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养霸总那些年
我养霸总那些年

我养霸总那些年

赣北庸儒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更新时间:2024-02-14 13:06:58

见义勇为被反杀后,温初言穿越了,并绑定了某鸡肋系统,既不需要攻略男主,也不需要完成什么主线任务,只需要维持小说世界的稳定就行了,至于怎么维持稳定,那狗屁鸡肋系统竟然说:“权限不足,无法查看” 好家伙,我以为我碰见个大的,谁晓得你他妈给我拉了个大的。 在熬了三天三夜读完系统提供的小说剧情后,温初言看着那个约莫十五岁的少年——日后全书最大的反派正可怜兮兮的被人堵在墙角,身上布满伤痕,眼神暗淡而空洞——心里猛地一震,做了个惊天动地的决策…… 反派他没钱吃饭,温初言她一天打三份工养人家。 反派他没家族管理教育,温初言她现学现教。 反派他没权没势,温初言她动用所有系统bug为人招兵买马。 “宿主,请尽快找到维系世界稳定的方法,不要总是在这里浪费时间。” “嗯…这怎么不算稳定世界的一种呢。”
目录

4个月前·连载至第二章 反派他十五岁

第一章 快穿绑定鸡肋系统

  温初言她穿越了,只是因为在路边见义勇为救下一个被校园霸凌的小孩,然后被霸凌哥与霸凌姐们一击致命。

  鬼晓得那群小屁孩那棍子直接敲后脑勺啊!

  就在她准备好人生重开之时,一道白光包裹着她,脑海里想起一个声音——

  正在进入世界,数据加载中……

  好家伙,投胎都变得这么现代化了。

  一顿操作猛如虎,温初言感觉自己的身体从那飘飘然的感觉变得更加实体化了一些。

  但眼前仍是黑乎乎的,只有零星的路灯点缀在道路的两旁,黑暗肆意的舔舐着那微弱的灯光。

  温初言借着微弱的光看了看自己的手,才明白——感情自己不是投胎而是穿越了。

  夜晚寂静的不像话,寒风卷过脖颈钻进衣服,引得人打寒颤。

  漆黑的巷子里传来系系索索的声音,还伴随着闷沉的木棍声。

  刚刚人生重开的温初言决定苟一点,准备离这种危险因素躲得远远的,然后再报警。

  “你说你每天在学校装什么装,不就是沾了你家少爷光来这学校上学,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少爷呢。”

  “也不看看你那衣服,破的连路边乞丐都不会要的吧,也就你天天当个宝贝一样穿在身上……哈哈哈哈哈.”

  尖锐的讥笑与讽刺穿过寂静的巷子传入温初言的耳朵。

  对方仍是一声不吭,但温初言能想到那人抿着唇,不肯发出任何声音的样子——

  “干嘛不说话!在这装哑巴呢?”

  “你说…我们要是把你这腿废了,会不会有人找我们麻烦。”

  “一条狗而已,管他那么多干嘛。”

  “不要…求你……”少年脆弱的声音钻入温初言的耳朵,那是一个少年褪去所有的骄傲,只想活下去的声音。

  显然,那些人并不准备停手。

  一瞬间,前世的记忆涌上心头——弟弟死之前,是不是也对那群人说过这样的话……

  温初言抄起一旁的木棍,再一次义无反顾的冲进了那个巷子里。

  角落里的少年可怜兮兮的蜷缩着,腿已经被打得青肿,眼神空洞无光,只是喃喃着:“不要…不要…”

  就在那棒子就要再次落在那人腿上的时候,温初言赶来一棒子打在那霸凌者的手上。

  紧接着是棒子落在地上的声音。

  “啊—”霸凌者发出杀猪一样的惨叫,“哪里来的疯婆娘?!竟然还敢打我?!”

  有过一次战败经验的温初言在血脉记忆的加成下,像不知道疼一般,疯了的扑了上去。

  尽管如此,仍是在1V4的场面下落得下风。

  “妈的这疯女人不要命了?!”

  梅开二度——“砰”的一声,木棍又一次的落在了温初言的脑袋上。

  温热的血液顺着额头直刷刷的往下流淌,温初言倒在了地上。

  那霸凌哥与霸凌姐们显然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一时间慌神跑得没了影。

  弥留之际,温初言向旁边摸了摸,正好拉住那人的手。

  对方明显是僵硬了一下,却并没有推开,但已经开始意识不清的温初言根本没有察觉。

  “别怕…”

  “我…不怪…你…”

  温初言的话很轻很轻,却仿佛抽走了她所有的力气,最后安稳的睡着了一样。

  可能…这次是真死了吧…可惜啊,好不容易穿越一回,一来就挂了。

  …….

  再次睁眼时,是在一张病床上。

  温初言只觉得头晕的想吐,全身上下都是一种撕心裂肺的疼。

  “嘶…好痛…”

  忽然间,脑海间“叮咚”一声给温初言吓得一抽。

  尊敬的宿主您好,我是932系统,本世界我将为您竭诚服务。

  好家伙,有系统你不早说,害得我一打四整成这个鬼样。

  “请宿主不要偷偷将本系统的话坏。”一个小孩声音在温初言脑海中响起。

  “要不是本系统启动的及时,宿主早就狗带了呢。”

   woc你小子还是个夹子。温初言在心里默默吐槽着。

  “本系统才不是夹子呢,请宿主不要诽谤系统。”

  “嗯…我心里想的什么你全都知道?”温初言寻思着自己也没把话说出口啊。

  “那当然,我们可是签订了契约的!”小孩语气里充满了不可质疑的自信。

  “我什么时候跟你签订契约了?我怎么不知道。”温初言狐疑的盯着那个小东西。“不会是什么霸王条约,强买强卖吧。”

  “嗯…我那不是看你快死了,救你一下嘛…然后…”

  小孩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几个字小到几乎听不清。

  “然后什么?”

  “然后我就绑定了…”

  看着温初言紧皱的眉头,小孩急忙说:“跟着我有什么不好的,有吃有喝又饿不死,不就做点轻轻松松的任务,然后给我升升级,解锁更多权限。你看,多美妙的生活啊。”

  说完,那人还自己陶醉了一下

  “那做完任务之后呢?”

  “做完任务,可以根据宿主的选择留在世界继续生活或者时间回溯再次开启该世界。”

  “……换个意思就是说只能呆在这个世界呗。”温初言扶了扶额,想着这有什么区别嘛,不就在一个世界里兜兜转转。

  不过这倒对她没有什么影响,毕竟弟弟死之后,她就只有自己一个人了啊。

  那现在只剩下最后一个问题了——

  “任务是什么?”

  几乎是开口的瞬间,一大堆东西争先恐后的涌进了自己的脑海里。

  “系统你一下给我塞这么多信息我脑袋真的会炸开好嘛。”

  温初言努力的消化着那一大堆信息,缓了半天,才明白这个世界其实是一本小说世界。

  标准版人美心善小白花女主和霸道狂拽总裁男主,配上阴鸷偏执反派男二,中间还穿插着各种男三男四男五男六男七。

  上演一场你爱着她,她却爱着他,她逃他追,他们都插翅难飞的早期都市言情小说的故事。

  当然,她也知晓了昨晚那个少年的身份——全书日后最大的反派男二。

  那个阴鸷偏执暴戾的美强惨反派,明明是豪门原配所生的孩子,却在早期受尽所有的屈辱折磨,只有女主是他那阴暗生活中一束短暂的光,最后几乎是疯狂的报复着那些所有欺负过他的人,对所有人都心狠手辣,只还对女主保留着一抹温情。

  重点是,由于早期受到虐待,心理性的排斥除了女主以外人的触摸。而那些想要投怀送抱的女人,全部被他丢到了海里去喂鲨鱼。

  嗯…怎么说呢…不愧是早期言情小说。

  而那天晚上,正是早期重要的戏份,由于受到同学的霸凌,小反派会落下腿部残疾,这也是塑造他性格的关键推动点之一。

  记忆再次涌上心头——那个约莫十五岁的少年可怜兮兮的被人堵在墙角,身上布满伤痕,眼神暗淡而空洞。

  本来在接受信息的时候,这些剧情都只是由冰冷的文字一带而过,温初言并不感什么。这些苦痛不过是那小说里所写的三两笔而已,可对小反派来说,那却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虐待与折磨。

  现在这些虐待开始具化,成了那个角落里小小的少年,生前那些痛苦的记忆再次涌上心头——没能保护好弟弟几乎成了她的心魔。

  温初言心里猛地一震,做了个惊天动地的决策——姜临,我会保护好你的。

  ……

  “喂,你有没有在听本系统讲话。我再说最后一遍,我们的任务是——

  维系世界稳定。”

  回过神的温初言眨了眨眼,追问道:“那怎么才算维系世界稳定呢?”

  “权限不足,无法查看。”这次回答的是一个机械女声。

  “其实本系统只是个初级系统,权限和能力还是有限的啦,不过没关系,我相信你一定能完成任务的!”

  “我看是一直没人绑定你升不了级吧。”温初言看着那个小人儿,有些好笑的说道。

  “那不都是因为你嘛…”小孩眨巴眨巴眼,嘟囔了一句。

  “因为我?这能因为我什么?”

  温初言有些不明所以,不过小孩好像不打算回答这个问题。

  “出发吧,初言酱!去寻找维系世界稳定的方法!”

  “你小子不要这么中二好不好,别老跟我整这些尬活。”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