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觉醒后我养成了阴鸷小反派
炮灰觉醒后我养成了阴鸷小反派

炮灰觉醒后我养成了阴鸷小反派

长生韭

古代言情/穿越奇情

更新时间:2024-02-27 22:00:29

死后沈念苏才知晓自己一家是书中女主的垫脚石,穿越女榨取完他们的价值后全家惨死,满腹仇恨的她回到过去,势要打倒女主保护爹娘! 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如胶似漆的爹娘如今相看两厌?亲爹更是个只会招猫逗狗的纨绔公子哥! 废物爹:要我娶那种母老虎不如去死! 公主娘冷笑:本宫裙下臣无数,当面首他都不够格。 沈念苏:…… 日子渐渐步入正轨,闲来没事给女主添添堵,顺带围观爹娘恋爱进程,回过神来的沈念苏发现顺手救下的小反派看她的眼神越来越不对劲…
目录

12小时前·连载至第028章 姊弟再话

第001章 炮灰觉醒

  “姑娘、姑娘!”

  耳边突然响起叫喊的声音,沈念苏费力睁开眼睛,入眼是陌生的环境和不认识的粉衣丫鬟。

  沈念苏下意识问道:“你是谁?”

  “姑娘睡糊涂了吗?奴婢是阿月啊。”顿了下又道:“姑娘别睡了,长平郡主听说你身体不适前来探望。”

  沈念苏的意识回笼,注意力被她的话吸引。

  “长平郡主?”沈念苏被中的手攥紧,眼目光有一丝恍惚,真的回来了啊。

  阿月看出她的表情不对,小心翼翼问询:“姑娘要见她吗?”姑娘的脸色不好,若实在不舒服想来那位颇为友善的郡主不会介意的。

  “替我更衣。”沈念苏轻笑,眼底却没有半点温度。

  “是。”阿月麻利地召小丫鬟进来帮她净脸换衣。

  *

  厅房,长平郡主坐在上首,寡淡的白色裙装瘦弱的身躯,令她看起来有几分我见犹怜的味道。

  沈念苏压下汹涌的杀意从屏风后走出来:“臣女箫念拜见长平郡主。”

  “箫姑娘快快请起,表姐的侄女就是我的侄女,咱们之间不用那些虚礼。”长平郡主放下茶杯起来扶她。

  “是。”沈念苏顺势起来,她本也不想给她行礼,既然这女人喜爱表现自己的大度宽和,那她就不客气了。

  两人一起落座。

  “表姐进宫未出,听说你身体不舒服我过来看看,可需要请大夫瞧瞧?”长平郡主关切地问道。

  啧,不知道以为她才是公主府的主人。

  “多谢郡主关怀,念儿只是路途劳顿休息休息就好,不用兴师动众。”

  长平郡主打量她,见她除了脸色不太好外看着还算精神,不像生病的样子才打消叫大夫来的想法。

  “表姐虽不在府中,却也无人能怠慢你,若有哪里不顺心尽管让人去顺宁苑寻我,我给你做主。”

  送走长平郡主,沈念苏的脸倏地冷下。

  薛氏,她唤了十几年的姨母,阿娘在她最无助的时候收留她,没想到却是引狼入室。

  阿爹在北疆战场孤立无援迟迟等不到粮草,最终和十万大军一同困死在城中,北狄入境连攻八城。

  阿娘强忍悲痛率兵重夺城池,长枪直入攻破北狄王城势不可挡,可笑的死在了回程的路上。

  而她……

  薛氏巧言令色骗走她手中的信物,献给皇帝以求后位,为了灭口将她毒杀。

  她这才知道阿爹的死是薛氏在做推力,阿娘的死更是她收买了阿娘身边的人悄悄下毒,让她痛失双亲。

  如果不是死后所见,无论如何她都不愿相信薛氏是这样心狠手辣之人,将他们一家玩弄于股掌之间,将他们的价值榨取干净后斩草除根。

  北疆数十万将士的生命,战争所带来的生灵涂炭,百姓们流离失所,薛氏的罪孽何其深重?!

  好在,她回来了,来到了一切刚开始的时候。

  穿越来的女主?未来会成为大宣史上第一个女帝?

  炮灰?女主?她和阿爹阿娘的命运不会再被书中的结局束缚!

  呵,她倒要看看撕破所谓女主的嘴脸后,她是否还会有那么多人的拥戴任她利用,她是否还有霍乱朝纲的本事。

  *

  另一边,紫菱扶着薛婉宁走远。

  “郡主,不过是一个孤女而已,您那么得长公主喜爱,何必自降身份讨好她?”

  “箫念是懿德皇后娘家的女儿,同她交好没有坏处,表姐见我和她亲近会高兴的,以后不可对她不敬。”

  短暂的见面来看箫念挺好相处,不是刁蛮任性的大小姐,那么哄哄无妨,既能发扬她的名声又能得到明淑的感激,一举两得。

  “奴婢记下了。”

  薛婉宁看向天空:回不到她的世界,她便创造出一个属于她的新世界。

  ——

  晚间,沈念苏正在用膳,门外传来匆匆的脚步声。

  她刚放下碗筷,明淑长公主已经穿过屏风走到跟前。

  “箫念拜见长公主殿下。”

  沈念苏垂眸看着鞋尖,努力平复心情。

  阿娘近在眼前,可她却不能告知她自己的身份,不能向她诉说委屈与伤痛。

  明淑长公主一把拖住她的手,笑容灿烂:“免礼免礼,你就是箫定表哥的女儿?抬起头来让我看看。”

  沈念苏闻言照做,眼神刚和她对上就闪躲开,生怕多看一眼就绷不住破功,她做梦都想不到自己能跟年轻时的阿娘面对面交流。

  明淑长公主愣住,盈着泪花喃喃自语:“像!和母后太像了。”

  “长公主。”沈念苏手足无措,她还没哭怎的阿娘还哭了呢?

  “殿下,您吓到念姑娘了。”紫鹊上前安抚。

  明淑长公主自觉失态,抽了下鼻子冲沈念苏道:“让你看笑话了。”偏头看了眼桌上没动几口的饭菜:“从宫中出来腹中空虚,念儿不介意多副碗筷吧?”

  “殿下肯赏脸念儿求之不得,别嫌弃这里粗茶淡饭就好。”

  紫鹊眉眼带笑安排人去取碗筷。

  这位念姑娘合了殿下胃口,发自身心的亲近殿下,不像旁人那般因殿下的身份小心翼翼,刻意迎合。

  殿下也一改往日的表面功夫,仅仅一面便喜爱她。

  沈念苏若听到她的心声定然会笑出来,母女天性使然,彼此会相互吸引,岂是外人能比的?

  饭后,明淑长公主没急着走,拉着她的手问话。

  “听说你白日里身体不适,可需要传太医来给你诊脉?”适才桌上的吃食全是清淡的,可见这丫头胃口不佳。

  “殿下不必担心,只是途中劳累疲乏休养几天就好了。”顿了下她笑道:“念儿刚到不熟悉府中人物,还请殿下帮忙感激长平郡主。”

  “哦?”明淑长公主挑眉,她一回到府上便直奔如意苑,还没听人汇报详细事宜,所以不知道薛婉宁来过。

  “长平郡主听说念儿身体不适,特意过来探望,还要帮忙请大夫,是个善良和气的人。”

  “是吗,那回头是要好好感谢她。”明淑长公主笑容不变,沈念苏作为女儿却能发现她隐隐的不满。

  阿娘自深宫长大,看惯了各种阴私手段,最重要的是她有极强的领地意识,薛氏自作主张地前来示好不仅得不到阿娘的赞同反而会引起她的警觉。

  绝对不会让薛氏再跟书中一样算计阿娘。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