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失忆后,唯独忘了我
老公失忆后,唯独忘了我

老公失忆后,唯独忘了我

刀剑如谱过曲

短篇/短故事

更新时间:2024-02-19 10:25:11

老公失忆后,记忆回到十年前,那时只有他的初恋。 他不顾一切朝对方奔赴,将我抛弃。 后来他哭着说想起我了,我却无法再给他机会。 你可以旧情可以复燃,但我破镜难以重圆。
目录

2天前·连载至第二章

第一章

  老公失忆后,记忆回到十年前,那时只有他的初恋。

  他不顾一切朝对方奔赴,将我抛弃。

  后来他哭着说想起我了,我却无法再给他机会。

  你可以旧情可以复燃,但我破镜难以重圆。

  1

  「你是谁?别碰我,我不认识你。」

  顾云漾醒来第一时间就是将手掌从我指尖抽离,用陌生的眼神盯着我,防备我。

  生怕我会再次触碰到他。

  医生说他大脑有血块挤压,可能会出现暂时性失忆的现象,我只能主动向他提及我的身份。

  「我是你的爱人,你的妻子。」

  其实顾云漾说出陶姞那一刻,我便明白他的记忆回到了十年前。

  回到他最爱陶姞的时期,那时没有我的存在。

  我咽下委屈,「顾云漾,现在没有陶姞。」

  即便事先知道顾云漾会失忆的消息,但他说出不认识我瞬间,还是止不住的难受。

  我一遍遍劝告自己,顾云漾目前失忆状态,我不能无理取闹,陶姞不会是我的威胁。

  我们相伴七年,他与陶姞才三年,与顾云漾风雨同舟的人是我啊!

  顾云漾不愿接受现实,向我讨要手机,不停地翻阅通讯录和相册。

  可他翻了一遍又一遍,硬是找不到任何有关陶姞的痕迹。

  相反我与他的合照,刺激到他大脑神经。

  「不......这不可能......这一定是假的!」

  顾云漾捂着脑袋,不敢相信这是事实,他会在未来另娶她人。

  他忽然抬起头,满眼泪水看着我,控诉着,「我这么爱陶姞,我们这么相爱,怎么会没有未来,你一定是在骗我......」

  「告诉我,这都是假的,你是在趁人之危!」

  触及顾云漾的泪水,我的心在隐隐抽痛。

  我知晓陶姞是顾云漾痛苦的过去,我了解过他们的爱情。

  若我是局外人,或许我也会唏嘘,会遗憾她们的分离。

  可我不是,我是顾云漾的爱人、妻子,往后与他携手走向未来的人是我啊。

  见我不搭话,顾云漾收起狼狈,带着克制的厌烦:「是不是你插足我们之间的感情,陶姞才会离去。我要见她,我不相信你说的每一句话。」

  眼下我不禁怀疑,我在顾云漾心中的地位,比得过陶姞吗?

  许是怀孕情绪总是起起伏伏,我失去一开始的自信,不由得落下泪。

  心中悲凉不已,「顾云漾,你要留在过去,那我怎么办?」

  他收起半空中的手,一字一顿道,「我要见陶姞。」

  2

  陶姞是谁?

  陶姞是顾云漾17岁时,最爱的少女。

  她们一同踏过充满欢快气息的青春水泥路,她们拥有整个高中的辛酸与美好。

  可20岁时,陶姞突然在微信提出分手,随后在第二天出国留学,顾云漾自此再也找不到她。

  她成为了顾云漾无法触摸的初恋,心心念念的白月光。

  是我,花了两年时间陪他走出失恋的苦海。

  也是我,在他创业初期陪住地下室;资金周转不开时,吃着同一桶泡面;为了省钱,过年连新衣都舍不得买。

  就连我妈也忍不住吐槽,这样值得吗?

  往后值不值得我不懂,可是在大学与顾云漾重逢那一刻起,一切都值得。

  我撇向一边,忽略顾云漾的眼神,「你真的想见她吗?」

  「对。」

  「行,我想办法帮你联系。」

  失忆不代表失智,顾云漾怎么会不明白现实的残酷。

  只能说,这一次,他想当胆小鬼,不想面临失去的痛苦。

  可是顾云漾,那些年我们都熬过来了,为了我再承受一次不行吗?

  3

  我没有陶姞的联系方式,也不想将陶姞叫过来,可医生劝导我别太刺激他。

  没办法,我联系顾云漾的高中同学。

  最后还是他通过多方好友,这才要到陶姞的联系方式。

  那位同学还说,陶姞当年并没有出国。

  她是父亲烂赌成瘾,欠下一屁股债,为了拿彩礼还债,然后继续赌博,利用她病重的妈妈,将她随意发卖到农村给人当媳妇。

  目前在一家饭店里打工。

  刚好也是我们所在的京城。

  他同学说的这些,让我明白,陶姞当年离开顾云漾,不是不爱,而是太爱。

  她不想连累顾云漾。

  但私心作祟,我不愿告诉顾云漾这些。

  我跟顾云漾说,只要好好修养,出院那天会带他去见陶姞。

  第一时间见不到陶姞,顾云漾总是闷闷不乐,面对我也是板着一张脸,时刻谨记与我保持距离。

  终于,他的心情在即将要见到陶姞那一刻喜上眉梢。

  笼罩在眼眸的阴霾挥散开来,眼神变得清澈透亮,同时还有些焦虑。

  顾云漾不安的问:「你说,现在是十年后,那她还记得我吗?」

  我漫不经心的看着菜单,「或许吧。」

  陪丈夫去见初恋是种什么感觉?

  大概是再多酸涩都只能往回咽,我希翼着,计算着,等顾云漾回想起这次荒唐,要如何惩罚他。

  同意顾云漾见陶姞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因为我越是抵抗他见陶姞,那埋藏在顾云漾心底的芽才会不停的滋生。

  她们相爱的细节,都会被深挖出来。

  越回忆过往,滋生的芽便往外蔓延,占据心中所有地位。

  顾云漾就更不能接受他与陶姞的分离。

  断裂的情丝重新系起,顾云漾还能想起我吗?

  我不敢保证,我也不想失去。

  我事先联系过陶姞,她也已婚,不是乡下那个人,有一对儿女。

  陶姞起初不愿意见顾云漾,她说不想打扰我们的现状,过去已经是过去。

  我说出顾云漾失忆的事,希望她帮顾云漾认清已分手事实,她才同意见顾云漾一面。

  还好......还好......

  陶姞也不爱顾云漾了。

  4

  我们坐在饭店的角落,顾云漾焦虑不安的在店里巡视着那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

  终于,在不远处的桌上,看到陶姞噙着笑意招待客人。

  她手上拿着小本本,刷刷记录客人点的菜色。

  陶姞还没到下班的时刻,正好我和顾云漾也还没吃饭,便先点两碗面等她下班洽谈。

  顾云漾目光一直跟随在陶姞忙碌的身影上。

  即便如此,在面上来时,他还是第一时间将我碗里的香菜挑出,顺带把他碗里的牛肉夹到里面,然后推到我面前。

  「你吃这碗。」语落,顾云漾又是一愣,有些手足无措,「对不起,我下意识就......」

  顾云漾僵硬的脸色,告诉我,他在与下意识的习惯做斗争。

  是啊,现在他残留的记忆中,爱的是陶姞,怎么会对别人这么关怀呢。

  内心一定在不断挣扎,一定很难受吧。

  因为于他而言,这是一种背叛。

  可对我来说不是。

  我焦灼的情绪得到缓解,捧起那碗面,小口小口吃起。

  你看啊,顾云漾忘了我的存在,却还记得爱我的细节。

  我何不多一份信任,应该给顾云漾一个机会。

  一个正式告别过去的机会。

  5

  当陶姞真正坐到顾云漾面前,他却像是哑巴一般,说不出一句话。

  陶姞不再是他记忆中的那个充满活力的少女。

  她笑起来很恬静,给人一种温和的感觉。

  顾云漾也褪去青涩,轮廓变得凌厉,不再是那个懵懂的少年。

  最后,还是陶姞先开口了。

  她说:「顾云漾,好久不见。」

  我余眼瞧见顾云漾的大拇指在微微颤动,这是他紧张的表现。

  顾云漾目不转睛盯着陶姞,「你......我......我们还好吗?」

  他问的不是,你最近还好吗?

  而是,我们还好吗?

  在顾云漾眼里,他们应该拥有美好的未来。

  他还是不愿相信我所说的。

  17岁的顾云漾怎么也想不通,27岁的他为何会爱上别人。

  同时他也料不到,陶姞会在20岁时弃他而去。

  陶姞卷起了一下耳边的发丝,「我啊,我很好。」

  她依旧带着淡淡的笑意,与顾云漾直接对视,认真说道:「我们在七年前分手了,你身边这位才是你的爱人。」

  「顾云漾,你不该停留在我们的过去不愿前进,我们没有未来。你应该回归家庭之中,而且我也有自己的家庭。」

  顾云漾雀跃的小表情肉眼可见变得低落。

  他嘴唇翕动,嗫喏半天,最后吐出沉重的嗓音:「陶姞,很高兴再见到你,那么再见。」

  「顾云漾,祝我们再也不见。」

  陶姞站起身,朝着顾云漾伸出手。

  顾云漾苦笑着握上去。

  我看着他们握住片刻就分离。

  我相信顾云漾明白,这次是真的没有以后。

  两个小孩从饭店外边冲进来,叽叽喳喳围绕在陶姞身边。

  她揉着她们的小脑袋,笑得很幸福。

  我看一眼就撇开视线,一回头,顾云漾失魂落魄的神情撞入我眸中。

  心也跟着一下一下抽痛。

  顾云漾啊顾云漾。

  你知不知道,你这番姿态,伤害了一位深深爱你的女人。

  6

  顾云漾能力不俗,更不是笨拙的人,住院期间用极快的速度接受现状和掌握公司情况。

  他唯一无法接受的就是,深爱着陶姞的他,怎么爱上我的。

  所以见过陶姞后,他依旧不愿回家,都是窝在公司,当起缩头乌龟。

  没办法,我只好提着午饭去公司找他。

  顾云漾从文件堆中抬起头,见到我瞬间,眼神变得锐利,说出的话也在捅人心窝子。

  「这位......安然女士?你真的没有插足我跟陶姞之间吗?」

  我仰头,快速眨巴眼眸,不让泪水溢出,可哽咽的声音藏不住,「阿漾,家里有大量我们的过去。」

  顾云漾选择当缩头乌龟,沉浸在爱陶姞的过往,不敢触碰我们的回忆。

  我了解顾云漾,他真的是负责任且不会轻易变心的人。

  正是如此,他才无法相信27岁的他会爱上我,会与陶姞没有交集。

  可是顾云漾,害怕面对未来,当起胆小鬼的你,有想过我会伤心吗?

  顾云漾听到我哽咽的声音,身体比大脑更快的反应,站起身来替我擦拭眼角的余泪。

  完事后,他又看着手失神,脸色纠结万分。

  「对不起......容我缓缓,我会回去的。」

  「我感觉我应该是爱你的,可是我想不通,为什么27岁的我会放弃陶姞。」

  「我们当年是那么相爱,我和她曾规划过无数未来。」

  未来的顾云漾爱我,可年少的顾云漾也深深爱过陶姞。

  原先剥离的情丝,在记忆回到17岁后,一遍又一遍刺激他的神经。

  重新挑起他对陶姞的感情。

  我用祈求的目光看着顾云漾,「我们去做清除手术,好吗?」

  「手术过后再回家。」

  这样顾云漾就不会有背叛陶姞的难受,愧对于我的不安。

  顾云漾闪躲我的视线,定定望着窗外的高楼大厦和人来人往的车辆。

  良久,像是做出重大决定般,才慢吞吞回答:「好,我们一起去。」

  7

  我没有告诉顾云漾我怀孕的事。

  如同失去记忆的顾云漾倔强认为他爱的是陶姞一般,我也认为他不是我的阿漾。

  我要等我的阿漾回来,再告诉他,要当爸爸的事。

  没关系的啊,我早知道顾云漾爱过陶姞,他只是失忆了,不是背叛。

  记忆终归会回来的,陪在我身边的人,也会回来的。

  我才是最后的赢家。

  可我没想到,答应做手术的顾云漾,会在医院大门突然接到陶姞的电话。

  顾云漾匆忙告别,「对不起安然,手术我会去做的,但不是今天。」

  「陶姞她出事了,她这些年过得并不好,卷耳边发丝是她撒谎时的小习惯。」

  然后扬长而去,留我一人守在寒风中。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第一时间看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