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少的心尖宠是个替身病秧子
季少的心尖宠是个替身病秧子

季少的心尖宠是个替身病秧子

柳叶璇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更新时间:2024-02-26 23:53:09

【替身文学+追妻火葬场+男女主结局未在一起】
世人都知道,季景之宠妻无度,哪怕对方要天上的星星都给摘下来。
只不过,他们也都知道,那人之所以被宠上天,为的是那张和他早逝的爱人一模一样的脸。
……
只因和季景之早逝的白月光长得很像,陆清芷被他困在了身边一年多。
十几次的离开都以失败收场,陆清芷精疲力竭,终于从楼上一跃而下。
但她却硬生生的捡回了一条命来。
此后,她佯装失忆,步步为谋,只求逃离季景之的身边。
目录

20小时前·连载至第42章 江涵来了

第1章 怎么没跑

  “夫人,还不睡吗?”

  一个人问着坐在沙发上的女人。

  她是这里商业帝国负责人季景之的夫人……陆清芷。

  现在是晚上十一点半,她身穿白色丝绸睡衣,双眼空洞的看着前方。

  “夫人?”

  没有得到回应的小姑娘再次问了一句“已经十一点半了,您还不睡吗?”

  陆清芷仍旧没有给她任何的回应,惹得那小姑娘的脸色有些不太好:“夫人!睡觉!”

  这下子,陆清芷才有了轻微的动静。

  她慢悠悠的转头看向了她,问了一句:“今天几号?”

  “十四号,过了十二点,就是十五号。”

  那小姑娘语气不妙,翻着白眼回了一句:“您去睡觉!我们,也好下班。”

  十五号啊……

  又到了十五号了。

  一年前,她不在这里,和季景之也没有什么关系。

  那时候刚刚毕业的她跟着领导去谈合作,却不想被领导下药送给了投资方。

  是季景之救了她。

  当时她满心感激,却听到季景之看着她的脸说了一句:你很像她。

  彼时的她还沉浸在劫后余生的喜悦中,不知道到底什么意思。

  下一秒,她就被甩在了床上。

  救了她的人,把她拖进了另一个深渊。

  自此,她就天天一个人在这里待着,没有社交。

  前三个月的时候,她还想方设法要出去,但这里太大了。

  每一次出去没过多久,季景之就会把她精准的带回来。

  家里一个觉得她可怜的佣人告诉她,她和季景之从小就喜欢的人长的很像。

  甚至连名字都差不多。

  她叫陆清芷,而那个人,叫路清知。

  后来季景之也默认了这个事实。

  但她仍然要一直往外面走。

  直到第五个月被带回来,季景之终于对她的这个行为气极反笑,给她了一些机会。

  每个月的十五号,零点一过,他就会关掉这里所有的监控,让所有的佣人全部放假,任由她自己走。

  只不过,十六号零点一过,他就会开始找她。

  和之前一样,每一次,她都能被找到。

  找到之后,迎接的就是狂风骤雨般的后果。

  说是季景之的夫人,其实佣人也都知道,她在季景之心里的地位并不高。

  所以他们只要负责她的一日三餐和洗衣服,其他的,根本不用管她。

  甚至,都不用对她很有耐心。

  这个小姑娘也属于看人下菜的。

  好一点的是,佣人并不知道为什么十五号所有的人都要放假。

  现在离佣人下班还有半个小时,她们还是需要看着自己回房间的。

  所以佣人一直在催她去睡觉。

  这样,大家就直接放假一天了。

  陆清芷看了看自己的双手,乖巧的应了一声:“睡。”

  说完,她站起了身,一瘸一拐的扶着楼梯上了楼。

  “这才对。”

  那小姑娘招呼着剩下的人:“行了行了,明天咱们休息。”

  说完,就收拾了茶几上的最后一个杯子,把灯关掉离开了这里。

  陆清芷在黑暗中打开手机,看着上面的时间跳动到零点整。

  以往这个时间都是她最希望到达的。

  但是这一次不一样了。

  屏幕被调成最暗的灯光,她最后看了一眼时间,把手机丢在一边,睡了过去。

  再度睁眼的时候,天已经大亮。

  按照季景之的吩咐,偌大的家里除了她之外没有任何一个人。

  连做饭的人都没有,为的就是让她能轻松的跑出去。

  而这里一共六层,每一层的房间都多的数不清。

  她起身,花了大半天的时间,缓慢的走过了每一个房间。

  之前她很少涉足除了房间和客厅的其他地方。

  走了这么一圈,还真是累的不清。

  最后躺在了一楼一进门就能看到的沙发上面。

  即使冰箱里面有吃的,她也没有去动。

  一直持续到深夜十二点,季景之准时从黑色的宾利里面下来,看着一片漆黑的房子。

  “准备查夫人的位置,今天下大雨,不要让她在外面待的太久……”

  季景之一边给身后的傅衍说一边推开了大门,进入房门。

  身为季景之最得力的助手,傅衍没有反应过来,为什么他的话戛然而止。

  不等他问出,季景之再次开了口:“行了,不用找了,你下班了,明天休息一天,另外,医疗团队也不用待命了。”

  之前十六号找人都是自己的保留工作,这一次突然下班还真让他有些不太适应。

  傅衍愣了一下,在看到季景之露出的一角之后赫然理解了过来。

  他立刻后退:“明白。”

  季景之继续朝着那边走。

  瘦弱的身体看上去让人有说不出的怜惜感。

  在临近她的时候,陆清芷缓缓睁开了眼。

  “怎么睡在这里?”

  而且还什么都不盖。

  季景之看着她坐起来,顺势坐在了她的身边,把人揽进怀里亲了亲:“这次没离开?”

  对于这个,他还是有些惊喜的。

  之前她都是毫无留恋的离开的,这一次,是不是想通了?

  对于他亲昵的动作,陆清芷没有说话,只觉得心里一阵的恶心。

  很多时候她都在想,那位路清知知道她不在之后,季景之找了个替身还没有守身如玉,会是怎么样的想法。

  会不会像自己一样?

  她抬头看了他一眼,任由他对自己动手动脚。

  好半天后,才吐出一个字来:“冷。”

  “那怎么不多穿点儿?”

  季景之摸着她身上单薄的衣物,微微皱了皱眉。

  半夜,还是下大雨,屋子里面虽然不冷,但她穿的这个确实会有些凉的。

  说着,他就要起身带着人上楼,却被陆清芷轻飘飘的抽开了手,率先一步朝着楼上走去。

  没有回自己的房间,陆清芷一路向上。

  季景之也没阻止,隔了两步跟在她的身后,不紧不慢。

  到最后,陆清芷推开一个房间的门进去。

  季景之随即进去,下一秒,就被陆清芷给反手按在了门上。

  “阿芷。”

  这不对!

  季景之一把握住她的手腕,审视着她的表情,企图看出什么。

  她之前对自己太抗拒了,突然主动了起来,还真让他有些疑问。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