就不说了。

  “嗯,你…被调到了③组,③组今天正好都在位面,”男人顿了一下,又说,“所以就由我来代替小组长行使责任。”

  LsgB1不自觉地眯了眯眼睛,这么巧,二十个人都没空。

  既然都没空,又何必把她调过来?小组里又没有人带她。

  话说,她一个临时工,用得着大组长带吗?这不大材小用,而且,人大组长不需要假期吗?

  怪不得,这位人士那么冷漠。

  要是有人让她在假期加班,她要么乖乖地去……捣乱,要么辞职去,换个更好的地方。

  “知道了。”宗袂敷衍道。

  突然,宗袂想到了一个关键的点,反派逆袭组里应该还有四个小组长,几十个组员,总不能都正在位面里完成任务吧。

  有点好奇,大组长接下来会说什么呢?有什么理由让他不得不带她呢?

  是局里给的太多了吗?

  不,应该不是,她就是个临时工,与局里是欠债者与债主的关系,局里肯定不会倒贴东西的。

  那又是因为什么呢?

  男人丝毫不在意宗袂的敷衍,继续说道:“至于反派逆袭组里的其他小组的人,有的在位面,有的在假期中,有的在坐月子。都没有空,所以只能我来带你了。”

  咳,真实情况和这也差不多,他不算说谎…吧。

  ∧

  因为吃了碗过期的方便面而不得不在厕所里蹲了很久的FbnxC1,正在回味在上个位面里的艰辛,突然打了喷嚏:“我靠,上个厕所,怎么还有人在想我?”

  FbnxC1蹲了一会儿,就走出厕所门,准备去接那个要调来反派逆袭组的组员。肚子里不可名状的东西上下翻滚并发出咕噜的声音,他连忙转身奔赴厕所一一他果然还是要继续上厕所啊。

  然后,他就又蹲起了坑。等他从厕所里出来后,环视了四周,无人。唔,他上厕所之前要干啥子来着?

  啧,忘了。

  要不,继续上班?

  这样想着,FbnxC1便走进了专属于他的编号的位面传送门,在被传送的那一瞬间,他想起了他忘的事一一他煮方便面的碗还没洗呢。

  当他已经被传送进位面里,才后知后觉,那也不对劲呀,他是不是还有个系统啊?

  对啊,完、完犊子了!

  这个位面可咋整?这可是个末世位面啊,没有系统,他会疯的!!

  现在,他都好想系统啊!!

  他不是一般地想要现在就能看到系统……里的电视剧啊!!

  ……

  而他的系统x57此刻(ー_ー)。

  它目睹了一切,它亲爱的、刚刚还和它一起在上个位面共患难的宿主,出了位面就立马摘了它的载体——一个女式手表,粉红色的那种。

  虽说他每次出了位面都会这样,但这回他居然还把它屏蔽了扔到桌子上不管不顾。

  它记住了,所以没有拼尽全力地去告诉宿主方便面过期了。

  当宿主艰难地从厕所里爬出来,它又气消了,有点后悔。

  然后,又生气(╬◣ω◢)了。

  宿主居然直接略过戴上它这一环节去了位面,他忘了他还有个领新同事闲逛的任务了吗?他忘了他还有个碗没刷吗?他忘了他还有个可可爱爱的系统没带吗?

  它连忙向主系统上报这个事情,它可不想再换个宿主了。

  所以,他不能再完不成任务了。一旦,这次任务失败,惩罚世界就会等着他去领盒饭。

  ∨

  “知道了。”少女淡淡地回应道。

  “那现在开始喽,走吧。”

  过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最后宗袂脑子里只剩下三句话。

  她是谁?

  她在哪?

  她在干什么?

  从她听到的大组长说的一些话里可知,大组长这是想让自己对局深入了解啊。

  虽然大组长没说一句废话,他说的话的确有利于初次完成这个组位面里的任务的自己,但……说的话是不是有点忒多了点?

  这是一个临时工能听到的吗?

  这难道是重视吗?

  不,应该是想让她打更多的工吧。

  她拒绝这样。

  因为内心的想法,所以一路上宗袂的表情就跟和大组长有仇似的,非常的冷漠。

  【小临子,回神。】

  如菠萝味糖果般甜的正太音出现在她的脑海里。

  ——收到。

  宗袂把注意力又放到了大组长身上。

  他还在单方面的输出。

  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周围的温度比之前低了许多。

  多半又是心理作用。

  大组长心情更不好了?

  等下,自己好像正和大组长并排走,对吧?

  唉,瞧她这双不给力的大长腿。

  宗袂刻意放慢了脚步,眼看前方跟在亘相雨身后。

  【小临子,别走神,注意大组长的话。小心该你说话了。】

  ——谢谢小八七的提醒。

  ——不过,我看他的输出量,应该已经沉迷于他自己的世界中了,不会注意到我吧。

  宗袂带有侥幸的心理想着,顺便还去瞅了一下左前方的亘相雨。

  结果目光还没收回来,就看到大组长停下脚步,转过身来,低头看着她说:“如果你属于这种人,你该怎么办?”

  宗袂愣在原地,她还没来得及在脑子里呼叫系统,便听见系统先开口道,【小临子,他问你,如果你是因为在位面里走神而陷入困境的这种人,当你面对困境时,你该怎么办?】

  【话说回来,这就是你的报应呀,小临子。】如同糖果般甜的正太音笑嘻嘻地说,显得十分欠揍。

  宗袂嘴角不由得抽搐了几下。走神被人发现当场说出来,感受可好?

  宗袂目光紧盯大组长的眼睛,毫不犹豫地说:“大组长放心,我不是这种人。”

  【是,小临子,你不是。】你信吗?

  系统甜甜的嗓音贱贱地说。

  亘相雨:“……”

  他沉默片刻后,道:“进去吧。”

  ——进哪?

  【小临子,麻烦看下你右手边的那扇上面写着“FbnxC5”的门,那是你的位面传送门。请进去,OK?】

  如果宗袂脑子里的小光团系统有眼睛,那它一定会翻个白眼。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