巾帼红颜指点江山
巾帼红颜指点江山

巾帼红颜指点江山

舒梓馨

古代言情/宫闱宅斗

更新时间:2024-02-21 00:06:02

后金汗王努尔哈赤,他为了笼络蒙古科尔沁部族,经过朝堂大臣之间的严密商议和部署,大臣们极力推行“满蒙联姻”政策。金天命十年,公园1625年,二月。年满十三岁的布木布泰,由长兄吴克善护送至后金新都城盛京,嫁给皇太极做侧福晋。布木布泰是蒙古科尔沁部族左翼中旗贝勒,博尔济吉特氏·布和的小女儿。一入朝堂深似海,一入宫墙断凡尘。从后金国到泱泱大清国,在这风云变幻莫测的世道,且看博尔济吉特氏·布木布泰,她一个女人是如何力挽狂澜,前朝后宫,她是用何等的智慧,何等的铁血手腕,摆平那看似波澜不惊,却暗流涌动的朝庭动荡。她的传奇人生,让我们在书中欣赏,娓娓道来。
目录

8小时前·连载至第二十一章 把损失降到最小

第一章 出嫁

  “离开这个你土生土长的蒙古科尔沁大草原,若以后想时常回来,怕是不易。”

  “母亲莫要伤悲,孩儿已经把科尔沁的一切,都深深的记录在脑海里了。”

  “孩儿此番嫁入后金皇族,不能在母亲跟前伺候,实属不孝。母亲您切记保重身体。”

  美妇人博礼,一脸慈爱的看着自己的小女儿,博尔济吉特氏·布木布泰,双眼饱含着不舍。

  再抬头看看,这布置得处处彰显喜庆的蒙古包,博礼漏出了一个极其牵强的微笑。

  抬手摸了摸布木布泰那洁白如玉的稚嫩脸颊,“我的女儿真漂亮,今日离开家,离开母亲,你就是个大人了。”

  “出门在外,不像在家里那般,遇到什么事情,都有母亲为你操持,亲力亲为。这无忧无虑的日子,怕是没有那么的畅快淋漓。”

  “以后的路,母亲希望你要认真的走,仔细的走,在贝勒府若是遇到了难处,记得多跟你姑姑请教请教。”

  “孩儿明白。”

  此时房门外,传来一阵洪亮的男声,“吉时已到,布木布泰你和母亲,可都准备好了没有?”

  来人博尔济吉特氏·吴克善,则是布木布泰的亲兄长,看着母女二人向外走,他贴心的替她们用手,挑起那高高的门帘。

  “你大哥来了,我们走吧,母亲送送你。”

  “好。”

  浩浩荡荡的迎亲队伍,一辆华贵的马车,就那么显眼的停在队伍中间。

  走出蒙古包,一位看着像是管事的将军说道:“末将有请,侧福晋上马车。路途遥远,风雨兼程,我们还是早些时辰,出发的好。”

  “布木布泰快上车吧,哥哥亲自护送你到盛京都城,随后再回科尔沁。”

  “谢谢哥,这路上来来回回的跑,你辛苦了!”布木布泰说完,便由自己的贴身婢女伺候,钻进了马车里。

  不一会儿,布木布泰掀开马车帘子说道:“母亲外面风大,避免受凉,您回屋吧,屋里暖和一些。”

  吴克善也跟着关心博礼回头说道:“母亲您放心好了,布木布泰我会在路上照顾好她的。您受风寒才好,不宜再次受凉,身子会承受不住的。”

  “好,你们路上都要照顾好自己。”

  后金天命十年,公园1625年,二月,博尔济吉特氏·布木布泰,嫁给努尔哈赤第八子皇太极做侧福晋。

  这是一个政治联姻。也是后金汗王努尔哈赤和皇太极,以及后金朝廷,为了笼络蒙古科尔沁部族,实行的满蒙联姻政治手段。

  二月份的蒙古科尔沁草原,天气寒冷。浩浩荡荡的迎亲队伍,远远看去,像一条弯弯曲曲盘旋赶路前行的巨蛇。

  风哗啦啦的吹响着,士兵们紧握的幡旗。一双双干燥的双手,有的已经长满冻疮,有的已经开裂结痂。

  从士兵们的鼻腔和嘴巴里,呼出来那白腾腾的雾气,旁人都能看出来,这个科尔沁草原冬季的冷冽。

  “格格!瞧,奴婢多年来都叫习惯了,此时应该改口叫侧福晋才对。”

  “还好这里没有旁人,否则奴婢就是给侧福晋闹笑话了去。”

  布木布泰心有所感的说道:“别说苏茉儿你叫习惯了格格,我也同样适应不来,这突如其来的新称呼,侧福晋!”

  “父亲去世得早,我这一出嫁,家里就只剩下母亲一人,现如今有个说体己话的人都没有了。”

  “做女人不易,做了母亲的女人就更加的不易了。”

  “这些年,母亲把所有的儿女,一个个的拉扯长大,原本和睦又热闹的大家庭,如今出嫁的出嫁,娶亲的娶亲,而母亲却一天天的老去,看着亲人间的聚散离别,我的心里一想到这些,就莫名的难受得紧。”

  “民间野史记载,传言秦始皇嬴政,为了追求长生不老和不死药,便大张旗鼓命徐福等人,入海寻仙药。”

  “依我看来,这人生老病死,就该遵循天地间的规矩。天地间的万事万物,都该有个属于它们的去处。”

  “人活得太长久,有时候觉得,也未必是件好事。身边的亲朋好友,父母子女间的聚散离别,到了迟暮之年,苏茉儿你说,这人生还剩下些什么?”

  “剩下的除了念想,回忆,和过往,什么也带不走,什么也留不住。”

  “侧福晋您说得对。”

  “奴婢觉得吧,人这一生,就如同长青树上的叶子。树干发出新芽长成叶子,它吹过风,淋过雨,晒过太阳,感受过冬季的雪。”

  “等突然哪一天的暴风雨袭来,叶子凋落,它活在世间就只感受到了四季。却带不走世间的万物,而世间万物终归尘土,叶子也一样被埋默在尘土之下。”

  “好了,侧福晋咱们不说这些伤心事了,现在是您出嫁的大喜日子,就该体体面面,高高兴兴的出嫁。”

  “如今您要是高兴了,那大妃那边,她就是高兴的。”

  “好,都听苏茉儿你的。”

  苏茉儿在马车内,轻轻抬手掀开了,车帘子的一个小角,看着窗外的景色说道:“赶了一天的路,奴婢看快入夜了,这草原的夜里比白天还要冷,侧福晋要不要奴婢为您,加件厚实一些的衣物?”

  “在马车里四面不透风,我觉得还好,要是苏茉儿你觉得冷,你就多穿些衣裳,实在不行把我那羊绒披风,你拿来批上。”

  “奴婢没事,奴婢的身子骨好着呢。一会停车休息,侧福晋您想吃点什么?奴婢好为您准备。”

  “我现在就想喝上一口热水,润一下这有些干疼的嗓子。”

  “好,一会奴婢多烧上一些热水。”

  后金都成,和硕贝勒府。

  “福晋,如今已经过去了数日,想来侧福晋进门,应该再过个三两天,她人该是到了。”

  “那就好。”

  “对了,该打点的地方,雅若你要打点好,莫让侧福晋进门委屈了去。”

  “否则日后,布木布泰怪罪我这个当姑姑的,拿你是问。”

  “福晋您都提醒奴婢多少回了,奴婢哪里敢不把您的话记在心上。”

  “还有!就凭福晋与侧福晋这姑侄情意,奴婢就该把事情办好,让侧福晋风风光光的,嫁进咱们贝勒府来。”

  雅若低下头颅,又看了看博尔济吉特氏·哲哲那平坦的肚子提醒道:“福晋如今怀孕才两月有余,目前还不足三月,您应该听从大夫的建议,要保持心情舒畅安心养胎,这才是福晋应该关心的头等大事。”

  

版权信息