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风拥抱你
化风拥抱你

化风拥抱你

茄士香

浪漫青春/青春疼痛

更新时间:2024-03-03 12:59:54

“伊藤源一,再见我的好朋友。” “就让风替我来拥抱你。” 【青春+治愈+男女主双强+无cp】
目录

19小时前·连载至园岛莉舞会

初次见面,我叫茨约·格里

  入夜时分,大家似乎都进入梦乡,此时却还有一户人家透出一丝光亮。

  少女正开着台灯在看书,她是辉义市第一高中的一名学生。

  现在正是高二下学期,下半年进入高三。她常年处于年级前五,刚好第五个。

  “喂?茨约·格里,你还在学呢?”

  “嗯,马上半期了,得抓紧点。”

  “行吧,你明天周末出来吗?我们去野营。”

  “我就不参与了,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好了,拜拜!”

  话落,茨约·格里挂断电话。她看眼时间也不早了,就准备睡觉。

  茨约·格里洗漱完后,不知道怎么回事心慌慌的。

  她走到阳台本想呼吸下新鲜空气,却看见一位少年瘫倒在地上。

  茨约·格里住在巷子里,家里也不是没钱。只是,这间房子对她有一些特殊的意义。

  天空下起毛毛细雨,使她有些看不清少年的脸庞。

  昏黄的灯光打在他身上,少年似乎受伤了。

  茨约·格里走下楼开门出去,她走到少年前面蹲下身子,摇了一会儿。

  “没事吧?我帮你叫救护车。”

  少年缓缓睁开眼,他看见茨约·格里要打电话。

  随即握住她的脚腕,皱着眉头示意她不要。但坚持一会,手就没力气了。

  茨约·格里看着他一脸懵,又看见他身上掉下来的手表,瞬间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茨约·格里把这少年扛回家,随后赶忙用东西把手表砸碎扔了。

  她把少年扛到二楼客房,把他放在床上去后,又去洗漱间拿匹毛巾和接水。

  她给少年擦拭了头上的血迹,在给他包扎伤口。

  茨约·格里看着他的灰色卫衣也染上血色,就才想他里面也受伤了。

  于是,就把人家衣服脱了包扎伤口。

  茨约·格里弄完这一切后,给他盖好被子后就去上楼睡了。

  茨约·格里很快的进入梦乡,梦里她又再次看见了她的姐姐。

  那是一个夜晚,十岁的茨约·格里坐在沙发上。

  她盼望着姐姐回来,但马上十二点了姐姐还是没回来。

  茨约·格里鼓起勇气走出门,她在门口张望着。

  始终没有她姐姐的身影,她朝巷口走去。

  看见一个身影倒在地上,茨约·格里不知道是谁。

  但她有个不好的想法,她鼓足了勇气走到旁边。

  十岁的茨约·格里瞪大了眼睛,她跪下来摇晃着眼前的人。

  “姐姐!你醒醒!”

  她看见姐姐的胸口有不断的血冒出,弱小的她用手捂住伤口。

  当时的茨约·格里天真的以为,只要这样就可以止血,但血还在不断涌出。

  十岁的茨约·格里泪如雨下,她抱起姐姐:“姐姐你在睁眼看看我,我是格里啊!”

  茨约·格里的姐姐睁开眼,她用手摸了摸茨约·格里的脸颊:“格里,答应我活下去……”

  她艰难的吐出这几个字后就永远昏睡过去。

  茨约·格里的动静吵醒了周围邻居,他们赶忙叫了救护车和警察。

  那天晚上,年仅十岁的茨约·格里在手术室外焦急地等待。

  不知过了几小时,手术室的灯光熄灭。茨约·格里走到门前,等医生出来后问:

  “医生,我姐姐怎么样了?”

  那医生摇摇头:“准备后事吧……”

  那时的茨约·格里听到这消息,她只点点头随后去办好后事。

  她不知道用怎样的心态去面对,她怨自己没有早点发现姐姐。

  或许她早一点发现,她的姐姐也不会就这么死去。

  她的姐姐就这样永远停留在了24岁,在茨约·格里十岁那年她永远失去了她的姐姐。

  早上五点茨约·格里睁开了眼,眼角还留着眼泪,枕头的一角已被沁湿。

  她擦拭着眼泪,呢喃道:“又梦见这些了。”

  茨约·格里看了眼时间后起床,这本是周末她应该再睡一会。

  但昨天晚上睡觉她救了一个少年呢,她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件事了。

  因为昨天晚上茨约·格里看见的那块表,她知道这块表的意义,是一个组织花卉里成员的特征。

  而那块表是定位的,茨约·格里害怕引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茨约·格里洗漱完后就出去晨跑,跑完后买了两份早餐顺带一些生活用品。

  她走进客房,拿了把椅子坐在床边。

  她吃着早餐等待少年时醒来,大概是八点半少年才醒。

  茨约·格里此时正在看书,她注意到少年醒了,就开口道:“醒了就去洗漱吧,洗漱完就来吃早餐。”

  少年没有动,他问:“你是谁?”

  茨约·格里合上书本道:“你昨天倒在我家门口,是我救的你。”

  少年起身下床:“谢谢,我叫伊藤源一。”

  茨约·格里点头:“初次见面,我叫茨约·格里。”

  话落茨约·格里又继续看书,等伊藤源一洗漱完后在那吃早餐。

  茨约·格里开口:“你是花卉的人吧。”

  伊藤源一愣住了,看着她点头。

  过了一会伊藤源一说:“我现在不是了。”

  “他们在追杀我。”

  伊藤源一吃完后又说:“我会报答你的。”

  茨约·格里合上书看着他:“我看你好像跟我差不多大,你从小就在花卉里?”

  伊藤源一:“是的,从我记事起我就在花卉里。”

  不久伊藤源一又艰难开口:“那个,我能先住你家吗?”

  茨约·格里看着他的眼睛问:“为什么?你在这我说不定会惹来麻烦。”

  伊藤源一低下头:“我……我不会给你找麻烦的。”

  茨约·格里走近伊藤源一按住他的肩:“你怎么保证呢?”

  伊藤源一抬起头看着茨约·格里:“我把命交给你。”

  茨约·格里听完有些震惊,她没想到伊藤源一会这么说,看来这个条件对他真的很重要。

  茨约·格里点头:“行吧,那你就住这间房。你换一下衣服,我带你去办入学手续。”

  伊藤源一看着自己的已经沾染血渍的T恤,不好意地开口:“那个,我的T恤沾血了……”

  茨约·格里:“呃……我没有男士T恤。”

  茨约·格里想了一会开口:“我有一件大一点的T恤,你建议吗?”

  伊藤源一有点尴尬但还是穿了。

  不一会儿,伊藤源一就换好了。茨约·格里看着他:“还挺合身,那这件衣服我就不退了。”

  伊藤源一有点不好意思,脖子已经红透,毕竟这是他第一次穿女孩子的衣服。

  茨约·格里带着伊藤源一出门,她问伊藤源一:“伊藤源一,你以前在哪上高中?”

  伊藤源一:“像我这个年龄的,都是自学。”

  茨约·格里点头,她没想到他们都是自学,她一直以为花卉里的成员也是读高中的。

  不久,他们走到了一中的门前,茨约·格里来之前就与校长及校方那边的高级领导说过。

  所以,茨约·格里与保安人员说完后就直接带伊藤源一去考试。

  校长室内,几个领导已等候多时,见到茨约·格里走进震惊不已。

  因为,在手机上投资了许多钱的股东,结果来的是茨约·格里。

  校长问:“茨约·格里你来这干什么?”

  茨约·格里:“办理入学手续啊。”

  他们相互看了眼,试探性问:“桔梗花?”

  茨约·格里点头:“怎么了?”

  几人颇有震惊,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茨约·格里就是桔梗花。

  茨约·格里等不住了:“校长快点考试吧,我还有事呢。”

  他们反应过来,就拿出了试卷。

  他们问:“谁考啊?”

  茨约·格里:“我身后这位,他叫伊藤源一。”

  他们几个点头道:“那开始吧。”话落伊藤源一就坐在座位上开始考试。

  有几个领导在那看着,而另几位就去和茨约·格里谈话了。

  “茨约·格里,我就叫你小约吧。我有个问题,就是你为什么会选择投资我校?”

  茨约·格里很直白:“不投资,你们怎么会有空来看他考试?”

  张校长有点尴尬,茨约·格里也注意到了。

  但她真不想去做这些表面功夫,就当看不见,这气氛就有些尴尬。

  伊藤源一似乎也感受到了,他朝茨约·格里那边看去,就撞上了她的视线。

  瞬间,伊藤源一的耳朵红透了,他有些不自在。

  而茨约·格里也看见伊藤源一那鬼样,不知道说什么好,有点气不打一处来。

  张校又找来话题:“小约啊,这伊藤源一是你家的……”

  茨约·格里:“他是我朋友,他说想来一中读,我就带他来了。”

  茨约·格里说完,又开始了那死一般的寂静。

  茨约·格里无聊就开始刷手机,而那边看伊藤源一的几位领导越来越心奋。

  不知过了多久,茨约·格里有些犯困就趴在桌上睡了。

  下午六点的时候,茨约·格里被摇醒了。

  她迷迷糊糊睁开眼,看见伊藤源一正收拾着东西,边起来伸个懒腰:“明天几点考啊?”

  茨约·格里问着,一旁的张校道:“考这几科就够了,明天不用来,下星期一来学校。”

  茨约·格里看着他们一脸懵,而伊藤源一在旁边小声说:“快走。”

  茨约·格里就带着他走出校园,刚出大门没多久茨约·格里终没忍住。

  她看向走在身旁的伊藤源一:“他们怎么就只让你靠一天呢?”

  伊藤源一摇头:“不知道,我就写了几科的试卷,最后写完数学时,那人就叫我别写了。”

  茨约·格里听他这么一说,也就没再去想这件事。

  她提议道:“伊藤源一,我们去吃一家的麻辣烫吧,已经到午饭时间了。”

  伊藤源一点头,茨约·格里突然说道:“伊藤源一你要不找一个兼职?

  不然每次都花我钱,难不成要我包养你?”

  伊藤源一看向她:“我回去找的。”

  茨约·格里:“希望你会!”

  不一会他们来到犄角麻辣烫,茨约·格里带着伊藤源一走进去先找一个地方放东西。

  随后,茨约·格里和伊藤源一就去加一些自己爱吃的。

  弄好后回到坐处,茨约·格里问伊藤源一:“你带手机没?”

  伊藤源一有些尴尬:“没,弄丢了。”

  茨约·格里心里暗暗吐槽:“我这什么运气?意思就是都要我买呗?”

  她要被气死了直接给伊藤源一白眼,伊藤源一低下头扣手:“我后期会还的。”

  茨约·格里:“最好是!”

  吃完后茨约·格里就带着伊藤源一去购物,给他买这买那,连贴身衣物都买了。

  茨约·格里看着伊藤源一拎着一代代的东西说:“得了!我成你活娘了呗,我是不是还要给你买套房?”

  伊藤源一:“不是你说这些都要买吗?”他有点委屈。

  茨约·格里看着他:“我说归我说,但我钱还不是花在你身上了?”

  伊藤源一看着茨约·格里气呼呼的样子有点我想笑。

  此时的伊藤源一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有一丝温暖又有点甜。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