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弱还要搞玄学?真千金轰动全球
病弱还要搞玄学?真千金轰动全球

病弱还要搞玄学?真千金轰动全球

阿墨染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更新时间:2024-07-07 20:04:48

一代玄学大佬时染舍生救人,转世投胎成了小道姑。
前脚师傅坐化,后脚道观规划景区改造,没有三千万买地钱,祖坟都给她掘咯!!
好在师傅坐化前留下一句:只要她在亲生父母家待满三年,方可暴富。
这不是逼她去寻亲吗?
时染震惊,悲愤,无语凝噎。
为了还钱,她只好重操旧业。
左手罗盘右手符篆,大力出奇迹,顺带看卦算命卜风水。
一个不注意,就火爆全网了。
网友们的狂热追捧,天师协会的跪求抱大腿,警察叔叔颁布的“最牛悬案猎手”称号……
只是谁能告诉她刚下山心软救下的谢家首富短命鬼,怎么成了粘人精?
待她掐指一算,她的亲生父母居然也是家底雄浑超级有钱的豪门世家!!
回过神来又发现,谢宴青那个短命鬼,是被她师傅内定好的未婚夫……
目录

18天前·连载至第七十章

第1章 直接点要多少你说个数

  “差点死人了!”

  “人要是死在开发景区里,你担得起责任吗?”

  “谁能想到,好好的人能把自己睡死在道观里面啊?”

  耳边嘈杂的声音,吵得时染头疼欲裂。

  谁啊?!

  扰人清梦是要遭雷劈的。

  时染猛地睁开眼,瞪向声音来源处那是两个中年男子,其中一个地中海的男子正在训话。

  “之前不是让你找人去通知那个道观里的人在期限内搬出来吗?你是怎么办的事……”

  地中海男子的话还没有说完对面男子就指着病床上惊喜叫喊。

  “头儿,人醒了!”

  闻言。

  地中海男子猛地回头,肥胖挤在一起的五官朝着时染展现出庆幸。

  “你终于醒了,听说你是要当钉子户……不是,你不愿意搬走,那我这里有一个办法两全其美。”

  时染猛地想起一个月前这群人找上道观。

  说道观所在地被规划进景区开发,紧接着转头相依为命一手把她拉扯大的师傅就坐化了,死前还叮嘱她下山后去找亲生父母还有替他偿还巨额债务。

  债务高达十个亿……

  知道的时候,时染就想撂挑子不干了,再不济断绝个关系……

  但最终还是没比过老坑货坐化的速度。

  可把她气哭好几次,无缘无故背上十个亿的债,换谁谁不哭。

  原本埋了老坑货就下山,没曾想再等等,明天再下山,时间还早的念头让她一直躺尸。

  也许是睡的太死,醒过来就已经是在这个地方了。

  “你在听吗?”

  “我这边给上面申请了一下,你只需要拿出三千万来,道观以后就属于你了。”

  地中海男子笑得见眉不见眼十分猥琐,说着还不住的苍蝇搓手。

  “我现在没钱。”

  时染的声音很轻温温柔柔的,对上她那张我见犹怜的脸直让人联想到病西施。

  地中海男子微微一愣,旋即笑得更绚烂了。

  “现在没钱没关系,期限是一周后,只要三千万景区规划就直接绕过你的道观。”

  “要不然我们就只能把道观里面的牌位和坟里的遗体迁出景区,到时候也希望你能体谅。”

  他根本就没有指望小丫头能拿出那么多钱来。

  唯一的目的就是顺顺利利的把人骗的搬出去,完成项目开发。

  时染心中无语,哪些牌位和遗体是能随便乱动的?

  “那些东西不能动,你们会倒霉的。”

  她是实话实话,信不信就是别人的事。

  地中海男子笑呵呵不胜在意。

  “干这个的总是避免不了的,都是工作嘛。”

  “只需要三千万,超级划算的有没有。”

  “我一分钱都没有……”但是我的亲生父母可能是有钱人。

  谁承想后半截话还没有说完,地中海男子就直接冷了脸。

  “切,浪费时间。”

  说完地中海男子丢下一张名片,留下“有钱找我,没钱勿扰”后转头扬长而去。

  时染望着手中的名片,她懂。

  这人是铁了心要挖她祖坟。

  另一个中年男子,笑得有些牵强。

  “你别太在意,我老板他就这样。”

  眼前的小丫头肌肤病态的白皙,看上去倒是唇红齿白五官精致的和洋娃娃似得,就是身上穿的道袍被洗的发白还有几个显眼的补丁。

  平白让人忍不住的心疼。

  “你就抓紧时间把你师傅他们的后事料理一下吧,牌位什么都带走……”

  屁大点地方要三千万,抢银行都要当风险,他倒好嘴皮子一碰狮子大开口要三千万。

  中年男子在时染师傅死的时候就见过她一面了,小姑娘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差点就厥过去了。

  想想也是,师徒两人相依为命十多年,师傅死了紧接着道观也要被收走……

  “我会想办法的。”

  道观说什么都不能动,二十几代祖师爷都在那里,连带着她的师傅也刚刚入土为安。

  看来还要想办法去认亲,师傅说了她的家人非富即贵,只是没说人在哪里,让她当天下山就在山下等着会送上门来。

  可……已经过去一个月,等应该是等不到了。

  见小姑娘低垂着头,周身气压极低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但应该是不太好。

  “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见人摇头拒绝。

  中年男人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

  时染后悔了。

  为什么要拒绝中年男人的好意呢?

  这里不比上山,去哪都能11路。

  没钱寸步难行的时染站在冷风中,刺骨秋风顺着袖子,裤管无孔不入没一会就把她冻得不轻。

  “算一卦吧。”

  算算哪里能有钱赚。

  说着时染原地蹲下路边扒拉了几颗小石子,双手合上摇摇摇——

  “天大地大,时染最大。”

  石子被洒出落在地上,时染端详了一会。

  得出结论,“不动财自来……?!”

  时染抬头望着灰蒙蒙的天,不能是天上掉块金砖砸死她吧。

  仔细想想以往卜算用玄学的时候,不破财就要倒霉。

  她现在没有财可以破,算了,顺其自然吧。

  抓起石子又撒了一次。

  “家人…东郊百里之外……”

  走过去大概要八小时。

  时染开摆。

  就在此时,身后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紧接着喇叭声震天响。

  原本就在走神的时染被吓得猛地一跳,身体长时间保持一个动作早就冻麻,直直给跪了。

  顿时膝盖传来剧痛,一向怕疼的时染顿时眼中含泪。

  她并不想哭但生理反应控制不住。

  另一边。

  开车男子立刻联想到了碰瓷。

  旋即就下车来到小乞丐身后。

  “你蹲在这里很危险。”

  男子说话声音并无情绪,淡淡懒懒的音色,敲在耳膜上,却格外温润柔和。

  下意识的抬头去看。

  身后男子微垂着眸与她对视,那是一双如琥珀般好看的眸子,高挺的鼻梁,紧抿的薄唇是极淡的颜色平添了几分清冷之色。

  视线向下扫过,提拔却意外瘦削的身体看上去有些单薄,最好看的是他那双手,莹白均称,修长有力,骨节泛着玉般的冷白,一双笔直的大长腿被西装裤包裹的严严实实。

  在联想上那张清冷的脸却是平添了几分禁欲的气息。

  见少女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呆呆的望着自己男子眉头几不可察的皱起。

  少女小小一只蹲在那里。

  秋意带起微湿的风,撩起少女松软乌黑的短发,一双好看的桃花眼中噙着泪花,露出一截纤细白皙的脖颈上面微青的血管清晰可见摇摇欲坠的破碎感扑面而来让谢宴青有些移不开眼。

  忽地回过神来。

  他十五年前就已经定下未婚妻,人见过几次十分不喜他,年纪还小不一定能成。

  但在此期间他也该自觉和所有异性保持该有的距离。

  想到这里他无心过多纠缠,转身回到车上找了些东西。

  在回来那双很好看的手上拿着更好看的一沓钞票。

  “这里有一万块,够吗?”

  “或者直接点,你说你要多少钱说个数。”

  男子的音色像淡淡清风,无波无澜礼貌却疏离。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