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野故事集
星野故事集

星野故事集

浮梦殊途998

短篇/短篇小说

更新时间:2024-02-10 11:10:04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目录

18天前·连载至三生缘

灵魂沾心师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大千世界纷纷扰扰。

  在大千世界穿梭着两位特殊的职业工作者。他们是两位大千世界某部分的特别的职业工作者灵魂沾心师。

  该部分的灵魂在死后会粉碎并重新融合,这是符合该部分的事物发展规律的状态,而执念深重的灵魂碎片则很难粉碎,灵魂沾心师的工作就是替执念深重的灵魂转世还愿,让灵魂回归规律。而每个灵魂沾心师的信仰是灵魂100%的融合,融合之后他们同样也会粉碎于世间。

  这是一位不知活了多久的灵魂沾心师陆吾和他第一次接到灵魂沾心任务的徒弟肖齐。

  他的任务是替萧烟菀还愿。

  萧烟菀是大军阀齐北宸的太太。萧烟菀与齐北辰相遇于一场演讲,两人一见钟情,共患难六载,齐北宸因为飞机爆炸逝世。萧烟菀听到消息立马动用力量吩咐夏季封锁消息做好了周密的安排。安排好后望着飞机逝世的地方望了一夜,一夜白了头。

  萧烟菀的许愿是用灵魂的灰飞烟灭换她和齐北辰的一世幸福。

  肖齐兜兜转转运用了灵魂沾心师的逆转裁判之力(逆转裁判之力:把已经被改变的事物强行以自己的意志倒转甚至改变到某个刻度点上)从萧烟菀的灵魂里凝练出了一小片齐北辰的灵魂之力。

  “师傅,跟了你那么久我想我可以独自完成灵魂沾心任务的,您找地方歇歇脚吧。”

  “好,为师信你。”

  陆吾离开了这里。

  “萧烟菀,我们把齐北宸的灵魂之力融合在还未完全融合的一个新生儿身上,然后送你到另一个合适的未融合灵魂的新生儿身上就好了。”

  “好的。”

  融合了一半出现了猝不及防的世界乱流,没有做好完全准备的肖齐把既定的事出现了点点偏差,肖齐与萧烟菀失去了精确联系。

  “师傅,第一次独自做任务就搞成这样,我太自大了。”

  “新人自己上手的少了,光看我们这些老家伙做任务就能成功也着实困难,加油徒儿别泄气。”

  ……

  ……

  ……

  “生了,生了,是个闺女。”

  “以后就叫林易言吧。”

  “啥时候抱来让我看看。”

  “咱们两家关系那么好,我老婆如果生个儿子以后就做亲家。”

  ……

  “你们都别吵了,这里是什么地方什么情况,在这里喧闹。”

  吵吵闹闹的人群慢慢散去。

  不知过了多久新妈妈白歌慢慢醒来。

  “妈,我孩子怎么样了。”

  “孩子很好,是个女孩。”

  “可以让我看看她吗?”

  白歌把孩子抱在怀里喃喃到:“你可要好好长大,妈妈不求你大富大贵只希望你这一生平安喜乐。”又撑着身子给孩子喂过奶,把孩子交给母亲又沉沉睡去。

  白歌与林杰认识于白歌她的青梅竹马霍山,两人倒也合拍,经常有说有笑。那天本是白歌带霍山去家里吃饭恰巧遇到了林杰,恰巧聊的开心就一起去了白歌家。父母一眼相中了林杰。

  霍山开了家照相馆爱玩爱闹,手上没攒什么钱;林杰事业单位工作,二十出头已经是个小领导了,攒了几笔小钱。经过几方打听两家喜结连理,次年怀孕生下女儿林易言。

  林易言一开始就很聪明,早早的会说话走路,学习能力很强,但是因为家里的宠爱被养的有些天真?

  三岁的林易言追着妈妈问“妈妈妈妈,你和爸爸是怎么有了我的呀?”

  “垃圾桶里捡的。”

  “哼,我不信,我这么聪明怎么能不是你们的亲生宝贝。”

  “有同学说爸爸妈妈亲一下嘴就有我们啦?”

  “这个等你长大点妈妈会告诉你,不过你可不能随便亲别人嘴哟。”

  “所以亲一下嘴真的会有小宝宝吗?”

  “等你长大点妈妈会告诉你,现在是秘密哟。”

  五岁的林易言因为爸爸升迁搬离了这个小镇去往附近的B城,开始上小学,林易言因为成绩优异经常被老师夸奖。一年级的课程对于林易言来说万分简单,上学回到家可以尽情的玩耍。

  这天一群小孩围在一起玩闹,新来了一个大哥哥,爬到树上摘了最漂亮的树枝给林易言,其它小孩也嚷嚷着要,大哥哥说只给最好看的小孩,其他小孩说不和林易言玩了就闹哄哄的散了。

  林易言肉眼可见的垂头丧气。

  大哥哥说“他们不和你玩我和你玩,我还可以介绍我的兄弟和你认识。”

  林易言眼角动了动说“行。”

  “那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秦瑞。”

  “林易言。”

  “我今年十二岁,上六年级了。”

  “五岁,一年级。”

  “我妈妈做红烧肉一绝,有机会带你尝尝。”

  “再说吧。”

  “我们去抓毛毛虫吧。”

  “我不会。”

  “我教你。”

  “嗯。”

  ……

  “明天带你去见见我的兄弟吧。”

  “爸爸妈妈不让我随便离开小区。”

  “那我带个人来吧。”

  “行。”

  “你在我们学校很有名气,有才又有颜。”

  “咳。”

  ……

  “给,猫粮,我们去喂小区里的流浪猫。”

  “你那么多东西哪里变出来的。”

  “秘密。”

  “切。”

  “不要随便抱流浪猫狗,我有个同学就因为摸流浪猫狗得了肝包虫。”

  “没事,我皮实。”

  “小心打脸。”

  “不会。”

  ……

  “差不多到时间了,我要回家吃饭了。”林易言晃了晃手表。

  “拜拜易言,明天见。”

  “明天见。”

  ……

  “哈喽,易言。”

  “秦瑞哥哥。”

  “这是我好兄弟何宸璟。”

  “他和我同岁吗?”

  “他可比我还大几个月,就是矮了点。”

  “我就是长高晚,早晚会超过你。”

  “未来的事谁说的准。”

  “你是不是想挨打了。”

  “妹妹,你来评评理,我这话也没说错。”

  “这话是没毛病,但是我其实更好奇你是不是打不过他。”

  “你可别说确实打不过,这家伙该长得身高全长到打架上了。”

  “明明是你太弱了。”

  “上次你遇到小混混抢东西,一个打十三个,打的他们屁滚尿流,还说不是身高全长到打架上了。”

  “那是他们太弱了。”

  “那可是有头有脸的练家子。”

  “那算什么练家子。”

  “你会不会吓到易言妹妹了。”

  “没有没有。”

  “你可以多和他相处一下,他人其实挺好的,就是名声不太好。”

  “对了,我爷爷要过寿我得回家了,你们先玩,我先走了。易言妹妹拜拜。”

  “你快走吧。”

  “秦瑞哥哥再见。”

  “我给你看个好东西。”何宸璟从背上背的包里拿出了一个木质东西。

  “你看我自己做的诸葛连弩。”

  “真的好帅,厉害呀。”

  “那是。”

  “我发现你是个很有自信的人。”

  “我有自信的资本。”

  “这个诸葛连弩要不送你吧。”

  “不了不了。”

  “开玩笑,我也舍不得。”

  “你这话说的。”

  何宸璟笑了笑说:“你脾气挺好呀,倒不像有的人三言两语就生气了。”

  “你也没惹到我生气的点,谁还不会生气。”

  “这话说的没毛病。”

  “我可以用我做的诸葛连弩射到树上的果子。”何宸璟单手晃了晃手上的诸葛连弩。

  “你弄一下让我看看吧,我想仔细看看,学习一下。”

  “好嘞,你看仔细了。”

  何宸璟弄好机关摆好姿势确实稳稳全中了三次。

  “宸璟哥哥我也想试试。”

  “给你,还有两发,别给我弄坏了。”

  “放心吧,不会。”

  说完稳稳拿过诸葛连弩连中两次。

  “以前练过?”

  “没有,前面看你射果子时临时学的。”

  “不愧是我看上的人。”

  “你刚说了啥?”

  “我说你真厉害。”

  “谢谢。”

  ……

  ……

  三个月后

  “言儿,半个月不见,想我了吗?”

  “想,小宸宸想我了吗?”

  “想。”

  “我给你看个好东西。”

  “啥东西?”

  “看,我抓的壁虎。”何宸璟把一个装在矿泉水里翠绿的壁虎递给了林易言。

  “哇,好漂亮,可以送给我吗?。”

  “给你。”

  “谢谢。”

  “客气什么。”何宸璟说着敲了一下林易言的头。

  “敲什么头,会不长个。”

  “不会。”

  林易言手快的也敲了一下何宸璟的头。

  “现在还了。快把壁虎给我。”

  “你真是不吃亏。”何宸璟把壁虎递给了林易言。

  林易言接过壁虎飞快的跑了起来,来到了小区长满青苔的墙壁角落间打开瓶子把壁虎放了出来,小声说到“还你自由,再见了。”

  “小宸宸,你会怪我吗?”

  “什么?”

  “我把你辛苦抓的壁虎放了。”

  “我送给你它就是你的了。”

  “我觉得壁虎在瓶子里真的很可怜,没有自由,我想给它一个自由的天地。”

  “你真可爱。”说着又准备敲林易言的头被易言手快的抢先了。

  “反应挺快。”何宸璟使劲捏了一下林易言的脸。

  林易言使劲掰了何宸璟的手指。

  “痛,你是不是练过。”

  “跟电视上学的。”

  “照这样发展等你长大了说不定就打不过你了。”

  “你想和我打一架,现在就可以试试。”

  “不了不了。”

  “厉害点也好,不容易被欺负。”

  “确实。”

  ……

  ……

  五年后

  林易言中午放学后快到校门口看到何宸璟大声喊:“言儿言儿,这里这里。”

  “来了来了。”林易言小跑过去。

  “我要离开B市去D市了,等我。”

  “啥?”

  “我喜欢你,想和你一直在一起,想和你结婚,等我长大了来娶你。”

  “好,等你。”

  “我就知道你也喜欢我。”

  “对了,这个给你。”何宸璟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用红绳子串的木质小人递给林易言。

  林易言接过小人说到:“我这也没什么能给你的东西,对了我知道了。”林易言快速把鞋子袜子脱了又快速穿上了鞋,把袜子递给何宸璟说到:“这个给你,我姥姥亲自缝制绝对特别。”

  “那我收下了,等我。”

  “等你。”

  “拜拜。”

  “拜拜。”

  何宸璟说完后快速的跑了,林易言目送着何宸璟远去。

  ……

  ……

  七年后

  高考考场大门口

  “完了完了,我最后一到大题没来得及做。”

  “数学好难。”

  “我觉得数学挺简单。”

  “英语卷子我做完还剩半个多小时。”

  ……

  “爸爸妈妈,我考完了,我感觉考的不错。”林易言扑到爸爸妈妈怀里。

  “不管你考的好不好,爸爸只希望你能平安喜乐。”

  “孩子更优秀还不好嘛。”

  “我也不就是希望她不要太累。”

  “没事爸爸妈妈,我很厉害,不会累着。”

  林易言的好朋友季晚霜也考完出来了,看到林易言开心的说到:“易言易言,别忘了明天中午同学聚会。。”

  “好的。你看上去很开心看来考的不错嘛。”

  “比你还是差远了。”

  “啊,这。”林易言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还害羞上了,我这不是大实话。”

  “易言,你真信何宸璟那小子的话。”季晚霜趴在林易言耳边小声的说。

  “自然。”林易言也小声说。

  “十八岁以前的喜欢不算做数。”季晚霜说。

  “小孩子也不是没有真心只是不稳定善变,而且有的小孩子比有的大人懂得多得多,这样说太狭隘了。”

  “这么多年也不联系你。”

  “我们约好了,我会一直等他。”

  “你是真犟。”

  “我是个坚定的人。”

  ……

  ……

  林易言考到了京市最好的大学,京市大学。到了报道的时候林易言拒绝了父母送她来上大学,独自一个人拿着行李箱前往京市大学报道。快到京市大门口,看到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

  “言儿,好久不见。”说着晃了晃手中的袜子。

  “你是何宸璟?”

  “抱歉,这么久没有联系你。”

  “没事,我会等你,用一辈子来等你。”

  “我的这一生也会只有你一个人,我会信守承诺。”

  “其实我也想过你会放弃,毕竟那时候你很小,可能很多东西都不太懂,可能当做一个故事而已就放下了。”何宸璟挠了挠头说到。

  “我没想过那么多,我忘不了我喜欢的人我的承诺。”

  “你是断骨增高了吗?怎么高了这么多,看上去有183了。”

  “我就是长个晚。”说着何宸璟敲了一下林易言的头。

  “以后我们不要在分开了。”何宸璟握住林易言的手说。

  “好。”

  几年后何宸璟与林易言走入婚礼的殿堂,两人幸福的白头偕老。

  ……

  ……

  ……

  肖齐激动的对陆吾说:“我这次做任务竟然完成度87%,真是走狗屎运了。”

  “着实幸运,你开头都这么垮了,两人稍微动摇一点就失败了。”陆吾说。

  “两人确实伉俪情深。”肖齐说。

  “走吧,我们去做下一个任务。”陆吾说。

  ……

  ……

  ……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