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妃不坠爱河,世子宠妻入魔
世子妃不坠爱河,世子宠妻入魔

世子妃不坠爱河,世子宠妻入魔

酸酸的松松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更新时间:2024-02-20 20:13:57

初九穿越了,成了曲阳侯府一个任人欺凌的小丫鬟。 初九牢牢记着奶奶临终前的最后一句话,她要好好地活下去。 身份虽低,初九却刚强果敢,不惧怕任何磨难,小丫鬟又如何,自能活出一片天地。 前后两世,初九都是无父无母的孤儿,谁能想到,她在古代收获了家人,在不知不觉中,与侯府世子互生情愫。 在这个古代社会,初九不大相信真爱,可是心渐渐被温暖,感情情不自禁地倾斜,她豁然明白,自己已经深陷其中。 她遭人诬陷时,他毫不犹豫地出现:“初九,我从未疑你,我始终信你。” 她被刀剑相抵时,他挡在她的身前:“没有你,我不愿独活。” 初九终于愿意卸下坚强,女子柔弱,只因为有人可以依靠,她将自己交付给他,说出无怨无悔的誓言。 或许,穿越不是偶然,而是她命中注定的重新来过。
目录

12小时前·连载至第十七章 世子爷的什么人

第一章 这小姑娘是个傻的

  “赖五?”初九慢吞吞地开口,目光渐渐变得冷凝。

  她是在确认。

  “怎么,这才几天不见,不认得哥哥了?”赖五脸上挂着猥琐的笑。

  这小丫头一向懦弱可欺,往常见了他都是哆哆嗦嗦躲躲闪闪的,这回却主动找上他,真是令人意外。

  赖五笑着凑近:“既然你来了,就给我好好摸一摸,来,过来……”

  初九慢慢抬起拿刀的手:“自作恶,不可恕。”

  话音未落,刀光闪过。。

  初九没有一丝犹豫,干脆而又精准地在赖五胯下划下一刀,然后扭头就走。

  赖五不可思议地呆了一瞬,而后瞪大眼睛嚎叫出声:“初九你个小贱人,我要杀了你……”

  剧痛之下,赖五甚至开始怀疑,这小丫头是初九吗?

  在赖五眼里,不,在整个曲阳侯府,只要是认识初九的人,无一不以为初九是个懦弱可欺的丫头,然而就是这么个人前抬不起头来的打杂的小丫鬟,却断了赖五的命根子。

  其实是赖五不知道,此时的初九,已经被异世而来的魂魄占据了身体。

  初九头也不回地向前走,直奔着荷花池而去。

  除了名字相同,来自异世的初九和这具身体的原主没有一丝相似,但她拥有原主的记忆,正是为了给冤屈死去的原主报仇,才主动找上赖五。

  原主长得不错,但性子太软,因为害怕赖五的调戏,居然吓得一病呜呼。

  初九认为,杀了赖五就是便宜了他,既然赖五是色棍,不如就让赖五失去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东西。

  原主是个卖身为奴的小丫头,因为自身的软弱,即便是病的爬不起来,也没有什么人肯理会,初九的魂魄来到之后,整整一天里,只吃了一个冷硬的馒头。

  初九用这一天的时间,确定了自己穿越的事实,同时也捋清了属于原主的记忆。

  解决了赖五又走了一段路,初九就有些体力不支,可是时间不等人,她被脑子里的念头催促着,一心想着赶到目的地。

  初九走到荷花池,闷头正要跳,却被一股外力阻止。

  有人冲过来拽着她,呵斥道:“你做什么?”

  初九猛然回神。

  她占据了别人的身体,拥有别人的记忆,走到荷花池要跳下去,并非她的本意,她是在混沌中,茫然不觉地做了这件事。

  初九的脑中像是有两股力量在纠缠,她的思绪这样混乱,莫名的火气就窜了出来。

  “放开我!”初九低喊,扭过头开始挣扎。

  对方是个青年人,以初九现有的体力,根本没办法抗衡。

  缠斗中初九并没有看清楚对方的长相,她也不在乎对方是什么人。

  对方的眼眸里现出诧异,喝道:“你有什么事,为何寻死?”

  “放开我,你少管闲事!”初九十分恼恨,然而受了身体条件的限制,她的声音丝毫没有威慑力。

  青年嗓音冷冽:“活够了就去外头死,不要脏了侯府的地!”

  初九本来手脚发软,但这人的话刺激得她生出了一股子蛮力,就不管不顾地抓挠过去。

  青年似乎被初九惹恼了,抓住初九的双手就往她后面反剪,初九猛地一跳,朝青年的肩膀咬过去。

  青年嘶出声:“你疯了不成?”

  初九死咬着不松口。

  “小贱人,你别跑,有能耐你就跑到天边儿去,别叫我找着……看我不撕了你的皮……”

  正胶着间,不远处传来脚步声,有人叫骂着向这边而来。

  初九被狠狠甩开,一阵头晕目眩中,只看到了快速消失的青色衣角。

  一个妇人喘着粗气跑过来,一把揪住了初九。

  初九强自定下神,凭着原主的记忆认出,这是赖五的亲娘赖妈妈。

  赖妈妈是侯夫人的陪房,仗着侯夫人的看重时常欺凌弱小,把唯一的儿子赖五养成了一个色棍。

  “小贱人,吃了熊心豹子胆不成,为何伤我儿子,走,跟我去见夫人!”赖妈妈拖起初九,在初九身上连掐了好几把,一路往侯夫人住着的安阑院而去。

  这么一番折腾,初九浑身的力气都泄尽了,一时间只能由着赖妈妈。

  进了安阑院,赖妈妈就开始嚎啕大哭,一众丫鬟仆妇惊得不轻,得了侯夫人的允准后,初九和赖妈妈被带到侯夫人面前。

  赖妈妈鼻涕眼泪糊了满脸,讲述了经过后,磕头求侯夫人做主。

  当然,在赖妈妈的讲述中,一切都是初九的错。

  侯夫人许氏四十出头的年纪,虽然身形发福,却不难看出年轻时的美貌,她蹙眉看向初九,只是上下地端详。

  初九的心思并不在眼前。

  她莫名其妙地穿越而来,此时还有些糊涂不能完全地接受,在如此陌生又不真实的环境中,连身边人的言行,都像是失了真。

  赖妈妈低着头,一双三角眼里都是狠辣,她已经拿定主意,要让初九成为儿子的玩物,凭他们娘俩儿的手段,保证叫初九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侯夫人身边站着两个贴身大丫鬟,分别叫做海棠和秋水,她俩交换了个眼神,脸上都露出复杂的神色。

  她们早知赖妈妈和赖五的为人,今日出了这样的事,她们都觉得赖五活该,同时也不免同情初九。

  以赖妈妈睚眦必报的性子,只怕初九捞不着好儿。

  侯夫人终于开口:“赖妈妈,这事儿你想怎么着?”

  “夫人,我守寡多年,只和小五相依为命,如今我们娘俩儿的指望都没了,事已至此多说无益,求夫人做主,就把初九许配给小五,省得小五后半生孤零零的一个人……”

  赖妈妈哭得愈发凄惨,十足十遭了迫害的苦主模样。

  侯夫人看初九:“你……是故意的?”

  眼前的小丫头瘦巴巴的,说不定是一时失手才伤了人,是那赖五倒霉,好巧不巧地被毁了男人根。

  “是。”初九点头,一个字都不愿多说。

  海棠捏紧双手,秋水则瞪大了眼睛。

  侯夫人这么问,分明是给了初九自辩的机会,不料初九直接就认了,难道,这小姑娘是个傻的?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