竟然被少爷缠上,早知道不救了
竟然被少爷缠上,早知道不救了

竟然被少爷缠上,早知道不救了

壶升

古代言情/热血江湖

更新时间:2024-02-14 22:44:25

【1v1+逗比纯情官家大少爷vs表面高冷实际蠢萌女道士+男主疯狂撒娇】 姜寻夜被追杀了,就在差点要死亡之际,被林芝救下。 林芝本不想掺和此人的事情,奈何却被对方缠上。 “林芝大人,求你别走,救救我——” “林芝大人……” “林芝大人!!!” “林芝大人~~” 姜寻夜使出浑身解数,一个林芝大人就差喊破喉咙。 可这林芝大人喊着喊着,就成了,“林芝小姐。” “林芝宝贝。” “林芝老婆~~” 林芝:“够了——你闹够了没有?!” 同时,在所有的阴谋与阳谋里,两人终将经历何种爱恨离别。 升仙教又将如何行动,对所有的一切进行掌控。 —— part2. 在林芝疯狂想办法拯救苍生的时候,姜寻夜说,“我想跟你谈恋爱。” 在林芝疯狂和升仙教对抗的时候,姜寻夜还是说,“我想和你谈恋爱。” 在林芝发现姜寻夜明明就是升仙教头目的时候,姜寻夜还是说,“我想跟你谈恋爱。” 林芝:“……”玩完了,这下子真遇到恋爱脑了。 姜寻夜:“为了你,我可以抛弃升仙教,我不想要这个世界,我只想要你。” (本文女强男弱,如有雷点慎入)
目录

15天前·连载至第4章 融入升仙珠

第1章 升仙珠遗失

  是夜。

  月光忽明忽灭,乌云翻过一篇又一篇,好似平静却分明暗流涌动。

  林芝躲在升仙庙的某处柴房之中,紧张的不敢大声喘气。

  今天算是出师不利,本以为自己的潜隐术已经练得出神入化,可到底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那小妮子跑哪儿去了?!”

  “不知道,明明刚才还听到声音的。”

  “你,去左边,你,去右边。”

  “是!””

  声音渐行渐远,林芝狂跳的心脏总算是降速不少,她大松一气,轻轻的抹了把头上的虚汗。

  这里是升仙教的一处据点,此教乃云瑞王朝当今最鼎盛的宗教。

  什么佛道,都得为它让开路子,人们信奉着来自湫茗法师的所有旨意,而在两年前,湫茗法师圆寂。

  此法师活着时,各大世族都不敢轻举妄动,直到离世后,便开始变得有些混乱。

  其他的教派打着为正义而战的旗号说着讨伐升仙教,然而大都落败,不论如何,此教是个相当强大的存在。

  升仙教不算是完全正义的门派,有出现不少活人祭祀与滥杀无辜的情况。

  但因着他们实在是能力出众且势力庞大,在宗门帮派里,也必然能立下脚跟。

  正义是什么?都不过是笑柄,人们真正想要的,是那份不可撼动的权利罢了。

  林芝有点出神,她确定了那几个追捕的人不会来后,正要打开门出逃。

  黑暗里却忽然冒出一人的声音,“不要开门!”

  林芝一愣,随后便是一股温热的气息压下来,她被抵在了门上。

  “你是什么人。”对面的人沉着嗓子,他极力的放低音量,并且用身体死死的压着她,不让她动弹。

  姜寻夜在林芝来之前,就已经躲在这间柴房了,至于他,也是被追捕的一员,只不过同林芝一样,躲了过去。

  “要我说,你是什么人才对。”林芝抬起一只手,就要捏住姜寻夜的肩膀,但没想到对面反应极快,一把拿住了她的手,按下。

  “升仙庙可不是谁都能进的,你怎么进来的。”林芝在他怀里不停的挣扎着,姜寻夜用力,不让她有任何逃出自己掌心的机会。

  林芝没有回答他,另一只没被控制的手猛地伸出,而后狠狠捏了把姜寻夜的腰。

  姜寻夜当场痛的五官扭曲,立马放开了林芝的手。

  林芝可不是吃素的,她一把抽出腰边的长剑,卡在对方的肩膀上,只要姜寻夜敢再动一下,长剑就能一刀削下。

  姜寻夜不住的后退着。

  “现在,轮到你回答我,你是谁了。”

  姜寻夜并没有回话,这姑娘身手不凡,他好歹也是会点武功的人,可林芝却几招就已经占据了上风,她恐怕比自己想象的厉害。

  “我是这庙的看守。”

  “你不是。”林芝步步紧逼,“不说实话的话我是不会手软的。”

  姜寻夜吞了吞口水,“我是卧底,来偷升仙珠的。”他丝毫没有犹豫,直接报出了自己所有的实情。

  “偷到了吗。”林芝继续问。

  “没有。”

  见他这么回答,林芝收回了长剑,“升仙珠在我这里。”

  姜寻夜这才意识到,她与自己是怀着同一目的的人。

  “在你这里?你要拿去做什么。”

  升仙珠,此物危险,具有蛊惑人心之妙用,亦有让死人复生的能力。

  但复活的死人,都不过是没有情感的行尸走肉,只听从升仙珠的指令。

  升仙教的手里,有不少这样的活死人兵,因着此原因,皇室对他们也都怀有忌惮。

  升仙教利用升仙珠,欺骗百姓,若是信奉此物,便可升仙,升仙的前提便是,每年为升仙教缴纳银两与干粮。

  在百姓的追捧与信奉下,此教可以说是风光无限,好不荣誉。

  真相,百姓当然不得而知,是否真的能成仙也无从知晓,只不过,那蛊惑的法术实在是太具有穿透力,人们不得不被吸引。

  林芝回答姜寻夜,“我要毁掉升仙珠。”

  见她是如此回答,姜寻夜像是放宽了心,“这样啊,那你随便偷吧,不过,这珠子不好毁,在制作时,便用了七七四十九天来炼制,若要毁掉,也得燃个七七四十九天来才行。”

  姜寻夜说完,又继续道,“姑娘你还真是有本事,能入了这庙偷东西,哪家门派的?”

  林芝没有理他,而是继续追问,“你怎么知道升仙珠是这么制作的。”

  姜寻夜笑了笑,“因为……我就是制作的人之一。”

  “此物相当邪性,你现在手里的这一颗,就是用湫茗法师的骨灰炼制的,还有另外两颗,不过不在这里。”

  “在哪里?”

  “不知道,三个地方并不完全互通,我只知此地的珠子,其他的,不了解。”

  听他这么说,林芝只好叹了口气,“就你这样,还当卧底。”

  姜寻夜无所谓的摆了摆手,“我只是为朝廷办事,朝廷想知道的,也只是升仙珠的制作方式,要说蛊惑百姓,这能力谁不想拥有。”

  林芝攥紧手里的升仙珠,面上是厌恶与怨恨,“因为升仙教,有多少百姓被害惨了,你们朝廷不知道吗,竟然还想着蛊惑民心。”

  林芝是怀着正义的,她甚至想要毁掉整个升仙教,但很可惜,仅凭她一己之力自然是无法办到的。

  姜寻夜不过是个官家的大少爷,他日子过得好好的,何必跟朝廷过不去,“百姓有百姓的苦,与我们又有何干。”

  此话相当的刺耳,身为下阶层的林芝又如何能听。

  她亲眼看着,升仙教抓着一个孩子开膛破肚,走入祭坛,一个家庭就此毁灭。

  林芝还是沉不住气,她重新抽出长刃,抵在了姜寻夜的脖颈。

  “你再说一遍。”暗夜里,林芝的眸光深邃且发狠。

  姜寻夜必须得承认,自己被吓到了。

  “我……你当我没说,我的意思是……”他想解释自己刚才的那份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但话却卡在喉咙,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你们朝廷与升仙教,都不过是一群自私自利的蠢货与废物,如此王朝,真真是历史的耻辱。”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