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侯门
离侯门

离侯门

鹊南枝

古代言情/古代情缘

更新时间:2024-03-30 19:39:41

民女何青青与大将军沈翰成婚那日,沈翰连洞房都没进,便抛下新妇,奉旨平乱去了。 青青在侯府守了三年活寡,受了无数白眼,好容易熬到沈翰凯旋而归,他却带回了‘白月光’,还有个不清不楚的儿子。 青青很憋屈。 沈翰解释:“我不过是那孩子的义父。” 瞥着那孩子酷似丈夫的眉眼,青青苦笑:义父?谁信! -- 沈翰出身高贵,文韬武略,乃天之骄子。 娶个民女为妻,是因要报答救命大恩。 沈翰是个有担当的男人,虽与她身份悬殊,但对妻子,他自问尽到了责任。 他觉得,她该知足。 可后来,她却非闹着和离。 他气她不知好歹,大手一挥,从此一别两宽。 可她真的离开后,他的心却空了。 沈翰憋着一口气,发誓绝不跟女人低头,他强忍了小半年,最终,还是很没骨气的追了过去。 正剧;双C;1V1
目录

3个月前·连载至第73章沈翰来找她

第1章丈夫归来

  夏日,时值晌午,正是太阳最毒辣的时候。

  何青青从堂屋内出来,丫鬟灵芝撑起伞,主仆二人出了庭院,一路朝着老夫人居住的前院而去。

  这宣平侯府占地广阔,府中雕廊古朴庄重,亭台典雅大气,一草一木皆是珍稀品种,偌大的府邸,处处透露着百年门阀世家的深厚底蕴。

  前院与青青居住的澜雅居相隔甚远,主仆二人弯弯绕绕的走了好一会儿,才到了老夫人居住的春熙堂。

  门上的仆妇见了青青,迎上来道:“三夫人是来探望老夫人的罢,您且在这里稍等一会儿,容奴婢进去通传。”

  这奴婢口中的老夫人,是青青的婆母王氏。

  王氏最近身子不爽,虽然身边侍奉的仆妇成群,但大家士族规矩大,长辈有恙,晚辈便要一日三五次的过来探望请安。虽然每次来了也是在屋子外间里立着,大多是连人都不见着,即便是如此,也不能丝毫松懈。

  这,就是世家大族的规矩。

  仆妇进去了好一会儿,也不见有人出来,丫鬟灵芝嘟囔着道:“今日怎的不见大夫人、二夫人和四夫人几个?都这个时辰了,若是往常,她们早来了。”

  灵芝口中提及的这几位是青青的妯娌们,皆是出身士族大家的贵女。

  主仆二人又候了好一阵儿,终于见有人从里面出来,是老夫人身边的许嬷嬷。嬷嬷见了青青,寒暄着道:“老夫人方才吃了药,这会子正睡着呢,怕是一时半会醒不来,哎!倒是劳烦三夫人白跑了一趟。”

  这便是委婉将她拒之门外的意思了。

  青青出身寒微,当初是因为对侯府三公子沈翰有救命之恩,这才得以嫁进这等高门。

  所以,婆母王氏一向不待见她,往常来问安,若是碰上其余几个妯娌,青青还能勉强跟着一起进去,今日就她自己,显然是不能够了。

  日头正足,在外站了这么一会子,青青的额上已经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只是她听闻婆母不愿见她,倒是没表露出什么多余的情绪,只淡淡道:“有劳嬷嬷了,那我就先回去了,待晚上,再与大嫂她们一同过来。”

  许嬷嬷见青青如此懂事,脸上倒是显出些许不自然的神色,她迟疑着张了张嘴,可到底没有再多说什么。

  深宅大院里的老仆,最擅隐藏情绪,只不过这细微的流露,却没有逃过青青的眼睛,她看向许嬷嬷,问道:“嬷嬷可是还有什么话?”

  瞥着青青那纯净如水的眼眸,许嬷嬷心虚的别过了目光,支吾着道:“没,没什么。”最终,她到底忍住了未出口的话,只是如长辈心疼晚辈那般对着青青道:“三夫人这身衣裙颜色太暗了些,您这么年轻,样貌又好,该穿得鲜亮些,且该多打扮自己才是。”

  打扮得光艳,才能得丈夫宠爱。

  许嬷嬷为人宽厚,是个菩萨心肠,青青知晓她是一片好心的可怜自己。可她丈夫不在家,她便是再打扮,又给谁看去,反倒是会更加戳到有些人的肺管子,平白招来刻薄。

  青青与沈翰成婚当日,连喜堂还未拜完,圣人一道口谕下来,沈翰便毫不犹豫的抛下她,奉旨平乱去了。

  这一去便是将近三年。

  嫁进侯府这几年,婆母不待见她,妯娌们压制她,就连府中的下人都看不起她,她空有个少夫人头衔,却是过得如履薄冰。

  思及这些,青青心里一阵酸楚,但她还是礼貌的朝着许嬷嬷笑了笑,道:“多谢嬷嬷提点。”

  许嬷嬷暗暗叹了口气,待目送着青青走后,她念叨了一句“造孽”,这才转身回了堂屋去。

  从春熙堂回来的半路,青青恰巧遇上了大夫人李氏和四夫人小王氏两个妯娌。

  “这么热的天,三嫂不好生在屋子里待着,这是要去哪里?”说话的是四夫人小王氏,她最是牙尖嘴利,却也心直口快。

  青青先是朝着大嫂李氏问了句安,这才回答小王氏道:“我去给母亲请安去了。”说着,转而又问李氏道:“大嫂,你们今日怎的没去母亲那里?”

  不待李氏回应,小王氏抢白道:“母亲不是一早命人来告知,今日晌午不用过去了嘛。”

  见青青一头雾水的模样,她惊诧道:“今日三哥凯旋而归,阖府要准备接风,他可是你夫君,难道,你不知?”

  沈翰要回来了?

  那个在大婚之日抛下她,一别三年的夫君,要回来了?

  这么大的事,竟然没有人告知她!

  听了小王氏的话,青青愣在原地,好半晌没有回过味儿来。

  李氏最有长媳风范,她见王氏说漏了嘴,暗暗白了她一眼,转而温声对青青道:“咱们也是上半晌才得知的消息,三弟虽然官居显赫,但他们武将干系重大,一旦外头有乱子,便是一刻也不能耽误,所以,他当初接了旨意,急得连喜房都没来得及进便抛下弟妹走了,这一去就是这么久,咱们都知晓,这个事,着实让弟妹受委屈了。”

  铺垫了好半晌,李氏才斟酌着解释道:“咱们之所以没告诉你三弟即将归来的事,是想,给你个惊喜。”

  她夫君归来,阖府上下人尽皆知,却独瞒着她一个。

  单单是为了给她惊喜?

  青青可不认为,以她在侯府的地位,能值得大家这样为她煞费苦心。

  她听了李氏的话,暗暗苦笑,道:“真是难为母亲了。”

  青青不是糊涂人,她明白,这一切,都是她那好婆母的意思,这个掌家的大嫂,也是奉命行事。

  李氏见她心思透亮,她无奈的笑了笑,尽量拣好听的来说:“大家都知晓你的委屈,今日三弟归来,定要让他亲自跟你道歉才是。”

  青青勉强扯出一个笑容,她正要转身离开,二夫人柳氏急急的走了过来。

  柳氏见了李氏,略带焦急的对着她道:“大嫂,那梧桐苑好是好,可是我方才过去一看,那院子里,居然种了好一大片牡丹,若卿她对花粉过敏,最受不得的便是这牡丹了。”

  若卿?

  是谁!

  李氏听了柳氏的话,她先是警觉的瞥了一旁的青青一眼,然后才对着柳氏暗暗使眼色道:“她既然受不得那些花草,便命仆妇们都拔了就是了,不是什么大事。”

  “那么一大片呢,都是从洛阳移植过来的臻品,真是可惜了。”柳氏惋惜道。

  一旁的小王氏闻言,她快言快语的问两个嫂子:“这么看来,三哥带回来那女的,是要在咱们家常住了?”

  小王氏这话一出口,李氏忙用眼神儿给了她一个警告,小王氏这才知晓自己失言,悻悻的闭上了嘴。

  李氏转而又是下意识的瞥向了一旁的青青,青青抬起头迎着李氏的目光,眼里满是疑惑和询问,亦是带着掩饰不住的愠怒。

  李氏乃郡主出身,几个妯娌里,身份最尊贵,她自然是不屑与青青这个民女平起平坐做妯娌,只是她身为侯府长媳,不得不做出贤良姿态,维护侯府表面的安宁。

  青青自嫁进府中,虽然受了诸多不公,但她一向温顺,现下骤然见青青动气,李氏也觉得有些不落忍,她微微蹙了蹙眉,斟酌着解释道:“三弟妹,有些事你或许不知,当初,母亲本是要让三弟娶林家若卿表妹为妻的,只是后来三弟在外与你定了婚约,所以这门婚事才作罢......”

  李氏到底是有所顾忌,并没有将细情都说出口,她思量了一番,最后支吾着道:“总之,依三弟的性子,他既然娶了你,必定要负责到底,那个林家表妹,他,三弟他......想必自有他的考量罢。”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