坠向暖阳
坠向暖阳

坠向暖阳

墨随曦

现代言情/都市生活

更新时间:2024-02-18 01:01:13

【外冷内热的多面大小姐&冷淡纯情的混血贵族少爷】 她们的初见之时各怀目的,针锋逐渐开始,命运的线在一个岔路悄然相连… “月亮会坠向暖阳,星星永不熄灭” “你不是精通心理学?” “怎么了?” “那你怎么还没看出我爱你?”男人凑近,故作懊恼 —————— “一稿难求的世界级设计师小姐,不知可否请您屈尊为我们的婚礼设计一双对戒?” “先付定金,两百亿” 一张手稿五百亿,认真的吗? “查尔斯,打钱”管家连忙上前接过黑卡 —————— “什么?!那个大佬的真…真名?愉忧?假...假的吧” 回眸对上温愉忧玩味的笑 “愉忧,神喻,我擦——”
目录

11天前·连载至沈家两个小姐天差地别

神喻

  寂静无人的公路上,一抹艳丽的红色如同疾风般的箭矢,划破了夜色

  飞驰而过

  红色的法拉利超跑在此刻格外显眼,整个车道上都弥漫着刺耳的轰鸣声,如猛兽一般在此刻的黑夜中叫嚣着

  主驾驶位上,女孩一双纤细漂亮的手稳稳的掌控着方向盘,浓密乌黑的长发被简单的扎成了一个马尾

  当前的温愉忧心情异常烦躁

  就在半小时前,温愉忧还沉浸在睡梦中,结果一通紧急电话铃响,温愉忧硬生生在一阵鬼嚎中起了身

  大半夜的一通电话把人从温暖的床上拉起来,不烦才怪!

  一脚油门,车速持续飙升,风吹起她鬓边的头发

  待嚣张的轰鸣声渐渐远去直致彻底消失,夜色再次归于宁静时

  前方又出现一片亮光,一辆黑色加长版的宾利映着夜色平稳驶来,比较前者,这次的月光稳稳地打在车身上,在一片死寂的黑色外表上镀了一层银边,尽显高贵

  月光透过车窗洒在宾利的后座上,一个英俊的男人端坐其中

  修长的双腿优雅地交叠在一起,墨色的西装外套被扔到一旁,露出一身简单的黑色衬衫,袖口挽起,露出一截如白瓷一般的小臂

  宫商墨冷着脸,周身都散发着一股无法言喻的强大气场,如同一位高贵的王

  他的目光始终专注地落在电脑屏幕上,那双长长的睫毛就好像蝴蝶的翅膀一样轻轻颤动,钢琴家一样灵活的手飞速的在键盘上跳动着

  场面一片“安详”

  当以为这静谧的氛围会一直安安稳稳的持续到车停下时,搞事的总会适时出现

  空气间响起一道突兀的手机铃声,绵延婉转的钢琴声响起的瞬间,司机微不可察的倒抽了一口冷气

  第一个念头

  完了!

  这个手机是上级发下的,是为了在任何前提下保护关注到主子的安全状况,所以无法设置静音或震动

  透过后视镜,男人忙碌的手闻声稍稍停顿了两三秒,好看的剑眉微蹙,但也仅仅持续了两三秒,便又继续忙碌起来,恍若无事发生

  见此,司机不由的稍松了口气,看清来电人后,迅速摁下耳机的接听键,十分恭敬地用流利的英语与对面的人交流起来

  双方都很自觉的用较快的语速跟简洁的语言

  通话结束,司机再次小心翼翼地瞄了一眼,继续用英文轻声说着

  “少爷,是老先生那边的人…”

  似乎是很惧怕后座的人,比起先前在电话里的语气更加恭敬几分

  闻言,宫商墨微微掀起眼皮,停下手上的动作,合上电脑顺着车窗外的风景,懒洋洋地换了个姿势,斜倚在真皮座椅上垂着眸,仿佛所有事情都与他毫无关系,与世隔绝…

  半天,后座的人终于悠悠传来声音

  “继续,说什么了”宫商墨悠悠阖上眼,抬手捏了捏眉心

  “老先生让我转告您…”

  此刻的司机内心世界简直濒临崩溃,明明知道少爷今天心情不好,却又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在少爷最大的雷点中徘徊

  他想,如果各宗亲不阻拦,少爷一定会先回法国把老先生拖出来打一顿

  “此次让您来Z国,老先生让您谨记您此行的目的…”

  他顿了又顿,还是不敢将那件事说出口

  因为某人的雷点二,第N次替自己的“好弟弟擦屁股”

  ………车内好一阵寂静,急得司机直冒虚汗

  然而后座的人只是不咸不淡的轻嗤了一声,又继续打开电脑忙碌起来

  “告诉他,知道了”

  告诉他,让他滚!

  B市(郊区)

  Black flame(黑焰)酒吧外,红色的法拉利在一个完美流畅的漂移后,缓缓在空地停下,紧接着车门打开,一只细长的腿率先踏出

  温愉忧刚站起来,便看见,迎面走来一个身穿黑色风衣的男人

  那人刚走近几步距离,一阵气味便在周遭肆意弥漫起来

  温愉忧皱起了眉,嫌弃的后退了一步

  “你还抽烟?”

  “试试吗?”男人吐了口烟圈朝她笑笑

  “…”

  温愉忧盯着他,片刻后,抬脚朝酒吧内走去,头也不回

  霍云归朝着那背影轻“啧”一声,迅速湮灭手中的雪茄跟了上去

  Black flame内场

  不愧是B市最大的酒吧,虽然地处挺偏远,但生意不错,来的几乎都是些富二代

  暴发户聚集地…

  内场的巨大舞池里,密密麻麻都是人

  人群舞动,狂嗨尖叫的声音一阵盖过一阵,几乎快要盖住场内的音乐声

  两人在拥挤的人群中穿梭,与整个会场热闹非凡仿佛隔了一堵隐形墙

  酒杯激烈碰撞,酒水洒出,一片欢声

  终于,两人越过大厅,站定在一个玫瑰金色的电梯门口

  “呼~还好这只是个酒吧,要是在另一边,可有得我们走的”

  霍云归手臂贴在墙面上,长出一口气,他的身材高大,目测有186左右,在这么拥挤的地方行动略显艰难

  “到底发生什么了?怎么急成这样?”温愉忧揉了揉手腕,她的右手提着一个黑色电脑包

  刚刚穿过人群的时候,电脑包不大,但人群也确实拥挤,她简直怀疑她是在拔河

  电梯到了,二人进入电梯,温愉忧抬手摁下楼层按钮,顺势将空闲的左手揣进大衣口袋里

  “嗐,也没多大事,主要是看你天天睡这么早,拉你出来玩玩儿,感受感受夜的美好”

  “你说什么?”温愉忧咬着牙,带着微笑看向他

  那微笑,仿佛在对着他说“你要死了兄弟”

  “哎哎哎,开个玩笑,玩笑,嘿你这姑娘怎么这么不禁逗啊,”

  “如你所预料的一样,卢卡斯那边已经动手了”

  霍云归表情严肃起来,周边都升起了一股冷气压,他冷着脸继续道,“就在今天中午,我们的中枢安全系统受到两次不同程度的攻击,但好在有你做的安全自动系统,没有信息泄露出去,只是收到他们一堆没用的挑衅”

  电梯门开,霍云归突然叫住正要往里走的温愉忧

  从风衣口袋里拿出一个白色的小长方形块递给她

  那是一个U盘

  “你确定他们只是挑衅?”温愉忧皱眉,捏着U盘的手,食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在上面,发出清脆的声音

  “对,除此之外,就是…咳咳,沈家那边,发出了设宴邀请,就在下周一,你去吗?”

  霍云归说着,将手放在门前的电子扫描仪上,等了两三秒,电子屏上亮起绿灯,电子金属门自动打开

  “你的意思是…”温愉忧将声音压的极低,“有内鬼?”

  刚要迈进门的霍云归闻言停下“这个问题我也想过,毕竟那可是中枢系统,但我也不敢断定是不是他”

  说完,霍云归意味深长的看了温愉忧一眼,转过身大步走了进去

  温愉忧看着他的背影拧眉

  真的是他?

  来不及多想,温愉忧也走了进去

  室内,一片清新的暖白色,与刚才热闹的酒吧不同,这里的人安安静静的,只能听见几声信息交谈,温愉忧走到一张电脑桌前,将外套脱下顺势随意的搭在椅背上,白色简单的衬衣与这层楼

  还挺搭

  这是一间大型的地下会议室,位于酒吧的负一层,所有要进来的人都必须乘坐特殊的电梯

  温愉忧打开电脑包,取出一台笔记本电脑打开U盘,懒洋洋的往椅子上一坐,伸手将U盘插进电脑的USB接口

  随即,电脑屏幕亮起,弹出一个窗口

  温愉忧迅速扫了一眼内容,眉梢轻挑,指尖缓缓触上键盘,目光专注

  屏幕上的乱码快速滚动,温愉忧双手飞快的运作着,速度快得好像在演奏一首难度系数速度极高的曲子

  一道人影走过

  随即,纯白色的桌面上出现一杯冰美式

  温愉忧余光扫了一眼,并没有理会他

  “温同学,还是怕苦啊”霍云归装模做样的叹息,将冰美式拿起,转而放上一杯热牛奶

  “这U盘你哪来的?”温愉忧将笔记本电脑合上,这才拿过牛奶喝了一口

  “不知道”霍云归转过身,倚靠在电脑桌前,仰起头,在温愉忧复杂的目光下,一口气喝完了那杯冰美式

  感受到温愉忧的目光,霍云归侧过头无辜的看着她,还油腻的对她眨了眨眼,仿佛他真的什么也不知道一样

  鬼才信

  下一秒,他感觉到身边的人转过身拿了什么

  紧随而来的就是一支飞过来的笔,霍云归微微侧了侧身,躲开了

  那支触屏笔就这样直直的插进了身侧的墙壁里,没入了有四五公分

  “十七万五千六,给你抹个零,十七万,记得报销”霍云归笑着看了一眼那可怜的墙,理了理衣服,回过身,对上了温愉忧的双眸

  额…很会抹零

  温愉忧平静的看着他,一言不发,那眼神就好像在无声的对他说

  演,接着演,我要是信我就是你孙子

  “好了好了,其实是卢卡斯那边的人寄过来的,可具体的位置暂时追踪不到,有些重要的痕迹被对面故意抹掉了,我们的人还在努力”

  霍云归败下阵来,投降似的举起双手向后撤了两步

  “大致位置发我”好听的女声响起

  “哈?什么?”霍云归笑了,有些勉强

  “具体位置看不了,大致位置呢?应该不会在市中心吧?”

  B市市中心,众多商界大佬云集之地,安保系统仅次于京都,别说一群亡命徒和爆炸案嫌疑人,就是普通人都不一定能进去

  温愉忧拾起外套,大步往外走去,声音在室内回荡

  毕竟她现在只想能快点做完早些睡觉

  霍云归刚将墙壁里的笔拔出来,就看见某个人无情的背影,大声朝她离开的方向喊了几声

  “喂!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啊,你到底去不去赴宴?温同学!…温愉忧!”

  外面传来的电子大门关闭的声音仿佛在嘲笑他

  她这性格…

  霍云归低声爆了一句

  他真的是要被气死

  突然感觉背后热热的,感受到身后一群人八卦的目光,霍云归咳了几声,理了理风衣领子,转过身,朝众人干笑道

  “哈哈,内个…都散了,去去去,都忙去”

  又是一阵座椅移动的哗啦声,所有人,啊不,除霍云归以外的人又回到了工作状态

  “不生气,能理解,能理解…”

  霍云归嘴里念叨着,掏出手机大步走了出去

  只剩桌面上某支坏得差不多了的价值十七万五千六百八的触屏笔孤零零的躺着

  ——

  厚重的法式丝绒窗帘被高高挽起,温暖的灯光透过巨大的落地窗,群星在旁闪烁,月色依旧温柔

  一道修长的身影立于落地窗前,一双冷静淡漠的眼睛此刻无声的欣赏着窗外的夜景,身上的肃杀之气在此刻不见踪迹

  静置半晌,宫商墨沉默着转身,像是终于想起正事一样,朝着不远处的书桌迈腿走去

  “咚咚咚”礼貌的敲门声响起,宫商墨脚步稍顿了一下,又继续踏着香槟色的地毯朝书桌边走去

  “少爷,是我”隔着厚重的门板,隐约听出是一阵模糊却又纯正的法国腔

  “进”宫商墨声音淡淡的,直到听见开门声,视线收回

  思绪收回,宫商墨打开面前的笔记本电脑,开始输入密码

  “少爷,老先生要求与你连线…”一名身着执事服的法国男人出现,双手托着一台平板轻轻地放到书桌的一角

  “卢卡斯那边有消息了吗?”宫商墨打断了他的话,那台平板在此刻好像空气一般,毫无存在感可言

  查尔斯抿着唇,恭敬的退到一旁,这才开始回答

  “没有,不过他们的人身上被我放了追踪器,跑不了”

  见宫商墨并没有与老先生连线的打算,只能作罢,接起少爷的话茬,心里也暗暗叹气

  少爷和老爷之间的隔阂越来越深了啊——愣神之际

  “查尔斯”

  一道悠悠的声音响起,感受到声音的主人的视线,连忙躬身应着

  “在”

  宫商墨也不在意,只是自顾自的将电脑屏幕朝他的方向转过去,摁下视频的播放键

  视频很快加载好,虽然平时训练有素,但在看清屏幕里的视频内容时

  查尔斯琥珀色的瞳孔还是微微放大,尤其在这灯光的映照下,这种活见鬼一样震惊的表情更加清晰

  这屏幕上的人,不就是他们正在找的卢卡斯吗?

  少爷上哪里找到的监控?还是说

  他又黑别人网了?

  跟随少爷在纽约待了小半月,查尔斯不是没有从其他方面查过,可惜那里有老先生以前的人,老爷的权利显然比少爷更高,他没有权利继续和少爷自家老爷子硬刚下去

  在帮少爷查这些事情上不比在英法,是受到了老先生极大的限制阻碍的,刚好这次出行到Z国,他正准备趁老先生在Z国没有太多势力的情况下着手去查这些事

  结果少爷已经有了人家藏匿地点的监控了?

  还特么的现场直拍啊

  好好好,他佩服了

  震惊之余抬起头,却对上了宫商墨深不见底的眸子

  好似心有灵犀一般,当即便意会了他的意思

  查尔斯向前一步,对着宫商墨微微躬身行礼,然后迅速离开了房间

  宫商墨眯了眯眼,侧过头,透过旁边柜子上的监控屏幕,注视着他一路走出别墅的身影

  在查尔斯驱车离开后,宫商墨抬手捏了捏眉心,最近糟心事多啊!

  余光从空隙间瞥了一眼旁边孤零零躺着的平板,不爽的拿起来

  随手扔了…

  很意外的被刚好被摔到了落地窗前的欧式丝绒沙发边缘上,可惜坚持了没几秒,直接滑落在地毯上,发出一声闷闷的声响

  宫商墨操控着键盘,再次朝刚才的视频点击了播放

  视频里,一个壮硕的男人从一堆积的杂物里扯出了一根钢管,他脱了上衣,露出了满身的疤痕,在监控里虽不能看得太清,但看上去密密麻麻的口子还是有些触目惊心

  宫商墨一眨不眨地看着男人身后的背景,在他意料之中,在这个视频中,没有卢卡斯的身影

  他逃了,抛下了这些人

  虽然画面里背景漆黑,但好在监控有夜视功能,隐约看得出应该是一间早已废弃了的仓库

  视频里,那个男人身旁还站着两个面目狰狞的人,同样赤着上身,手上一人紧握着一根钢管,正齐齐盯着一个方向,看着他们警惕的样子,显然是处于备战状态

  果然,不出意外的,监控画面外传来脚步声,宫商墨眯了眯眼,好像很期待那人会是谁

  会是谁和自己抢卢卡斯的人头

  又会是谁,让这个十恶不赦的恶徒跟那群亡命徒惧怕成这样?

  宫商墨兴趣大增,从雕刻着精致雕花图案的法式书椅上直起身

  下一秒,一个黑色的人影刚进入画面,忽然一道银光闪过画面,屏幕闪烁了不到两秒,瞬间黑屏

  …

  宫商墨怔愣了一下,随即勾唇一笑,他调出视频中人影出现的那一帧

  可惜太过于模糊,那人出现的时间卡得极好,简直恰到好处,几乎是刚入镜,监控就被彻底破坏了

  不过,他看出来了,那道银光,其实是一把刀,那个人的身手了得

  “飞刀玩得挺六”宫商墨笑着作出评价

  录像播放完,界面自动关闭,露出了下一个界面

  是一张被刻意放大的图片

  因为在原图上,整张图片没有一点图案字样,一眼看过去就是一张纯黑色底图

  但在放大后,就可以发现,左上角处其实有一排极小的灰字,看过去,是一串摩斯密码

  宫商墨咬着牙,心中冷笑,这人到底是真的这么幼稚有病,还是故意的

  手指刚要开始操作

  咚咚咚,又是一道敲门声传来,宫商墨此刻的脸黑到快要滴出墨来

  “进”

  一个字,几乎咬牙切齿,今天,怎么这么烦?简直是处处烦心!

  一阵舒缓的音乐随着开门声从卧室的玄关处传来

  “少爷,老爷的跨国电话”帮佣颤巍巍地走进来

  宫商墨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脑屏幕,仿佛要把它吃了一个眼神都没有抛给她

  女佣捧着又一台平板战战兢兢的走过来,站定在一旁,头低也不是,抬也不是,干脆直接闭上眼睛,一点也不敢去看他屏幕上的“机密文件”

  宫商墨的手依旧在操作着,屏幕上,刚才的那张图片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几乎满屏飞的乱码

  “放下,出去”

  “是”女佣如释重负

  刚踏出房门,那股压抑感倏地消失,女佣简直感到了如同经历一场浩劫后劫后余生的感觉

  而身后的书房里

  宫商墨沉着脸,终于拿起了第三次响起的平板

  这老头子怎么这么执着?

  电话刚接通,对面的人先是一愣,紧接着传来一声怒斥

  “巴斯蒂安!”苍老的声音明显是一位老人

  “祖父”宫商墨表情平淡,右手搭在桌上,随意地从精美笔筒里抽出一支钢笔,也不写,就那样转着

  对面的老人缓过来,音量也平和下来

  “刚刚为什么不接电话”对面的老人缓过来,音量也平和下来,却依旧带着不容置喙的质问

  “静音,没听见”

  从开始到刚才,响了半天的平板…

  “所以你到底有什么事要特地打国际长途电话?”宫商墨耐心耗尽

  “你应该知道,我让你去Z国,主要的目的绝对不是处理盛华和卢卡斯的事,巴斯蒂安”

  闻言,转笔的手一顿,宫商墨望着窗外的夜色

  “我知道,我还要给你的好孙子擦屁股,收拾南建集团的事”

  对面静了下来,片刻后才出声

  “巴斯蒂安,你无需再装做不知道,我就是要你找到神喻!”

  “然后呢?你打算要我怎么找?或者你知道他的消息?他的性别是什么?”宫商墨好笑,也真就懒得装了

  三年前全球第一组织“无字碑”易主,新主人“神谕”这个称呼飞速在各个阶层传播,人们将祂传得神乎其神,“无字碑”这一组织,无特定领域封神,或者说,在所有领域都有着“无字碑”的影子,能进入那个地方人都是特定领域的神级大佬存在

  听到宫商墨的话,对面又是一阵沉默

  宫商墨自觉无聊,往座椅上一靠,慵懒的笑道:“行啊,我可以帮你”

  对面几乎是下一秒就开口

  “真的?!”

  “对,不过我总不能白帮你这忙吧?”

  他可是商人

  “你想要什么?”试探的声音传来

  宫商墨没有立即回答,而是起身,又走到了落地窗前,透过玻璃,看着月亮与群星

  “简单,就三点,”漫不经心的语调几乎让对面的老人放下心来,结果,“第一,我要收回奥斯汀家族的全部执掌权,第二,未来我的婚姻要由我自己做主你不许插手,第三,卢卡斯的事全权交给我处理且你不得干扰,怎么样?”

  “你!”对面的人声音颤抖,“一条我能勉强接受,第二三条不行!”这是他最后的倔强

  他最后,可以控制住他的手段

  “那就没的谈了”似乎是早就料到会是这个结果,宫商墨故作遗憾的叹了一声,“没有其他的事,我就挂了”

  “嘟嘟”——对方还未开口,电话挂了

  没关系,他会同意的,不着急,慢慢来得到的结果才会更好

  放下平板,宫商墨高大的身影几乎遮住了半个落地窗

  他单手插在口袋里,右手自然的垂在身侧

  身后的灯光打在他的身上,从正面看

  他在寂静的黑夜中,被光包裹

  而那台还未合上的电脑屏幕上,黑色图片中的摩斯密码,早已经被翻译出来

  ----..-.-.----./-...--.....-.-.-

  【神谕】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